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页(1/2)

加入书签

  八年前王齐结婚的时候,他俩就认识了,互相看不顺眼,当时都还是中学生,小舅子白白净净水灵灵的,还是个学霸,王超嬉皮笑脸没个正形,考试不及格,还整天打架。他惹是生非被王齐吊打的时候,就那几句“你看看你大嫂的弟弟,再看看你”,他耳朵都要磨出茧子来了,一听见小舅子的名字就浑身难受。后来小舅子学了服装设计,整天穿得花里胡哨,修眉还涂甲油,他更看人家不顺眼,加上王齐对小舅子各种好,对他就各种揍,说他不眼红也是假的,他嘴又贱,当着面就说人家二椅子,本来就不对付的俩人,从此见了面更是势同水火。

  王超翻白眼翻得头都有点晕,忍不住开始眨眼睛,败下阵来。

  王齐从厨房出来,坐在小舅子旁边,两个人jiāo换了个眼神(shubaoinfo),腻腻歪歪的。

  真是看了就生气。

  王超扔下筷子,说:“我吃饱了。”

  他妈奇道:“今儿怎么就吃这么点儿?”

  王超yin阳怪气道:“吃不下,恶心。”

  一桌人都看他。

  他拉开椅子站起身,噔噔噔跑着上楼回了房间。

  他对王齐特别失望。

  他从小就特别崇拜的大哥,不该是搞老婆弟弟的骗婚gay。

  给谢竹星发了条消息:“在gān嘛?方便接电话吗?”

  过了有半分钟,谢竹星打了过来,问道:“吃完饭了?”

  他说:“就算是吃了吧,你呢?”

  谢竹星道:“我妈还没做好,什么叫就算是吃了?”

  王超道:“吃了几口,不想吃了。”

  谢竹星道:“又怎么了?不是说你妈做饭特别好吃吗?”

  王超道:“我大哥他……”他想跟谢竹星说他心情不好,可又不想说王齐的私事。

  谢竹星问:“你大哥怎么了?”

  王超想了想,说:“哎?你知道我大哥叫啥吗?”

  他没对谢竹星提过,但谢竹星听别人说过,道:“知道,王齐。”

  王超道:“其实他叫王齐齐,女里女气的,上户口那民警看他是个男孩儿,就给他少写了一个齐,我妈在齐齐哈尔生的他,我爸给起的名儿。”

  谢竹星好笑道:“那你二哥是在锦州出生的啊?”

  王超乐了,嘿嘿笑:“是啊,我爸起名是不是特牛bi?”

  谢竹星:“……”似乎知道王超是遗传谁了。

  王超来了兴趣,问他:“你这名儿是啥意思啊?”

  谢竹星道:“我爷爷起的,本来是叫逐星,追逐的逐,算命的说我五行缺木,就改了这个竹。”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谢竹星家里人叫他吃饭,才挂了。

  王超比刚才高兴一点,不想王齐和他小舅子了,乱七八糟的想了一会儿谢竹星,咧着嘴嘿嘿笑,坐到窗台上背靠着窗户,自拍了一张呲牙咧嘴的鬼脸照,发了条微博:“算命的说我五行缺你。”

  粉丝们还以为他在撩粉。

  过了一会儿他又看,热评前几是他的队友们。

  季杰:“呵呵。”

  高思远:“看不懂。”

  杨萧穆:“哈哈哈哈。

  程曜:“队长你够了。”

  谢竹星只点了个赞。

  王超玩儿手机玩儿到十二点,王齐敲他房门,问:“睡了没有?”

  他躺在chuáng上不出声。

  他一般也不反锁房门,王齐从外面推开了门。

  他就拉高被子蒙住脑袋。

  王齐关好门进来,道:“你起来,我跟你解释解释。”

  他直挺挺的坐起来,语气特别冲,说:“解释啥啊?你要真跟老婆过不下去,离就离了,你喜欢搞男的也不算啥,可你搞她弟弟算啥啊?我要是大嫂,得跟吃过蛆一样恶心一辈子。你以后可别管我了,我说我整天挨揍咋也没学好呢,跟着你能学啥好?也是够不要脸的。”

  王齐:“……”

  兄弟俩以前的主要矛盾,就是王超日益增长的厚脸皮和一年更比一年làng的种马德行,打一顿不行,就多打几顿,王超嘴贱到天上去,也就顶个嘴。在他眼里,王齐是没有错的,打他没错,管他也没错,都是为他好,王齐不但是个完美的哥哥,还是个优秀的人,gān不出这么恶心的事儿。

  他难过得很,道:“你出去吧,我要睡觉了。”

  王齐也不废话,直接道:“他姐姐喜欢女人,结婚的时候我并不知道。”

  王超:“……”

  弄了半天,大哥才是被骗婚的那个?

  王齐言简意赅的把事情说了一遍(fanwai),前妻骗婚被他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