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鸵鸟(1/2)

加入书签

  爱本文的小天使已经和本文见面了,不怎么爱的要等等了。  “李念的太爷爷?李典卿?李奶奶,?李典卿是在在太爷爷吗?”

  路安宁知道仔仔的大名叫李念,?所以停了手,回头问李奶奶。

  “杀千刀,一个孩子都不放过,?缠他那么久做什么?你要什么早说啊,我烧给你,这么折腾孩子算什么……安宁,你说什么?李典卿?…李典卿是我去世快二十年的公公,怎么了?“李典卿是”李奶奶自路安宁立住了硬币,就一直骂闹事的鬼魂,?等听明路安宁问话的时候,?愣了下才反应过来路安宁说的话意思,?然后比之前生气的跟路安宁说。

  “安宁,?是我公公念仔仔,?让他身体受不住吗?你快告诉他,?让他快点消停,?以后缺什么直接来找我们要,别折腾孩子,?不然以后清明,别想我们给他上坟,逢年过节,也别要祭拜。”

  李奶奶说到后面,声音都是用吼的了,让路安宁觉得若是李典卿在她面前,她可能要指着对方鼻子破口大骂了。

  “李家太爷,你听到李奶奶说的吧?你在下面,想要什么直接托梦回来跟家里人说,别念叨孩子,就算是想他也别念,他人小体弱,受不住你们念叨……”

  路安宁学着路岱川常用来安抚鬼魂的话语,转达了李奶奶的意思给李典卿。

  “路大师家小孙女,你误会我了,不是我念叨李念,我是听你叫我们,借此上来,让你帮我给家里人传个话的。”

  “传话?传什么话?”路安宁有些反应不过来,立硬币不是简单的确定被立之人,有没有冲撞什么东西吗?怎么现在变成传话了?

  “麻烦你帮我告诉罗文静,让她们别带着我太孙子李念,去最近去的儿童医院和三院打针了,他们都没看准我太孙子的病,你让他们带仔仔去二院,或者去锣鼓巷73号王中医那里看看,最好去王中医那,给我太孙子开几幅调理的中药…还有,我那坟头上,他们有空去给我修修,有些漏雨了…”

  路安宁还在困惑的时候,李典卿开始跟她说话。

  路安宁压下疑惑,跟路奶奶一字不落的转达了李典卿说的话,李典卿听到,跟路安宁道了谢,说了句他走了,人脸就快速的消失在硬币阴影下,硬币也随之倒下。

  ****

  “安宁,还是你厉害,还能帮我公公带话,有路大师的风范对了,这个你拿着。李奶奶今天谢谢你了。”

  李奶奶在路安宁把倒了硬币的碗端起来,递给路奶奶后,笑着恭维了路安宁几句后,从兜里掏出两百块钱塞给路安宁。

  “李奶奶,你这是做什么呢,快把钱收回去。”

  路安宁被李奶奶突然塞了一把钱,没反应过来的情况的时候,一边放好碗出来的路奶奶见了,忙走过来把钱还拿给李奶奶。

  “路大嫂,这是安宁今日看事的钱,怎么能不收呢。”

  “街坊邻居,帮忙随便看看,哪能收钱,快收回去,不然我可生气了。”

  “再熟,也不能白看,路大嫂难道是嫌钱少……”

  “说什么胡话,快拿回去。”

  ……………

  李奶奶和路安宁奶奶在一边推搡着钱,路安宁看了不知道做什么,只能出言帮路奶奶说,“李奶奶,我就随便帮仔仔看看,也没费力,你给钱这不是羞我吗?快拿回去带着仔仔去看病,别耽误了。”

  “不管,这钱必须收,你虽然小,没有正式出马,可是既然帮忙给我家仔仔看了,还帮我公公带话,我们就不能沾泥便宜不给钱……这钱,我放这了,今天谢谢了。”

  李奶奶不管路奶奶和路安宁说什么,死咬着要给钱,路安宁奶孙坚持不收后,她发现塞不过钱来,就耍赖的把钱放路安宁家的茶几上,然后不给路安宁他们反应,抱着仔仔跑走了。

  路安宁和路奶奶拿着钱追出去,她人已经坐着村口停的出租车离开了。

  “奶奶这钱怎么办?”路安宁拿着两百块问路奶奶。

  “这钱,一会我拿四十去赵家纸货铺买点东西,晚上给李家太爷烧去,剩下的钱,按你爷爷老规矩,以李家名义捐出去。”路奶奶沉思了会,照路岱川老规矩处理这些钱。

  “哦,那我去登记。”

  路安宁应了路奶奶的话,进路岱川的工作间,在书柜里翻出路岱川记录钱款往来的笔记本。

  这样的笔记本,在路岱川十六岁学成出师,正式开了自己的出黑堂口,成为一名阴阳先生后,就存在了,到如今路岱川已经记录出了上百本。

  路岱川作为一位走阳间路,吃阴家饭的阴阳先生,每次办事收钱,都有自己的一套坚持,他并不是什么钱都收。

  凭他从师门学的本事,做阴阳先生替人占卜推算福祸凶吉,看阴宅阳宅风水,处理丧葬镇破等事,和做打棺师替人打棺,路岱川都会按他们这一行的行规收钱,不多收也不少收。

  可是凭他被开的阴阳眼替鬼办事,或给人看邪,路岱川大多数情况都不会收钱不说,被他们硬塞了钱,还会拿去替他们捐了做好事,帮那些人积福报。

  ***

  “宁宁,你回来的时候,是不是哭过了?”

  路安宁用毛笔在笔记本上,记录下李奶奶家的160块钱的时候,路奶奶想到她回来时,眼眶泛红的状态,不放心的问她。

  “奶奶,我回来的时候,是眼睛进沙子,没发生什么事。”路安宁怕提到爷爷的事,让奶奶伤心,所以含糊过这件事,转而问弟弟路安杰的情况。

  “弟弟早上被接去寺庙的时候,一定跟你闹了吧?”

  “是闹着不去,不过我哄他说,家里钱都给他交了去寺庙的学费和伙食费,他不去里面学东西是浪费钱,他就乖乖去了。”

  路奶奶提到小孙子被哄去寺庙的原因,忍不住露出一抹笑,路安杰虽然调皮捣蛋,可是本性很懂得体贴他们。

  “弟弟乖乖去了就好,他去寺庙多呆呆,化化他身上的戾气好。奶奶,一会我想回学校上晚自习,马上也要到期末考了,缺了快半个月的课,我需要抓紧一些。”

  “上晚自习?那你晚上回这里,有些远啊。”路安宁突然提回学校上课,让路奶奶有些意外。

  “是有些远,不过,奶奶,晚上下自习,我回市区那套房子住,那边离学校近,上下课很方便。”

  “你上学住那地方是很方便,那一会我收拾收拾,和你一起上去,每天也好给你做饭……”路奶奶其实是住不惯市区的,只是路安宁父母都走了,市区那边没人照顾路安宁,她不放心,所以要跟着上去照顾她。

  然而,路安宁今晚急着去市区,目的就是要避开路奶奶这一晚,所以她开始找借口,让她推迟一天上去。

  “奶奶,今晚你不是要给仔仔太爷烧纸吗?去市区弄这些不方便,要不你今晚在老宅弄完,明早再上来陪我。”

  “那今晚你一个人……”

  “今晚我叫我同学刘佳悦陪我一晚,不会怕的。”

  路奶奶被路安宁有计划的说服,路安宁看时间不早,跟路奶奶交代了一句,收了些东西打算早些回市区。

  “宁宁,定魂珠你都忘记了,快去取了带上。”

  路奶奶让路安宁把打棺鞭带去市区的时候,发现路安宁没带定魂珠,提醒她去带上,路安宁没有推辞,拿了当她面带上,等坐上去市区的车,又取了下来。

  ***

  路安宁坐车回的是她市区的家,开门看着挂在客厅中央,她去年亲手画的全家福,一时有些恍惚。

  房子里的摆放,一切都没有变,可是常住在这里的人,却……

  “不想了,我得抓紧时间去找爷爷。”

  路安宁拍了自己脸一下,让自己不想悲伤的事,而是去做她计划事,走魂去阴间找当了鬼差的路岱川。

  路安宁要走魂,最容易的方式就是不带定魂珠,让自己进入睡眠状态。

  “去地府,要不要带上打棺鞭?”

  路安宁回卧室准备睡觉前,看着装在木盒里的打棺鞭,有些拿不定注意。

  “带上吧,路上遇到以前欺负我的鬼怪,可以拿来吓唬吓唬他们。”

  路安宁思考了会,想起了阴间去地府的路上,欺负过她的几只坏鬼,带了些报复心,抱着打棺鞭躺床上睡去。

  “打棺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