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打脸(1/2)

加入书签

  爱本文的小天使已经和本文见面了,?不怎么爱的要等等了。

  “拍几天戏,你说给我三万块,这三万块有多少?够养我…不是够一家三口花多久?”路安杰数了几遍指头,?也数不出三万这个超出他现在只知道的数量,只知道这个三万比一百多很多,?只是要多多少他算不清,?因此不知道这钱够用多久。

  “三万块给一家三口花,?可以花多久?这个问题,?要看这一家三口是些什么人,具体怎么支配这些钱了。”男子被路安杰突然冒出的问题,弄的有些摸不着头脑,所以顺着路安杰的话反问他。

  “一家三口,就是奶奶、姐姐和我。钱就是用来给我们一家三口吃饭,?给我和姐姐交学费,?还有给奶奶看病的,这够我们花多久?够一年吗?”路安杰想到他来龙源寺前,?奶奶跟他说家里钱都给他交学费和伙食费,?就有些忧心的问找他拍戏的男子。

  “你家里只剩个奶奶和姐姐了啊?”男子有些惊讶到看着一身气度的路安杰,?怎么也想不到对方居然是个孤儿,?同样因为路安杰透露的信息,男子误会的以为路安杰家庭有些贫困,脑补过多的想出路安杰家里,?只剩下需要看病吃药的老奶奶和跟他年岁差不了多少姐姐,?路安杰姐弟两人一个因为家里养不起,?被送来龙源寺当小和尚,一个可能在家连学都没钱去上。

  “孩子,看你这么缺钱,你答应叔叔拍戏,叔叔给你多加五千的片酬,给你三万五,还用这部戏把你捧红,当童星。你可要知道,我现在执导的电视剧《寻仙记》,里面可是有现在最当红的明星李子琪和陈柯做男女主角,你需要扮演的角色虽然戏份不多,可角色在剧情里却至关重要,大部分戏份还都是和男主女主搭戏,有他们扶衬你,你只要本色出演,演好这个角色,你被他们带着不红都难。”

  男子看着路安杰精致的小脸,想到他在一群穿着一模一样的小和尚中,一眼就锁定路安杰的情况,有些激动给路安杰画当童星的星路。

  “只要你靠我的这部戏红了,凭你这张脸,儿童类广告代言,其他影视作品的邀约,完全送到你手上来,可以让你接到手软。到时候,你靠这些赚的钱,可不止我这3万5了,可以翻十倍百倍,你一家三口,完全可以过好日子。”

  “安杰,他是个大骗子,你别听他乱说,童星哪有那么好当的。你现在告诉他,你不拍他的戏,让他离你远一点。”

  路安宁飞近男子和路安杰的时候,正好听全了男子诱哄路安杰拍戏的话,狠瞪了看不见她的男子一眼,让能看见她的路安杰,拒绝掉他。

  “孩子,你现在愿意跟我去拍戏了吗?愿意的话,告诉我你奶奶的联系方式,我和她谈你拍戏的合约。”

  男子感慨完,发现路安杰对他说的话,听的有些心不在焉,眼神一直往他身后飘,以为路安杰是人小听不懂他说的那些话,准备找路安杰的监护人,路奶奶谈这件事。

  “路安杰不许告诉他家里的电”

  “电话是1”

  路安宁吩咐路安杰拒绝男子,路安杰并没有按路安宁的吩咐,拒绝掉找他拍戏的男子,反而是在男子发现他眼神游离的盯着路安宁看,误以为他听不懂他的话,跟他要监护人路奶奶电话,和路奶奶说他拍戏这件事时,不顾路安宁的警告,跟导演报了一组电话号码,让那男子导演喜滋滋的离开后,才去回应因为他自作主张的行为,气的跺脚的路安宁。

  “姐姐………”

  “哼!”

  路安杰小声的喊路安宁,路安宁生气的没有理他,转身打算快点飞回家,在男子打电话给路奶奶的时候,让路奶奶拒绝掉男子导演找路安杰拍戏的事。

  路安杰见路安宁来了又走,追了几步后想到路安宁会阻止他拍戏的事,又停住脚步,转身向另一个方向跑去。

  ***

  路安宁快飞回家的时候,还不到早上6点,她从她卧室开着的窗户飞进的时候,发现小鬼们都安安静静等站她床边,没有来窗边迎接她的小鬼,察觉到她卧室里不对劲的气氛。

  果然,等她完全飞进卧室,就看到了坐她床边,拿着她放卧室床头柜的定魂珠,表情严肃的奶奶。

  路安宁看到她奶奶,就知道她偷偷走魂的事情,被奶奶发现了,一时间有些不敢回体内。

  “要我也给你叫魂吗?”

  路奶奶看不到路安宁,但她能听到小鬼们在她身边走路的声音,所以猜到路安宁魂体回到卧室,而出言催促她。

  路安宁听路奶奶这么说,也只能硬着头皮飘回身体里。

  “醒了就别装睡了。”

  路安宁魂魄回到身体里后,没多久人神合一行了过来,却没有睁眼装睡,但被路奶奶揭破只能睁眼,对着路奶奶傻笑。

  “别笑,现在你给我好好说说,你都去做了些什么!”路奶奶拿起路安宁身上带着的布包,把里面的东西一一拿出来。

  “没做什么啊,就是想阿杰,跑去看他”

  “这里面是什么?”路奶奶拿到路安宁用来装已经被打成侏儒的恶鬼的罐子,表情凝重的问路安宁。

  “没什么啊。”路安宁可不敢告诉路奶奶她对恶鬼们做的事。

  “没什么,那我揭开看看。”路奶奶动手要扯走封住罐子的红布,急的路安宁一把抢过来说,“不能扯。”

  “里面果然有东西,宁宁,你给我老实说,你今晚到底去做什么了!你弟弟说,你今晚戾气很大,你是不是带着打棺鞭去找害死你父母的恶鬼了?”路奶奶看着路安宁系在腰间的打棺鞭,想到路安杰打电话跟她说的事,觉得她最近忙着奔走安排路安宁姐弟的事,一点也没有察觉到路安宁身上并不比路安杰小的戾气。

  “你爷爷把打棺鞭交给你,是让你防身,并不是让你用此手法去报复恶鬼,你爷爷传到这根打棺鞭近六十载,真正下实鞭打鬼身,不超过六十鞭,而你拿到打棺鞭几天,一晚上,你就下了多少实鞭才弄出这东西。”路奶奶指着路安宁抱着的小罐子,有些痛心的说。

  “宁宁,打棺鞭打鬼,打一下鬼就矮三寸,这对鬼怪太过阴毒的惩罚,不到万不得已,打棺鞭不能乱打啊,不然要损大阴德的。你爷爷一世行善积阴德,都不敢乱用打棺鞭,你生来就不顺遂,今日还乱用打棺鞭,损你阴德,你是不是想要一世孤苦下去………”

  路安宁抱着小罐子,低头沉默的听着路奶奶的话,不反驳她,但也不附和。

  “宁宁,打棺鞭给我帮你保管,你以后不能再如此肆意妄为。”路奶奶看得出路安宁并没有听进她说的话,叹了口气,准备先收回打棺鞭。

  路安宁对此也没有异议,乖乖的把打棺鞭收盒子里,递给路奶奶,没有打棺鞭,她自己也能在做一根打鬼鞭,虽然威力没有传了几代人的打棺鞭强,但是能让鬼矮三寸的效果在就好了,她就要让害得她家破人亡的恶鬼,统统变为侏儒小鬼!

  “宁宁,你也不能背着我私自用柳枝做鞭!”路安宁递给路奶奶打棺鞭的时候,路奶奶似听到路安宁心音一样,出言警告路安宁,路安宁敷衍的“嗯”了一声,路奶奶就知道她这孙女百分百要阳奉阴违,继续做她下了决定不会改的事。

  “宁宁,难道你也想让我送你去庵里化戾气吗?”路奶奶有些恨铁不成钢的看着路安宁,“阿杰上一世,身为佛前童子,都能被仇恨的戾气逼入了魔,这一世你也想渡化不了阿杰,自己先入魔吗?”

  “那父母的仇不报了吗?”路安宁听路奶奶痛心疾首斥责她的话,有些委屈的反问。

  “奶奶不是让你以德报怨,什么也不做,毕竟圣人都说过,以德报了怨,用什么去报德?奶奶只是希望你不要再报仇的过程中,把自己也别成另一只恶鬼。”

  路奶奶见路安宁终于听进她的话,变得平和了一些的气息,伸手帮路安宁捋了捋她的长发,继续道,“宁宁,别被仇恨迷了心,这是你父母,你爷爷都不会希望看到的。”

  “我知道了。”

  路安宁听路奶奶的劝解,闭眼沉思了一会,再睁眼深呼了口气,然后揭掉了装恶鬼罐子的红布,把里面没有多少鬼力,还矮小的不到十公分,已经算不得什么恶鬼的鬼魂放了出来。

  “滚吧,我把你打成这样,就不让你魂飞魄散了。”路安宁提着已经算是侏儒小鬼的“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