第40页(1/2)

加入书签

  王超:“……啊?”

  谢竹星翘起一边唇角,说:“让你实践一下。”不是说拉完筋就像贝糙过一样合不拢腿么,那就实践看看到底一样不一样。

  王超早忘了自己说过什么,被谢竹星唇角的笑给迷(xinbanzhu)住了,这么笑的小谢和平时很不一样,仿佛多了点邪气,可还是挺好看的,看得他更心痒。

  谢竹星突然抬手,抓着他的手臂向前一带,腿在底下一绊。

  他全无防备,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只觉得天旋地转,整个人被谢竹星压倒在了chuáng上。

  这可太他妈丢人了,他不服气的对俯在他上方的谢竹星嚷嚷:“你这是犯规!我还没说开始呢!”

  谢竹星:“……”怎么能傻bi成这样?

  他低下头,在这傻bi唇上亲了一下。

  傻bi顿时更傻bi了:“……gān啥啊?”

  谢竹星觉得耳朵发烫,想表白,又有些说不出口,道:“咱俩是不是最亲?”

  王超看不出小谢是在害羞,就觉得小谢现在特别好看,忙道:“当然是了。”

  他欠起身来,也亲了一口小谢的嘴,望向小谢的眼睛里满是爱慕。

  谢竹星的心口瞬间苏得不行,低声问:“能亲多久?”

  这问题把王超问着了,能亲多久?他想了想,才说:“到你结婚吧。”

  谢竹星一怔,道:“你希望我结婚吗?”

  王超简直是昧着良心了,还怕被看出来是说假话,嬉皮笑脸着说:“那当然了,到时候我还要给你包个大红包呢,你如果到那时还买不起房子,婚房我也包了。”

  谢竹星:“……”

  做爱是因为爱,不然有什么意义。

  他翻身起来,木着脸说:“你这格斗不行,也就能撩个妹,以后还是别丢人现眼了。”

  王超一脸懵bi,也坐起来,道:“你gān啥又不高兴啊?我说错啥了?不该说你买不起房子?那北京房子就是贵啊,就算你在五环买,怎么也得几年吧?那我就是钱多烧的,愿意送你套婚房,怎么了?”

  谢竹星快气吐血了,道:“我买得起还是买不起,关你屁事儿啊?”

  王超不满道:“你怎么说话呢?我对你好都错了?刚还说咱俩最亲呢,说话跟放屁一样啊你?”

  谢竹星也上了火:“你跟我哪儿亲啊?亲个嘴儿就最亲了?一起吃虾就最亲了?那别说了,我跟闫佳佳最亲。”

  王超变脸道:“好好的你提她gān嘛?不知道我最烦这绿茶婊吗?”

  谢竹星冷声道:“早想跟你说了,以后你别用那种词儿说她。”

  王超跳起来,怒(shubaojie)道:“我就说!她本来就婊里婊气的,拿你当提款机,就你个傻bi当她是宝贝!”

  谢竹星以前就不喜欢听他说这种话,就是忍着不想惹他,现在气头上,就说了出来:“是你了解她还是我了解她?她以前陪我住半年地下室,吃几个月的清水挂面,一个女孩儿最好的年龄肯陪着我吃苦,现在遇到事儿了,来管我借点儿钱,我借给她怎么了?我是没你有钱,可我知道谁对我是真心的。”

  他很严肃,说这话时认认真真,他在气头上,但他说的不全是气话。他愿意给闫佳佳帮助,就是因为他始终感恩在那段黯淡无光的岁月里,闫佳佳曾经给过他一些温暖。

  可王超不这么想,小谢这是偏心闫佳佳,酸气在他五脏六腑里来回奔涌,他大声道:“那你找她去啊!你们俩穷bi简直就是绝配!继续一起住地下室,一起吃挂面去吧!给我滚!”

  谢竹星:“……好。”

  这他还要能厚着脸皮继续留下,他就不是谢竹星了。

  等他真摔门走了,王超又后悔不迭,忙追出门去,可电梯已经在下行中。

  他怕小谢真去找闫佳佳,也没多想,赶紧跑楼梯下去堵人,他住二十六楼,趿拉着双拖鞋哒哒哒地跑下来,在九楼还踩空摔了一跤,也没顾上看磕到哪儿了,只顾着猛往楼下跑。

  终于下了楼,他气喘吁吁的来回找,小区里空dàngdàng的,连个人影儿都没有。

  他又跑到小区大门,小谢只有他家门钥匙,没有门禁卡。他敲门卫的窗,里面玩手机的保安抬起头来,他问刚才有没有放人出去,保安却说没有。

  难道小谢又回去了吗?

  他又赶紧往家跑,一路上还喊:“小谢!谢竹星!”只有草丛里的野猫张望着看他。

  最后上了楼,小谢也没有回来,他拿过新手机来想打给小谢,又想起是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