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页(1/2)

加入书签

  段一坤在离职之前,id二辑的所有准备工作基本上都已经到位了,刘聪明空降下来,等于是捡了个现成的大便宜。当然也有可能是个烫手山芋。id已经积累了很高的人气,二辑如果扑街,刘聪明会成为众矢之的,二辑如果大卖,大家也多半会认为功劳是段一坤的。

  不过刘聪明本人对此好像也不太在乎,每天都乐呵呵的,完全没有压力的样子。

  2014年4月30日,icedream二辑主打歌《爱情是个什么鬼东西》mv预告片曝光,预告片只有短短十几秒,但六位成员突破形象的视觉系装扮、与一辑相比曲风大变的音乐,在粉丝间引起极大的轰动,粉丝有滤镜,大喊帅炸天,可视觉系摇滚的夸张造型并不是能被所有人接受,有些路人就嘲讽是洗剪chui、是非主流,粉丝们当然不服气,可又怕撕bi会给爱豆招黑,只能忍气吞声,默(zhaishuyuancc)默(zhaishuyuancc)给自己人点赞,净化评论,偶尔有言辞不尖锐的路人评论,也赶忙一窝蜂冲上去表示“我家哥哥们如何如何努力,谢谢您对他们的关注”,可说是为了爱豆忍ru负重,心怀大爱,感天动地。无论是团饭、唯饭还是cp粉,都打起jing神(shubaoinfo)准备迎接二辑,各个论坛发布联合教程,有组织有纪律的chui响了打榜冲锋号。

  队长leo想要cp粉的心声没被粉丝听到,他的粉丝和tomas的粉丝还小范围的掐了一波,都认为自家爱豆的白毛更帅一筹,互嘲对方是东施效颦。不过这次并没有掐太久,因为顾不上。

  5月10日,《爱情是个什么鬼东西》正式发布。

  新歌上线第一天,收到了不少负面评论,除了造型上有争议以外,新歌的歌词也被质疑过于口水。

  第二天,风向开始有变化,不少人表示这歌有毒,听过以后总是忍不住要哼唱几句。

  第三天,微博知名音乐博主们陆续点评了id的新歌,评价有褒有贬,当日微博前十条里,有四条是相关内容,随后这首歌开始爆炸性传播。

  一周后,《爱情是个什么鬼东西》登顶各大音乐榜榜首。

  新歌首演舞台选在了大学生电影节的颁奖晚会上,谢竹星参演的那部贺岁剧入围了“最受欢迎喜剧片”奖项,他本人也得到了“最佳新人”的提名。

  最后当然是没拿到奖,如果真颁给他,这电影节只怕药丸。

  但id仍然是这台晚会最大的亮点,他们登台表演的五分钟,是颁奖晚会在网络直播期间,在线收看人数最多的五分钟,他们演出前和演出后的半小时里,弹幕也黑压压的全是“什么鬼”,不知情的路人还以为电影节被黑了。

  《什么鬼》上线一个多月,主打歌仍然在霸榜,id人气飞涨,代言和通告邀约纷至沓来。

  在接下一个知名电商app的代言以后,他们的脸开始铺天盖地的出现在各大门户网站以及地铁、公jiāo广告牌上,出门扔个垃圾都能被邻居阿姨认出来。

  其实几个人之前都以为他们已经红了,直到此刻,才终于知道真正的“红”是什么感觉——检验年轻偶像是否真的红,并不是看他/他有没有整天上热搜和热门,而是要问问你妈认不认识他/她。

  伴随着火热的人气,夏天又来了。

  谢竹星已经没有和赵正义合租了,就住在王超这边。

  他不提搬去别的地方,王超更不会提。

  王超偶尔会想一下,小谢不是说要买房子一起住吗?啥时候买呢?可他也懒得问,两人现在这样也挺好,每天一起工作一起睡觉,偶尔拌个嘴打个架,最后打个pào就好了,提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儿gān啥呢?自找麻烦。

  今天两人又一起来公司,谢竹星去练功房练舞,他到楼上来找编曲老师玩儿,边玩儿边学习。

  最近这段时间,是他觉得最近这几年里最有意思的日子,有爱情,有爱好,还都特别好。

  他和老师一起编了一小段和弦,想听听效果,有个人从外面推门进来,他低着头摆弄机器,也没回头,只听老师对来人道:“你找谁?怎么都不敲门?”

  那人说:“我找他。”

  王超听出是谁了,转过来一看,皱眉道:“你找我gān嘛呀?”

  他的键盘手同学站在那里,面无表情道:“跟你说点事儿。”

  王超不想听,说:“我忙着呢,没空儿。”

  键盘手道:“不说私事儿,说你们专辑。”

  王超奇道:“跟你?聊得着我们专辑吗?”

  键盘手道:“那曲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