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页(1/2)

加入书签

  王超答应了,两人勾肩搭背的从餐厅出来。

  郑秋阳开车来的,打算叫个代驾,先送王超回去。

  刚走到餐厅门口,旁边台阶下的车位上,就有辆车按了按喇叭。

  两人闻声,都转过头一看。

  王超:“……咋这么像我的车?”

  坐在驾驶位里的人,也有点像他对象。

  谢竹星知道他们约的是这家餐厅,在公司练舞到八点半,觉得时间差不多了,就直接过来了,在门口等了有十几分钟。

  他怕王超喝了酒,打车回去不方便。

  而且他也想见见这位传说中姓郑的朋友。

  王超的jiāo友眼光不行,键盘手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

  姓郑的朋友很快明白知道是家属来接人了,隔着挡风玻璃,热情的朝谢竹星挥手。

  谢竹星就从车上下来了,和郑秋阳打招呼。

  两人不动声色的互相打量一番。

  王超只顾着傻笑,嘴角快咧到耳朵边了,高兴得不行,又有点害羞,说:“你怎么来了?”

  谢竹星胡扯:“我也在附近吃饭,吃完觉得你们该结束了,就过来等你。”

  王超抛下郑秋阳,跳过去勾着谢竹星的肩,乐乐呵呵的说:“走走走,回家了。”

  郑秋阳回家也是独守空房,故意道:“哎?这就走了?不是说还想去泡个吧吗?”

  王超竟也不否认,还笑嘻嘻的顺着他说:“你自己泡去吧,我今天就不去了。”

  谢竹星没说话,绷着一张脸。

  郑秋阳:“……”还真是很会讨打啊。

  第六十一章邪教

  和郑秋阳告别,一路无话。

  谢王两人回了望京西园,进门换鞋,在玄关就开始推推搡搡,王超也不解释根本没想去夜店,不但由着谢竹星发脾气,还劲儿劲儿的顶嘴。

  于是就你拍我一巴掌,我捶你一拳头,打了起来。

  打着打着,王超个战五渣,毫无意外又被抽了一顿屁股,老实了,也不犟嘴了,哼哼唧唧làng起来。

  他还真就是故意讨打。

  谢竹星脾气好,心胸也开阔,别人很难惹他真生气,能把他三天两头气得脸色发青的,也就只有王超自己。

  俩人搞对象,不就是要这种特别待遇么。

  所以谢竹星越生气,王超就越高兴。

  谢竹星的性格没啥问题,除了有事儿都爱闷在心里,生了气也不像王超一样嘚吧嘚的挤兑人,就自己生闷气,气急了就动手。俩人还没发展成男男关系的时候,王超还说过他这样不好,可性格这事儿很难改,好比让王超把嘴贱改了,王超也做不到,不嘴贱就浑身难受。

  动起手来,王超是打不过谢竹星,总被按着抽屁股,可谢竹星抽他总是收着劲儿的,也不怎么疼,他就是从小挨揍挨出来的毛病,没碰着他他就先叫唤起来,再一想到谢竹星抽他是因为喜欢他,心里就别提多舒坦了,边假惺惺的惨叫还边忍不住想笑。

  他可真喜欢这个锯嘴儿谢葫芦啊。

  谢竹星也是真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讲道理他是绝对不听的,歪理还一大堆,揍一顿也就这一会儿,疼劲儿过去他就忘gān净了。

  没心没肺,还没脸没皮,像个几岁熊孩子一样。

  ……上chuáng的时候可一点不像,骚得能滴出水来。

  白天跑通告、认真排练,晚上回家打打闹闹,不算平静,可也算是没有什么波澜。

  很快到了九月中旬,icedream出道一周年,第一场演唱会,五棵松体育馆。

  因为不是巡回,只有这一场,一万八千个座位,座无虚席。

  id粉丝的官方名叫做“小冰块”,应援色是纯白色。

  台下除了纯白色手牌和荧光棒,还有成员们的单人海报、灯牌和反光横幅,应援声势最大的还是tomas谢的粉丝,其次是队长leo王。演唱会开始之后也是一样,团体歌曲,到了谢王两人开口的那几句,台下的尖叫声总是格外大,两人单独solo的环节,粉丝们的反应也比其他成员要明显热烈。

  其实人气这事,平时大家心里也都有数,只不过以前参加的都是拼盘演出,台下不是只有id家粉丝,感受还没有这么直观。

  演唱会后的一周,谢竹星出演的古装情景喜剧在卫视播出,从第二集开始,就稳居同时段收视冠军,口碑也稳扎稳打,好评不断。

  当然撑起这些的,主要还是同剧其他演员的出色表演,以及电视剧的优良制作。

  不过谢竹星的表演可圈可点,这部剧不同于他去年在贺岁剧里只有几句台词的打酱油,而是一个很重要的角色。虽然角色对演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