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页(1/2)

加入书签

  他没有信仰,也不敬鬼神(shubaoinfo),爱看恐怖片,明知电影里都是吓人的,就是一吓一个准儿。

  一溜烟跑到了电梯口,按了向下键以后,他也不敢往后面看,就直勾勾盯着电梯门,觉得后背有点冷,好像有啥怪物对着他耳朵chui风一样,其实也知道是自己吓自己,可还是吓得心里直打怵。

  哎!不对啊!大半夜的,为啥电梯是从楼上下来的?!

  ……是啥玩意儿在坐电梯啊?

  电梯“叮”一声到了,电梯门缓缓打开。

  里面两个人,一个是认识的录音老师,三十来岁,另一个还真不是啥好玩意儿。

  昔日键盘手,如今是个民谣歌手。

  “leo?你怎么还在公司?”录音老师问。

  王超不想理会键盘手,只看着录音老师说:“我玩儿了一会儿,你们gān啥呢?”

  老师道:“我们在楼上录新歌,录到现在才结束。哎,你们俩不是同学吗?”

  键盘手笑着说:“对,我们俩是大学同学。小超,赶紧进来。”

  王超不想跟他一起,可要独自留在这儿再等一趟电梯,实在有点恐怖,就还是进去了。

  电梯下行。

  王超站在最前面,对着电梯门,不想搭理人。

  录音老师给id录过歌,知道leo王是有些背景的,脾气还不太好,有心搭讪又怕说错话,索性就不没话找话了。

  键盘手道:“小超,你刚玩儿什么了?”

  王超敷衍的答道:“练琴。你少叫得这么恶心行不行?”

  键盘手对录音老师笑着说:“他就这脾气,嘴巴坏,熟了就知道其实人挺好的。”

  王超不耐烦的想,你爸爸跟你才不熟。

  到了楼下,他从电梯里出来,头也不回道:“我先走了,回见。”

  录音老师道:“回见。”

  键盘手却说:“急着回去gān什么?一起吃宵夜。”

  王超奇怪的回头看他一眼。

  他笑得十分友善,说:“我请客,算是谢你。”

  他在八月份发那首民谣单曲,是王超找了公司高层,说这是自己的老同学,唱得还行。

  王超会帮他,还是因为id二辑那首歌。

  当着录音老师的面,王超不想提这事儿,只道:“有啥好谢的,不去,我急着回家。”

  键盘手道:“回家有什么事儿?tomas不是去南京了吗?”

  王超用看神(shubaoinfo)经病的眼神(shubaoinfo)看他:“……你包打听啊?”

  键盘手说:“回去也是你一个人,不如去喝两杯。”

  王超忍不住呛他:“一个人也比跟你有意思。”

  键盘手也不翻脸,说:“又不是只有我,老师一起去。”

  录音老师不明状况,倒是配合道:“是啊,一起去吃点东西吧,难得遇见leo,平时也没机会。”

  王超看他也不顺眼了,道:“遇见谁就跟谁一起吃饭啊?那我一天得吃多少顿饭?早他妈吃成猪头了。”

  录音老师:“……”

  王超抬脚走人,走得飞快。

  录音老师小声道:“不去就不去吧,发什么脾气。”

  键盘手道:“您别往心里去,他就是嘴贱,没恶意的。”

  王超出来开了车,其实并不想回家,回去也是一个人,小谢要明天下午才回来。

  其实他也真的有点饿,想吃宵夜。

  兜兜转转开了一会儿,去了簋街,已经十月中,麻小快下市了,再不吃就没了。

  他戴了顶棒球帽,也没化妆,到公众场合也并不瞩目。

  这时节的晚上已经有点凉意,大半夜还跑出来吃宵夜的人也并不多。

  满满一份麻小送上来,他给虾拍了张照片,发在朋友圈里,想显摆一下,又觉得没啥好显摆,想了半天,配了句“哈哈哈哈哈哈”。

  一分多钟后,谢竹星给他点了个赞。

  他给谢竹星打了过去,问:“忙完了呀?”

  谢竹星道:“这会儿没事儿。”

  又问:“你自己一个人去簋街了?”

  王超笑嘻嘻说:“可不是么,你不在也没人愿意跟我玩儿。”

  谢竹星道:“少喝点儿酒,半夜叫代驾也不安全。”

  王超答应了。

  谢竹星道:“挂了啊。”

  其实王超很想再说几句话,可听谢竹星好像有事儿要去忙,便道:“行吧,我也吃虾了。”

  一个人吃宵夜是很没劲的,他吃几个虾,就再打一会儿手游,手套也làng费了好几副。

  断断续续吃了半份,桌旁坐下一个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