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八章大结局(1/2)

加入书签

  “这种小事,还是让我替您来吧,免得脏了您的刀。”市丸银背对着蓝染,看向远处那堆挤在一起的学生,然后轻声说:“射杀他,神枪。”

  蓝染放松了警惕,还以为银帮他除了那些人类,没想到的是下一秒,神枪已经由银的衣摆穿过直接刺进了蓝染的胸口里。

  蓝染木讷地看着胸口,不解地问:“为什么,银?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为什么?你对乱菊做的一切,差点让她丢了性命,那是你给她问为什么的机会了吗?这么多年我留在你身边,终于知道你镜花水月的秘密。当我触摸镜花水月的刀身,你的完全催眠就已经解除了。抱歉了蓝染大人,崩玉我要拿走了。”

  “就凭你,银,你是拿不走崩玉的,因为我和崩玉已经融合到第三阶段进化了。什么?怎么回事?!”

  蓝染刚说完,从胸口抽出的神枪,在他的体内不知留下了什么东西,伤口砰地一声变大,将崩玉和他身体分离开来,市丸银看准机会,伸手将崩玉从蓝染胸口拿了出来。

  “我的神枪卍解后其实并不是增加了伸缩长度,这么多年我只是用这个说法欺骗你而已。而神枪卍解的真正姿态,是由刀身向被攻击的对象体内留下一片毒素,足以分解身体组织的毒素。”

  银持着那个小小的淡紫色崩玉,蓝染挥起斩魄刀将他的半个胳膊削去了,然后跪在地上,愤怒地大吼着市丸银的名字:“银!啊啊啊,银!为什么?我那么信任你!”

  市丸银躲在一边的街道里,气喘着,手臂滴滴答答的流着血。

  还好他逃的快,不然被削去的,可能就是他的头了。

  蓝染的力量果然因崩玉而提升了很多,不能让他再得到崩玉,必须离开这里。

  玲珑赶到蓝染灵压的附近时,冲天的白色灵压和蓝染的吼声已让玲珑觉得有种不详的预感在悄悄逼近,她感觉不到乱菊姐和市丸银的灵压,漫天的都是蓝染的灵压在压迫着她的神经,当她终于寻到蓝染的位置时,蓝染的灵压竟然一下子收敛了很多,而在玲珑眼前的一幕,让她顿时后悔当时让乱菊姐来阻止银的决定。

  崩玉已听从蓝染的召唤,重新回到他的体内,而蓝染因为愤怒加速了进化,此时他的背后生出了一对紫色的蝴蝶状翅膀。

  乱菊和市丸银则在远处,市丸银躺在地上,身上脸上血迹斑斑,乱菊已泣不成声,一声声叫着他的名字。

  “乱菊,我到最后还是没能取回你最重要的东西。对不起,幸好有机会说出这句话。”市丸银动动嘴唇,脸上乱菊灼热的泪和他的血融为一体,流到地上。

  银色的留海下,他淡蓝色的眼中,是失声痛哭的乱菊在摇晃他的身体,他已听不到乱菊的声音了,思绪渐渐游离,他知道这是死亡的前兆,但他还是对乱菊说:“不要哭,那样就不漂亮了。”

  “银,你不要死,求求你,不要死,不要丢下我。”

  乱菊已经忘记了身后的蓝染,蓝染却很高兴,因为他又进化了,这就意味着他离成神更近了一步。

  “谢谢你啊银,你让我又进化了,但是我可没心情看你们表演生离死别的戏码,让我送你们一起下地狱吧。”

  “想要杀他们,就先杀了我吧。蓝染大人。”

  玲珑已经卍解,跳到乱菊身边,用金色的凤翅将乱菊和市丸银护住。

  蓝染不屑地注视着长发纷飞的玲珑,此刻他已经成为半个神了,可玲珑已不是他的公主,和银一样,背叛了他。

  说完玲珑便不再理蓝染,而是放出火墙将她和乱菊,银围在了火墙内。

  缓缓走到两人身边,玲珑的心仿佛被什么撕裂了一般,痛的难受,虽然早就知道结果,但她还是蹲下身问乱菊:“他睡着了是吗?表哥他睡着了吧?”

  玲珑伸出手摸着市丸银已经只剩余温的脸颊,那张脸完美得,当她第一次见到他,就被迷惑得神魂颠倒了。

  “玲珑,银,他已经死了。”乱菊说着眼泪再一次决堤。

  蓝染在火墙外试图闯进来杀了他们,但奇怪的是,这火墙怎么都让他闯不进来,放佛施了魔咒一般,将玲珑他们与世隔绝了。

  “不会的,他不会死的。我穿越到这里,努力的变强,千方百计的要杀蓝染,就是要让他活下来的。他不可以死,绝对不可以!”

  说着玲珑将鎏凤火凰拿在身前,闭上眼。

  “鎏凤,火凰,让红玲出来吧,帮帮我。”

  这对斩魄刀似乎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他们夫妻也算是最了解玲珑心思的人,不劝她,也不责备她,而是乖乖合二为一,成为了一把刀,并且叫出了红玲。

  “红玲,拜托你。”

  “你别叫我,你知道鎏凤火凰最终技的后果是什么吗?”红玲的声音不像以前那么冷,而是充满了不舍与担心。

  “我当然知道。”玲珑低头回答道。

  当时灵王说的话,她可是一句都没忘。

  最终的卍解技能,叫做凤涅。

  凤凰涅槃,代表着重生。

  她的斩魄刀可以让人重生,但代价,却是一命换一命。

  “当初的灵姬也是因为凤涅死去的,但她没能救回爱人,失败了。你是她的转世,也要以同样的方式死吗?你为了那个男人,值得吗?”红玲并不想自己的傻主人就这么死了,因为玲珑死了,她也会消失。

  “没有值不值得,我本不该出现在这个世界里,在我离开时,请让我做一件能让别人记住我的事吧。红玲,他就像村正不是吗?我觉得你应该懂我的。”

  提到村正,红玲一下子明白了什么,就算玲珑已经把市丸银只当成表哥了,但他们之间曾经历的情还是存在的。

  这份情谁都无法代替,所以她愿意舍命让他重生。

  “我明白了。真是的,为什么我的主人都喜欢为了别人去死。害的我也要一起去死。”

  “谢谢你了红玲,这辈子做死神,我最幸运的事就是有你和鎏凤火凰在身边。真的谢谢你们。”

  玲珑站起身,凤翅渐渐消失,而火墙也在蓝染的攻击下,渐渐崩溃,无法再保护他们。

  “来不及了呢。呼,乱菊姐你知道吗?有时候我真的很嫉妒你,因为无论你做什么,变成什么样,表哥的心里都只有你,就算是现在他连命都不要了,也是为了你。所以,你们一定要幸福,这就是我的愿望。

  真可惜,我不能为曾经的真北和桃子报仇了,也无法兑现对井上的承诺,保护一护和大家了。

  最后,替我向冬狮郎君道歉,我……没法看到他长得比我高了。”

  微笑着,颤抖着,哽咽着,玲珑将斩魄刀插进了胸口。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