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页(1/2)

加入书签

  这乐队是见面会的承办演艺公司在广州本地请的,都是很年轻的面孔。

  谢竹星注意到其中一个键盘手,那人一直朝他这边张望,因为灯光的缘故,看不太清楚,可能是以前认识的人?

  彩排结束,快五点了,七点半见面会开始,还能休息一下。

  段一坤订了水果切盒,让他们稍微补充一下能量,开场前不能吃太饱,会影响状态。

  王超窝在沙发里吃了两块西瓜,上下眼皮直打架,脑袋往后一仰,四仰八叉的睡着了,手里还拿着水果叉。

  队友们怕吵着他他再发脾气,纷纷端了水果离他远远的。

  谢竹星往他脖子上套了个u型枕,然后就坐在他旁边玩儿手机。

  过了一会儿。

  “tomas,你好。”有人来和他说话。

  他抬起头,客气道:“你好。”是乐队里那个键盘手,果真是以前认识的人吗?

  键盘手却指指在睡觉的王超,笑着说:“我和leo是民大音院的同学,刚才彩排太忙,都没顾上和他打招呼。”

  谢竹星还没多想,他们现在出道成了名,在工作场合遇到同学或旧(fqxs)相识来相认也属正常,就推了王超一下,叫他:“哎,醒醒。”

  王超迷(xinbanzhu)迷(xinbanzhu)糊糊的,一睁眼就发脾气:“gān啥啊?你让我睡会儿。”

  谢竹星道:“你同学来找你。”

  王超不情愿的坐直了,脖子上还套着那个布朗熊u型枕,盯着键盘手看了看,脸色更难看,语气也不好:“你怎么在这儿啊?”

  键盘手对着谢竹星笑了笑,说:“我们说几句话。”言下之意是想让他回避一下,他们同学好叙旧(fqxs)。

  谢竹星要站起来,王超却拉住他,道:“你坐这儿别动,我跟他可没啥好说的。这就是我跟你说过那人。”

  那个骗王超钱去养女朋友,又想哄王超和他互打飞机的同学?

  谢竹星这才正眼好好看了看这人,长得还行。

  键盘手也在看他,似乎没想到王超会对他提过自己。

  王超赶人走,说:“我跟你真没啥可说的,烦不烦啊?好几年不见,我早忘了你是哪根葱了,你以后也别说咱俩认识。”

  键盘手也笑不出来,寒着脸转身走开了。

  王超没当回事儿,只觉得脑袋沉,换了个姿势,枕着谢竹星的腿继续睡。

  谢竹星也以为这事儿就过去了。

  晚上的见面会热火朝天,广州歌迷(xinbanzhu)十分热情,队员们表现也都不错。

  结束以后,六个人累得话也不想说,只想赶紧卸妆换衣服,好回去休息。

  谢竹星换了衣服出来,一看王超没影儿了,问程曜:“曜曜,看见他了吗?”

  不说名字,程曜也知道他问的是队长,道:“刚还在这儿卸妆呢。”

  其他队友也都说没看见,倒是有个工作人员说:“好像看见leo去洗手间了。”

  谢竹星打王超的手机,却在他的外衣兜里响起来,也不知道王超什么时候随手放进去的。

  他又等了一会儿,还不见回来,就说:“我去找他一下,别是又在洗手间睡着了。”

  刚出道连轴转跑通告的时候,王超就gān过这种事儿,演出完了去洗手间,半天回不来,要不是谢竹星去找他,他能在人家电视台那马桶上睡一夜。

  他出来找王超,一拐弯,就看见王超往回走,刚想叫他,又见那键盘手从拐角处追上来,嘴里说着:“小超,你听我说完不行吗?”

  王超回头骂他:“还听你说个ji巴!滚!再来爸爸可揍你了!”

  键盘手看见了谢竹星,脚步一停,表情有些复杂,转身就走了。

  王超以为他是被自己骂走了,又骂了句:“操,神(shubaoinfo)经病!”

  谢竹星:“咳。”

  王超转头一看他,怔了下才说:“你不会叫我名儿啊?咳什么咳?”

  谢竹星正被那声“小超”膈得心里不舒服,听见这话更不舒服,问道:“你同学又找你gān嘛了?”

  王超的眼睛又来回乱看:“没gān嘛。”

  谢竹星:“……回去吧。”

  他转身走,王超忙追上来,看看他脸色,觉得他好像又不高兴了。

  可真是愁人,小谢的心思怎么比女孩儿还难猜。

  回了酒店,两人一间,每次出远门跑通告,大家各自还是和集训时的室友住在一起。

  谢竹星一直没说话,王超忍不住主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