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山神(1/2)

加入书签

  爱本文的小天使已经和本文见面了,?不怎么爱的要等等了。  路安宁跪坐在供桌旁的蒲团上,?听着房屋外奶奶念的声音,仰头有些迷茫的看着供桌上挂着的三幅遗像。

  那三幅遗像,最高处的那副是路安宁的爷爷路岱川,黑白照中的路岱川笑看着路安宁,?让路安宁想起她六岁那年,?路岱川牵着她路过照相馆,?突然意动带着她走进去,让摄像师给他拍了这张照片,那时路岱川拍照的目的,?就是留作他去世后的遗照。

  路岱川遗像下,并列放着的两幅遗像,是路安宁的父母路凯泽和李景瑜,两人的遗像准备的很匆忙,用的是两人三年前拍摄的工作证件照,?蓝色背景的证件照被特殊处理为黑白照,?看起来总有一丝不协调感。

  路安宁看着爷爷和父母的遗像,总觉得她是在做梦。

  一夕之间失去三位至亲的人,?那种不真实感一直伴随着她,让她大脑一直处在浑浑噩噩当中。

  “安杰,?回家了,回家了”

  路安宁奶奶王秀在屋外,?喊着“安杰”的名字,?没间断的做着,?路安宁却从四面八方的窃窃私语中,知道她失败了。

  “你们看送魂童子现在一个都还没有来,这安杰的魂魄怕是回不来了。”

  “路阿婆法力不够吧,小孙子被吓的跑了三魂七魄,现在却是一魂也叫不回。我刚刚帮路阿婆四处跑了跑,也没看到路阿婆小孙子的魂魄,都不知道他魂跑哪去了!”

  “可怜见的,路大师才走,这路阿婆儿子儿媳就跟着出意外,白发人已经送了次黑发人,怎么现在小孙子的魂也叫不回来了。这魂今晚再不被路阿婆叫回来,可是要跟着路大师走了啊!”

  …………

  路安宁听着屋外嘈杂的窃窃私语,混沌不堪的脑袋似被针扎一样,开始不受控制的刺痛起来。而这时屋外,还很突兀的响起了几只老猫声嘶力竭,似婴儿啼哭一样的声音,这声音似催命符一样的提醒着路安宁,提醒她失去了三位家人,还马上要失去第四位的事实。

  “喵——喵——”

  跪坐在蒲团上的路安宁,想到她留不住的家人,再也跪不住的站起来,跌跌撞撞跑出屋子。

  “……荡荡游魂,何处留存,三魂早……宁宁,不是让你别出来吗?你出来做什么,快回去!”

  路奶奶看着陷入昏迷的小孙子,不放弃的对着火焰闪烁不定的招魂灯念时,察觉到路安宁跑出来的声音,就焦急的回头让路安宁回去。

  然而,路安宁没有听路奶奶的吩咐,而是有些倔强的跑到睡在小床边的路安杰身边,集中所有意志的盯着他昏睡的小脸看。

  “宁宁!”

  路奶奶看路安宁目不转睛的样子,猜到她要做什么,着急的抬手遮住路安宁的眼睛,想打断路安宁要做的事,路安宁却在她手还没有触碰到她眼的时候,冲破了路岱川给她眼睛下的禁制,看到了她想要看的东西。

  她看到路安杰泡在猩红的忘川河中,被她背出来的上一世,也看到他喝下孟婆汤,走下奈何桥后经历的这一世。

  ……………

  纯白的产房外,头发上还沾有血迹的新生儿,被护士抱出来,她跟等候在外的家人,一起期待迎了上去

  蓝色的婴儿房,开始牙牙学语的路安杰,被妈妈抱着教说话

  青色的草坪,才会走路的路安杰,一边嬉笑着叫着“姐姐,姐姐”,一边跌跌撞撞的追在她身后

  灰暗的雨天,两岁半的路安杰,打着小雨伞穿着小雨鞋,跟在爷爷路岱川身后,兴高采烈去接她放学

  漆黑的夜里,三岁的路安杰睡在卧室,突然被她崩溃大哭的声音给吵醒,拿着爷爷路岱川给他做的小木剑跑去她房间,半路却被早一步赶去她房间,从她口中知道爷爷在外出事的爸爸抱起,一家人连睡衣都没来得及换,匆匆跑下楼,焦急的开车赶回老宅,半路却被早一步知道路岱川去世的仇家,埋伏的出了车祸

  ……………

  路安杰的前世今生,似快进播放的电影,眨眼间被路安宁看了一个遍。

  路安宁以旁观者的视角,看了弟弟成长,也看到了那场夺去她父母生命的车祸。

  橘色的路灯下,疾驰的汽车,被突然从地面钻出来的黑手掀起,在空中翻腾后重重的反砸在地上,她的父母在最危急的一刻,用最本能的行动把她和弟弟护在身下,帮他们挡下了所有的伤害和攻击。

  “宁宁,快停下,别看了!”

  路奶奶遮住了路安宁的眼睛,路安宁的脸色却在同一时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的寡白下来。

  看着路安宁变的面无血色的样子,路奶奶心惊的知道路安宁已经动了天眼,她一边快速的伸手抱住动用天眼,可能会脱力的路安宁,一边心急如焚的出声,让路安宁别再透支生命力的看下去。

  然而这时的路安宁,已经忍着混身乏力看完了他们一家四口经历的那场车祸,追着看到了路安杰在车祸中,魂魄被吓出体内后经历的事情。

  “奶奶我看到弟弟魂魄现在在哪里了,我看到了!”

  路安宁看到弟弟魂魄现在跑去的地方,就快速的闭上了眼睛,切断看他未来的视角,然后再睁眼看着短短十天之间,为丈夫,为儿子儿媳,为孙子孙女,快油尽灯枯的路奶奶,有些欣喜的告诉她,她找到路安杰了。

  “宁宁,你是不要命了啊!”

  只是路奶奶并不为这件事欣喜,反而是看着路安宁变的毫无血色的脸,有些生气的斥责起路安宁破了她天眼的禁制。

  “奶奶之前跟你说了,我会把阿杰找回了的,让你好好养身体,你怎么那么不听话的动那能力,你知道你爷爷废了多大劲才给你封住的!”

  路奶奶抬起手,气的想拍路安宁几下,却又心疼安宁心疼的拍不下手。

  她这孙女苦啊,天生就是容易招阴生病的阴体,常常因此生病而比一般人体弱几分不说,她还生了一双能通神,见鬼,看众生过去和未来的天眼。

  天眼不是凡人能开的,或者说不是凡人体质能承受的。

  天眼能通神和见鬼,凡人还可以有气运拥有,可是看众生过去和未来,窥见天道,则不是凡人能有福承受的。

  因此每动一次天眼看众生过去或未来,特别是看未来,路安宁都需要付出一些代价,而最直接的代价是折损她气运中的生命力。

  路安宁出生后,若不是她爷爷路岱川是一位阴阳先生,知道一些能人异士,而背着路安宁一一去拜访求助,最后都不知道跑了多少地方,才从一位归隐密林的老和尚手中求得了一种密法,给路安宁封住了看人过去和未来的能力,让路安宁得以不再耗损生命力,开始只比常人体弱几分的长大。

  不然的话,以路安宁驾驭不了天眼的凡体,她可能因为控制不了天眼,看到不该看的东西,折损寿命,折损的活不过十岁。

  “弟弟可以慢慢找,奶奶说了会想到办法的,宁宁,你急什么啊,现在破了禁制,你以后可要怎么办啊!”

  路奶奶只要想到路安宁三岁前,还没被封住那能力,经历过的几次病危,就担心现在才17岁的路安宁以后的身体,担心的红了眼。

  “奶奶,弟弟的魂魄不能慢慢找了,他今晚若是再不回来的话,以后可能都回不来了。”

  路安宁缓过状态来,就把她从游魂们口中听到的信息,告诉了路奶奶。

  路奶奶愣了下,下意识的出言反驳了路安宁的这个说法,从一边放着招魂灯的长桌上,拿起上面敞开放着蓝皮线装书,指着上面路岱川写的一段关于小孩掉魂的文字给路安宁看。

  “你弟弟魂只跑了十天,还有十一天才是危险期,这些你爷爷在上面都记录着呢。”

  路奶奶自己是不懂玄术的,今日给跑掉魂的路安杰做,完全是按照丈夫路岱川留下的笔记行事,为了孙子路安杰的安危,她很仔细的翻阅了路岱川多年总结记录下来的笔记,很清楚路安杰跑走了七魂,在二十一天内不找回来的危险性,现在才第十天,时间并没有路安宁说的那么紧迫,只是

  路奶奶突然想到一种可能,心慌慌的抓住路安宁的手问。

  “可是你弟弟的魂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