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节(1/2)

加入书签

  赵正义说:“小谢,你昨天回来晚,我还没恭喜你们拿了新人奖。”

  谢竹星谦虚道:“就是运气好。”

  赵正义话锋一转,睁圆了一双熊猫眼,道:“那你也不用一直笑到三点多吧。”

  谢竹星忙笑着道歉,心里却说,这可不是为了新人奖,而是他昨天当了新郎。

  这个月十号,是歌迷见面会广州站的日子,每一站的流程都不太一样,还要排练一些新东西。

  谢竹星按时到了公司。

  不出意外,王超没有来,段一坤叫谢竹星给他打电话。

  王超没有接。

  谢竹星想到会这样了,道:“坤哥,要不你先安排大家上课,我去他家看看。”

  段一坤却问道:“我怎么听说昨天晚上,你们俩在ktv闹翻了?”

  哪个队友汇报的?谢竹星见瞒不住,便道:“就拌了几句嘴。”

  段一坤道:“这儿也没外人,我也绕弯子,跟你说几句心里话,你别不爱听。”

  谢竹星做出洗耳恭听的低姿态。

  段一坤老神在在道:“小谢,你能哄得住他,这是你的本事,可也要懂得见好就收,有些路一旦走了,根本就回不了头。”

  谢竹星:“……坤哥,你误会了。”

  段一坤笑了笑,说:“是误会最好。”

  谢竹星知道他不信,可也无从解释,和王超的关系并没有确定和稳定,将来肯定不能瞒着朝夕相处的队友和段一坤,但现在为时尚早。

  段一坤看他不说话,心里更是笃定自己的猜测,皮笑肉不笑道:“先不说了,你快去他家看看吧。”

  谢竹星早等不及了,恨不得长翅膀飞过去。

  到了王超住处门口,他敲了敲门,没人应,他本来就有这儿的钥匙,拿出来开了门,一腔喜悦都头浇了盆冷水。

  卧室床上还是乱糟糟的一团,人却没在。

  他来时怀着一种新婚第二天的心情,小羞涩交织着小激动,还打定主意今天不管王超说什么扯淡话,他都忍着。

  现在这什么情况?他的新娘呢?

  王超跑回了家。

  昨晚睡到半夜,他就爬起来拉肚子,断断续续拉到了天亮,实在不行了,哭着穿好衣服,硬撑着开车回了家,一头扑在正吃早饭的王锦怀里嚎啕大哭。

  王锦被他哭懵了,拍着他后背,难得温柔可亲的问:“这是怎么了?谁给你委屈受了?”

  王超哭哭啼啼,半晌才道:“小龙虾吃多了拉稀,屁股疼。”

  被污蔑的小龙虾也是有口难辩。

  王锦要带他去医院,他不肯去,找借口:“我可是明星,被人知道我拉稀去看病,丢脸。”

  王锦只好去拿了药回来让他吃。

  王超不想被他看出来实情,更怕被王齐看出来,问他:“大哥呢?这几天在家住没?”

  王锦道:“他准备辞职了,交接工作忙,这边离他单位远,这几天不回来。”

  都要升职了?为啥又辞职?王超不明白,此时也没有精力再问。

  王锦也不是没怀疑,怎么看好像拉肚子都不该惨成这样,但是他这弟弟一贯娇气得要命,和常人是没有可比性,而且他也急着回医院上班,便没再深究。

  在家里休养了三天,王超不接电话,不发朋友圈和微博,也没劲玩手游,可手机没电了,他还赶紧就充上,生怕谢竹星的电话打不进来。

  可气的是,谢竹星每天只给他打一次。

  渐渐恢复了健康,他一肚子气越憋越气,就想着要怎么报仇,怎么让谢竹星也尝尝这三天里他受过的罪。

  他压根就没想过他还有其他更多的报仇方式,就想着要怼回去,狠狠的怼,至少怼三发,还得是不戴套的三发。

  三天后,他终于出现在公司里,一上楼,迎面遇到了季杰和程曜。

  “你还来呢?以为你要退队了。”季杰张嘴来了句。

  王超愤愤道:“你才要退队呢!瞎鸡巴扯淡!”

  程曜怕他俩吵架,忙插话说:“队长,你怎么这几天也不接我们电话?小谢哥都快急死了。”

  王超立刻两眼放光:“他都怎么急了啊?”

  程曜说:“他去你家找你好几次,上课还老走神,一到休息时间就赶紧看你有没有发朋友圈。”

  他为了安抚队长,十分夸大其词。

  但是队长飞快的信了,得意洋洋,道:“他哪儿去了?在公司没有?”

  程曜还真不知道,看了看季杰。

  季杰道:“好像在练功房练舞呢吧?”

  王超就乐颠颠的去了练功房。

  季杰和程曜互看一眼,纷纷摇头。

  谢竹星已经跳了好大一会儿舞,出了一身汗,把t恤的袖子卷到了肩上,拿了瓶水,一边喝水一边翻手机。

  王超手机一直开着机,就是不接他的电话,明摆着就是耍小孩儿脾气。

  王超推了条门缝看了看,确定人在里面,就咣一脚,嚣张的踹开了门。

  背靠窗的谢竹星抬起头,额前刚好有一滴汗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