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页(1/2)

加入书签

  王超撇嘴,嫌弃道:“就他?”

  感谢了媒体和歌迷(xinbanzhu),又倒香槟塔,一片欢声笑语,闪光灯咔嚓咔嚓,庆功宴结束。

  师妹团先走了,id的成员们也出来准备上保姆车,王超的车停在保姆车边上,按了车锁,叫谢竹星:“哎,今天去我那儿吧。”

  谢竹星看看队友们,队友们飞速上车,关上车门,走了。

  王超站在副驾门前,隔着车身把车钥匙丢了过来,谢竹星抬手接住,两人看着对方,都笑了起来。

  谢竹星坐进了驾驶位,王超拉开车门也要上去,余光瞥见有人在看他们,以为是还没走的记者或歌迷(xinbanzhu),就扭头看了一眼。

  键盘手站在十几米外的台阶上,盯着这边看,脸色并不友善。

  王超朝他比了个中指。

  他是没把这人和这事儿放在心上的。

  他刚进热恋期,想他对象都想不过来,哪还有多余心思想别的。

  一路无话,回到住处,刚进门他就扑过去亲谢竹星。

  谢竹星靠着鞋柜,两人亲成一团。

  王超亲得起劲,手还乱摸。

  谢竹星道:“你等会儿。”

  王超道:“等啥啊?等不了。”

  谢竹星道:“去chuáng上,在这儿算怎么回事儿。”

  王超不耐烦的催促道:“在哪儿不一样啊,你快点儿。”

  谢竹星拍他屁股一巴掌,说:“你就làng吧。”

  王超越呻吟起来,哼唧道:“小谢,我痒。”

  练完了止痒大法。

  谢竹星去洗衣服,王超躺chuáng上玩手游。

  过了会儿,谢竹星进来道:“哎,外边下雪了。”

  王超掀开被子,光溜溜的跑到窗边,拉开半边窗帘,撅着屁股,上半身趴窗台上,朝外面张望。

  果然下着鹅毛大雪,可能下了好一会儿,已把人间装扮成银装素裹的模样。

  “出去玩儿吧!”王超突然兴奋,“明天雪就都脏了。”

  两人又穿好衣服,去楼下玩雪。

  已经很晚了,小区院子里也没有别人。

  王超说要堆雪人,堆了个圆滚滚的小身子,又不想堆了,团了雪球要打雪仗,可是刚打过一pào,他又跑不快,玩了会儿又不想玩了。于是两人就沿着小区中间蜿蜒的路,踩了会儿雪。

  雪踩下去嘎吱轻响,是冬天独有的美妙声音。

  王超特别喜欢这声音,每一脚踩下去都特别用力,他又话唠,给谢竹星讲他们东北的雪,比这个大多了,说他小学前在东北,那时候人长得小,一脚踩下去就到腰了,要是不听话,王齐就抓着他,出门往雪地里头一扔,他自己都爬不出来,王齐就跟拔萝卜一样把他拔起来,问他知错了没有记住了没有,有一回王齐扔完他,家里电话响,王齐就回去接,把他给忘了,他在雪地里等着王齐来拔他,左等右等等不来,身上还好,脸要冻僵了,就开始哭着喊救命,有个过路的叔叔把他给拽出来了,他可太伤心了,抱着那叔叔的腿,死活要跟人家走,嗷嗷哭着说家里人nuè待他,那叔叔当了真,差点就报警。

  他讲得眉飞色舞,谢竹星也不嫌他烦,安静听着,还觉得他特别可爱。

  雪还是下得很大,两人披了一身雪回家,搂在一起互相暖着对方睡了。

  半个月后,谢竹星去拍他参演的那部贺岁剧,都市背景的爱情喜剧,就在北京拍。

  他的角色就是一个偶像歌手,一共一场戏,四句台词。第一遍(fanwai)导演皱眉让重来一遍(fanwai),第二遍(fanwai)导演松开了眉头,第三遍(fanwai)就过了。

  临近年底,他们的通告排得很满,六个人飞来飞去,整日忙得不可开jiāo。

  12月31日,2014年的最后一天,id在深圳,参加某卫视的跨年演唱会直播。

  连唱了三首歌,两首舞曲,一首慢歌,表演完下台,几个人都演出了一头汗。

  助理给他们拍了几张角度不同的合影,六人分别发微博,感谢歌迷(xinbanzhu)这几个月来的支持,表达对新年的祝福。

  发完就回酒店了。

  酒店是电视台帮忙定的,这次参加跨年演唱会的一多半歌手都住在这家。

  他们下了车,遇到几个拼车一起回来的女歌手,便互相打招呼。

  女歌手们都还没卸妆,也没换衣服,有两位穿了低胸裙,肤白胸大,非常漂亮。

  王超站在id最后面,盯着人家胸看了两眼。

  进了酒店转门,大堂里灯光明亮,他又瞄了几眼。

  上楼回房间,在走廊里气氛和谐的和队友们告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