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页(1/2)

加入书签

  酒店后面是个花园泳池,再后面才是沙滩。

  此时天色已晚,只有零星几位客人在泳池边聊天打牌,灯光也不甚明亮。

  谢竹星坐在泳池几米外的台阶上抽烟。

  上个月他和那讨人嫌的键盘手在公司洗手间里打架,键盘手说他是捡自己的漏,他还在心里嘲笑键盘手简直脸大如盆。

  谁知就连王超自己都是那么想的。

  他真没什么不一样,王超对他做过的事,粘着他、对他好、各种无意识的勾引他,以前对别人也做过。

  如果不是键盘手心术不正,还真没他什么事儿,人家两个早好几年就在一起了,王超也会对着人家贱兮兮的讨打,也会一边顶嘴一边发làng,也会没脸没皮的叫chuáng叫老公。

  他越想越气,抽烟抽得又急又猛,伴着明明灭灭的火光,眼里和心里尽是焦灼与失望。

  左边脸颊有点疼,王超刚才抽他耳光用了十分力,半点都没留情。

  双重意义的打脸啪啪响。

  说王超是个傻bi一点都不冤枉他,真心和假意怎么能一样?段一坤说什么就是什么?他怎么不去跟段一坤搞对象?

  脚边丢了七八个烟头。

  夜风chui起来,带着海水的轻微咸味。

  谢竹星慢慢冷静下来,还是气,可一时又想起王超摔手机的模样,心里又一软,那手机平时宝贝得跟什么似的,会那么又摔又踩的,得是气狠了。

  背着王超偷偷借钱给闫佳佳,也是他不对在先。

  ……好歹当老公的,哄哄老婆又不会死。

  等他上楼回了房间,房间里只留了一只孤零零的红色行李箱,王超用的那只蓝色同款的不在了。

  他打前台电话询问,对方说王超刚才叫车去了机场。

  他忙拖着箱子下楼办退房,也叫车追去机场,路上用app订了最近一班回北京的航班机票。

  在机场没找着人,登机后头等舱里也没有,又问了空乘,王超并没有在这架飞机上。

  凌晨两点多回到北京,一路不停回了望京西园,到了门口要开门,从行李里翻出钥匙来,发现少了一枚。

  一整串钥匙都在,就只少了能开这道门的那一枚。

  王超没在家里,手机也打不通,摔成那样,可能是坏掉不能用了。

  谢竹星在行李箱上坐着等到了天亮,也没等到他回来。

  今天是17号,明天晚上就是音乐盛典颁奖礼。

  中午,刘聪明打了电话给谢竹星,问:“你们今天的飞机回京吧?几点落地?用不用接机?”

  谢竹星道:“我已经回来了……不知道他在哪儿。”

  刘聪明没明白,问:“什么情况?你们俩没在一起吗?”

  谢竹星沉默(zhaishuyuancc)半晌,说:“我们可能分手了。”

  刘聪明:“……别开这种玩笑。”

  很快,他就知道不是开玩笑了。

  icedream两位人气成员leo王和tomas谢在三亚某酒店餐厅大打出手的视频被人传到了朋友圈,又被转扒到了微博上,视频里两人的脸被拍得清清楚楚,也不是推推搡搡打闹着玩,谁朋友间闹着玩儿会扇对方耳光?

  这还不同于往日娱记爆料,娱记们一般拍到了什么内幕或照片,都会先和艺人的经纪公司接洽,能花钱息事宁人公关下来的,大部分当红艺人是舍得花这个钱的。这回谢王的打架视频来源并不是娱记,而是真路人,事前完全没有预兆,辉星的公关被打个措手不及,手忙脚乱安排去联系删视频,也为时已晚,视频和截图都已经在晚上扩散了开来。

  id近来一直被传解散危机,leo王和tomas谢关系不睦是人尽皆知,谢王两家粉丝好几次掐架都掐上了热门,不关注偶像男团的路人只要常刷微博,就都知道这俩人和两家饭平时就不对付,这视频一出来,不光饭圈内部炸了锅,路人们也纷纷端着小板凳火速赶来围观。谢王两家从散饭互掐,发展到饭圈大大互相整理对方爱豆的黑料长微博,有组织有纪律的转发点赞,当晚huáng金时段热门微博榜,第一条是谢王打架视频,第九条是“深扒白莲是如何炼成的”,紧随其后第十一位是“走进不科学:种马的洗白之路”。

  一直就在夹缝中生存的谢王cp站“花王”又被挂出来群嘲。

  id入围了音乐盛典两个奖项,专辑奖是评委会奖,粉丝们也无能为力,“年度人气男歌手”奖是要网络投票的,截止17号中午,id的票数甩了第二名近五万票,可以说胜券在握,然而打架视频出来以后,小冰块们人心涣散,团魂几乎土崩瓦解,位列第二名的艺人票数迅速追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