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页(1/2)

加入书签

  段一坤接着说:“公司已经在和上海那边承办这次活动的演艺公司商量过了,对外会说他最近工作qiáng度太大导致身体严重不适,所以会缺席这次活动。好在见面会规模不大,这要是演唱会可就麻烦了,后续问题公司公关会酌情处理,你们接受采访的时候被问到他,照着公关稿说就行了。”

  大家都沉默(zhaishuyuancc)着,不知道该给经纪人什么反应。

  段一坤扶了扶眼镜,又抛出一个更加重磅的炸弹:“这里只有咱们自己人,出去别乱说,现在的真实情况是,你们王队长,他可能要退团了。”

  “我不退团!”王队长在家里撒泼打滚的闹起来了,“你凭啥问都不问就说我要退团啊!我不退!就不退!”

  王齐道:“给你脸了,还问你?你约pào送包刷我卡的时候怎么不问我!”

  自认为经济独立的王超挺直腰杆道:“我还你钱!你把手机给我!我要给我经纪人打电话!”

  王齐嫌弃说:“出道这几个月,你赚的还没花的多,你以为自己多大能耐?”

  王超压根不知道自己的收支状况,顶嘴道:“就是赚的少,那也是我的事业!你随随便便就毁我事业,凭啥啊?”

  王齐瞪眼睛道:“你进这行是我给你铺的路,当时说的好好的,你要不听话就给我滚回家来,前脚才被曝光到处约pào,后脚就被我逮到嫖ji,还他妈是个男ji,有脸说事业,狗屁事业!别跟我在这儿bibi了,长兄如父,没你说话的份儿。”

  王超跳脚道:“啥长兄如父啊!咱爸还活得好好的,凭啥你就给我当爹啊!自己生不出孩子,整天还想给我当爹!”

  晚上王锦下班回来,上楼开了房门,一看弟弟比早上更鼻青脸肿了几分,诧异道:“大哥白天又来了?你又怎么惹他不高兴了?”

  王超委屈的呜呜哭,一边哭一边说:“他不跟我商量,就跟我经纪人说我要退团,我跟他讲道理,他就打我!”

  王锦拿了纸巾盒给他,道:“他也是为你好,你这性格混什么娱乐圈,退就退了吧。”

  王超不服气道:“他不定是哪儿不顺心了,就拿我出气,把我关家里三天了,每天专门回来打我,啥为我好,我呸!”

  王锦道:“别胡说八道了,他是你亲哥,不为你好,还能害你啊。”

  王超抹了把泪道:“你以前还不听爸妈话非要搞那个对象,你那时候怎么不想,那可是你亲爸妈,还能害你啊?”

  王锦:“……”

  王超丝毫没有刚戳了人家痛处的自觉,把擦了泪的纸巾团了团扔在地下,道:“二哥,你让我用你手机打个电话吧。”

  王锦斜眼看他:“想用啊?”

  王超委屈巴拉的点头。

  王锦无情的笑起来,道:“就不让你用。”

  王超:“……”

  倒的啥血霉,咋摊上这俩哥哥?!

  他被关在这没手机没电脑的房间里三天了,房间里能让他消遣的只有几本旧(fqxs)杂志和一架钢琴。

  杂志快翻烂了,他也不想弹琴,他对钢琴没有感情,纯粹是被bi着学了十来年,偶尔在人前装bi的时候才会想主动弹几下,平时看见都躲得远远的。

  没事做,太无聊了,王齐让他思过,他就好好思了思。

  思来思去,他最大的过就是不该和小谢闹别扭,要是那天没摸那个女团师妹的胸,就啥事儿都没了,都怪他自己手贱。

  不知道这几天小谢有没有联系过他,说不定已经消了气,想找他和好了,可他的手机被王齐没收拿走,小谢联系不到他,再听说他要退团,会不会以为他也默(zhaishuyuancc)认他们俩就是“完了”?可不能真完了呀,他还等着小谢在北京买房子,他们就能住在一起了。

  大哥啥时候才能放他出去?二十九号还要去上海呢,上次去逛广州塔,小谢说以前做伴舞,去上海演出过几次,因为时间匆忙,都没顾上到东方明珠塔上面看看,他当时还答应小谢到时候一起再去东方明珠上逛一下的。

  他在chuáng上翻来覆去,不困,也不想睡,不知不觉就过了十二点,发现自己胡思乱想了几个钟头,想的全是小谢有没有还生气,小谢有没有也有想他……应该没想,小谢又没被关起来,应该没这么闲,那小谢这几天都在gān啥?

  为啥他想来想去都绕着小谢?就是因为他和小谢谈恋爱了吗?恋爱到底是个啥东西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