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节(1/2)

加入书签

  一分多钟后,谢竹星给他点了个赞。

  他给谢竹星打了过去,问:“忙完了呀?”

  谢竹星道:“这会儿没事儿。”

  又问:“你自己一个人去簋街了?”

  王超笑嘻嘻说:“可不是么,你不在也没人愿意跟我玩儿。”

  谢竹星道:“少喝点儿酒,半夜叫代驾也不安全。”

  王超答应了。

  谢竹星道:“挂了啊。”

  其实王超很想再说几句话,可听谢竹星好像有事儿要去忙,便道:“行吧,我也吃虾了。”

  一个人吃宵夜是很没劲的,他吃几个虾,就再打一会儿手游,手套也浪费了好几副。

  断断续续吃了半份,桌旁坐下一个人。

  他抬头看了一眼,大吃一惊,手没留神用上了劲儿,虾壳里的汁呲了出来,全呲在了下巴上。

  键盘手抽了张纸巾递给他。

  王超:“……你神经病啊!跟踪你爸爸?”

  第六十四章不要脸

  键盘手面不改色道:“谁跟踪你了?我和录音老师也来这边吃宵夜。”

  王超左右看看,哪有录音老师?

  键盘手说:“已经走了,你刚才在公司呛他那么难听,他往后看见你也得躲着走。”

  王超已经忘了自己对录音老师说过啥了,没好气道:“你是不是有病啊?还死皮赖脸来找爸爸要干啥?”

  键盘手道:“吃宵夜啊。”他一点不客气,说着就拿了一次性手套戴上,还真要和王超一起吃这盆小龙虾。

  王超不干了,把手里的半只虾往桌上一丢,嫌弃道:“你还不要脸了是吧?”

  键盘手道:“吃你几个小龙虾就不要脸了?”

  王超不想跟他废话,道:“行行行,你自己吃吧。”

  他摘了一次性手套,站起来要走。

  键盘手拉他的手臂,叫道:“你就不能跟我好好说回话吗?”

  王超甩开他,翻脸道:“爸爸跟你有啥好说的啊!”

  店里只有几桌客人,不算太吵闹,他声音有点大,旁边的人都看了过来。

  出道这么久了,虽然两任经纪人说教他的时候,他都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其实他有做爱豆的自觉,就连本来也不算重的大碴子口音都已经改了很多。

  在公众场合和别人起冲突,这显然不是爱豆该干的事儿。

  他忙把棒球帽的帽檐压低了些。

  键盘手道:“你坐下,我就几句话,这次说完,保证以后再也不烦你。”

  王超又把帽檐压了压,气哼哼的坐下了,说:“有屁快放。”

  他觉得键盘手还是想说二辑那首歌,单曲发了以后这家伙不温不火,还是个十八线,估计是不甘心。

  键盘手剥只虾吃了,道:“在学校的时候你就爱吃这玩意儿,又油又辣,长痘还非要吃。”

  王超说:“少他妈胡说八道,爸爸根本不长痘。”

  键盘手道:“我长,每次陪你吃完,都得借女朋友芦荟胶用。”

  王超不乐意听,道:“求你陪了?”

  键盘手也不跟他争论,又说:“其实我也不太喜欢那个女的,刚开始在一起是她勾引我,睡了两回,我是个童子鸡,刚尝了腥,有点着迷了。”

  王超不耐烦道:“说完了没有?这和爸爸有啥关系?”

  键盘手道:“她骗我钱,说她家里这种事那种事,我就信了,可我一个月两千块生活费,根本没钱给她,就去骗你的。”

  王超听不懂他的语气,道:“咋地?还得给你发个勋章啊?嘚瑟啥?能骗着你爸爸,你很牛逼啊?”

  键盘手顶着他的脸,说:“我被她骗是我鬼迷心窍,男人给睡过的女人花钱,天经地义。你又是被什么迷眼了?”

  王超:“……”他有点get到键盘手的意思了。

  键盘手脸上泛起柔情,道:“你刚说我吃你虾不要脸,我一点都不生气,我以前就是太要脸了,要是早点学会不要脸,也不会弄成今天这样。”

  王超上下看他,见鬼一样道:“你以为爸爸暗恋你?”

  这时,有个人戴了和王超同款的棒球帽从外面进来。

  王超坐的位置正对着店门,一眼就看到他了。

  对方也看到了他,帽檐下的唇角绷了起来。

  第六十五章想我没

  键盘手察觉到王超的目光,也回头看了过去,脸色旋即变得不太好看。

  此时还该在南京的谢竹星,居然提前回来了。

  王超麻利的跳起来,也不管键盘手了,径直朝门口大步过去,惊喜的问:“不是说明天下午才回来?诶?你行李呢?”

  谢竹星微低着头,双眼挡在帽檐下面,说:“行程有点变化,就提前回来了。回过家,放下行李了。”

  有啥行程变化?胡说八道!王超得意洋洋,又问:“看了朋友圈,知道我一个人吃宵夜,来给我送温暖啊?”

  谢竹星不答,把头抬起了一些,眼睛看向他身后。

  键盘手也过来了。

  两人都看着对方,谢竹星没什么表情,键盘手神色郁郁。

  去年在广州就已经见过,后来键盘手来北京以后,签了辉星旗下工作室,在公司的相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