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节:20(1/2)

加入书签

  昨天,沃尔特马德继续旅行去了汉口。里贝还在这里,在结束了电厂的2号涡轮机和3号涡轮机的修理工作以后,他就打算离开这里,更何况因为永利錏厂这个用电大户仍然没有投产,电厂最近已经将涡轮机停机了。现在却突然来了指示可能是蒋介石统帅的,要求全部机器立刻开机。中国的各家报纸报道说,日军已将带有黄十字标记的350箱毒气弹药运到了上海。这些毒气他们是不是针对扬子江的防御工事而准备的?皮尔纳少校带来了一个坏消息,说由于上海爆发战争使上海商业储蓄银行损失惨重,目前它已经岌岌可危。据说日本人已经摧毁了提供这个银行资金的一些较大的康采恩。至今这个消息我都还不能证实。施彭勒告诉我,他听到这个消息后,从上海商业储蓄银行提出了他的存款,但是铁道部不想以英镑签发期票。真是滑稽可笑!难道欧洲的形势变得尖锐起来了?今天报纸上发表了一篇也不适合安抚情绪的文章。偏偏又来了这桩倒霉事!

  据说在乘车去上海途中的蒋介石夫人,因为汽车驶进了一条沟里,她从汽车里被抛了出来,折断了几根肋骨。据说在太白岩也就是采石矾。附近在去芜湖的路上一艘装有300万元弹药的中国炮舰,被日本轰炸机炸得粉碎。皮尔纳说见到了这一情景,还说他知道这是间谍活动造成的。劳滕施拉格尔从北戴河经过上海回到了这里,带给我一些妻子在天津为我购买的胰岛素。这东西的存储量,我现在已经准备到可用3个月了。

  我把我收到的100份西门子电气总公司寄来的1938年的德国记事日历,作为圣诞礼物送给了客户。辛施兄弟公司从汉堡寄来了寄送圣诞包裹的请求,这是每年都会提出的。

  他们还附上了一张十分精美的汉堡冬季风景明信片,这让我们的"心肠完全变软了"!天呀,圣诞节——我们还一点也没有想到!今年的圣诞节我们将会在哪里过呢?——喂,别哭啊,拉贝。过去的你可不是这样的!

  我趁脑子清醒的时候,写下来这些诗句:

  关系每一个人

  我一再对自己说:

  哎呀,要理智,

  蹲在防空洞前,

  这可是缺乏理智的表现!

  首先,因为轰炸机的炸弹

  大都是从上面落下的,

  高空也会掉下碎片,

  击中谁,都会痛得要命,

  如果劈啪爆炸,不及时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