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报恩(1/2)

加入书签

  爱本文的小天使已经和本文见面了,?不怎么爱的要等等了。  路安宁把心里最真实的想法跟刘佳悦说了后,刘佳悦想到路爸爸和路妈妈去世,?留路安宁姐弟的事沉默下来,?她一直不知道要怎么安慰路安宁,?也不敢主动提这件事,很怕不小心触碰到路安宁的伤口。

  “那我考完试也不玩了,跟你一起码字,?到时候我们一起拼字,一起冲金榜。”刘佳悦故作轻松的搂住路安宁的肩膀。

  路安宁回头对她笑笑,?刘佳悦见路安宁开始点编辑编辑黛雪头像,想到编辑黛雪找路安宁是关于小说影视版权的事,?很为路安宁高兴的说。

  “安宁,黛雪编编找你,?肯定是有人要买你《旧梦前尘》的影视版权,?按《旧梦前尘》在晋/江的热度和口碑,参考前段时间l大大卖出的那本,热度没有《旧梦前尘》高的小说影视版权费,你的《旧梦前尘》怎么也要买的比她那本的二百万高。还有安宁,你的《旧梦前尘》里面还写了三十多个故事,这些故事,都很独特,?每一个单独挑出来都有被影视化的价值。”

  刘佳悦分析到最后,?替安宁激动的都快喊出来了。

  “安宁,?我觉的《旧梦前尘》的版权费,?根据每个故事的价值来单买的话,可能二百万还能翻一番,甚至更多!”

  路爸爸路妈妈去世,刘佳悦除了担心路安宁的心情外,还担心路安宁姐弟以后的生活费用。

  路安宁自己还是个需要父母抚养的学生,家中却还有个刚刚开始上学的弟弟,和听说身体不是很好的奶奶。

  这样只剩老小的家庭,处处都要花钱,家里却失去了经济支柱,看起来以后生活费用的来源,都需要路安宁扛起来。

  路安宁之前说要多码字赚钱养家,刘佳悦支持路安宁的打算,内心却对路安宁要走的这条路,抱有忐忑,写文不出版不卖版权,只靠纯读者订阅和打赏,这样的收益来源太不稳定性太大,也太累还是学生,没大把空余时间码字的路安宁。

  可是现在,路安宁最火的小说要被卖版权了,这在刘佳悦看来是一笔“巨款”,可以让路安宁姐弟和奶奶的生活,至少在五年内有保障。

  “安宁,真好,你现在买了《旧梦前尘》的影视版权后,肯定有机会再卖出第二本,第三本,你在晋/江的名气也会更高一点,离大神之位也会更近一些。”刘佳悦畅想路安宁的未来,高兴的搂着路安宁兴奋的叫了起来。

  “我不会卖《旧梦前尘》里面故事的版权的。”

  路安宁的话,似冷水浇熄刘佳悦动激动,让她不解的问路安宁为什么不卖《旧梦前尘》的版权。

  “我不卖《旧梦前尘》这本书,是因为《旧梦前尘》里面的传奇故事,都是孟婆婆讲给我听的,我书写这些故事,也完全是复述孟婆婆讲的语言,所以这些故事都不能算我的创作。这本书,只是用作怀念孟婆婆给我讲故事的时光,我从没有想过利用此赚钱。”路安宁跟好友说着她不会卖《旧梦前尘》根本原因。

  五年前,路安宁来晋江写《旧梦前尘》这本火遍全网的小说时,小说名还不叫《旧梦前尘》,而是叫《孟婆婆讲故事》,一个完全不符合晋江画风的名字,可能一百个人看,九十九个不会点的扑街名。

  不过那时候,路安宁并不介意《孟婆婆讲故事》这本书点击,她只是在那段时间,被爷爷禁止和孟婆来往,她暑假有些怀念孟婆,而开了这本小说,所以名字取的很直白。

  “《旧梦前尘》这篇文,我断断续续在晋/江写了五年,一直因为题材和文名,在三年前都没多少人点进来看,后面是我在码它的时候,发现敲打键盘码字的乐趣,也开始学你一样,开始写我自己看到或想到的故事,去年凭借我写的《人形自走见鬼见鬼实录》这文,被编编洛书签下,做了晋/江签约作者。”

  “当时编编看我三年,没数据还坚持写了一百多万的《孟婆婆讲故事》,好奇看了下这篇文,发现里面故事的传奇吸引人处,就想让我改文名,让《孟婆婆》小说倒v上榜单做推荐宣传,那个时候我就拒绝让《孟婆婆》入?v收费了。”

  “对哦,我忘记你在《孟婆婆讲故事》被晋/江做大推,大火时也不让《孟婆婆讲故事》入v,还被挂碧水的事了。”刘佳悦想起这两年来,路安宁一直坚持不做,引发很多人讨论的事情。

  “安宁,为什么这次他们看中的小说,是你《孟婆婆》这本,要是其他小说就好了。”刘佳知道路安宁一直有自己的原则,所以没有劝路安宁卖《孟婆婆讲故事》这本小说的版权,而是为路安宁觉得可惜,可惜被看中的小说,不是路安宁另外三本小说。

  ****

  路安宁对此倒没有太大可惜,因为自《孟婆婆讲故事》这本书,被她家编编发现装有几十个很引人入胜的传奇故事后,就算她坚持不入?v给网站赚钱,也眼光独到的发现这本书中孟婆口诉的传奇故事能成经典,就在路安宁坚持不入v的情况,也力排众议在晋/江大推它,让其大火起来。

  改名为《旧梦前尘》的《孟婆婆讲故事》大火之后,路安宁面对一直再加价的版权邀约,她考虑的一直很清楚,就是不卖《孟婆婆》的版权,也不出版,就算被编编劝说买版权不仅仅能得到大收益,也能提升名气,带动她其他小说卖版权,她也不心动。

  不是自己创作的故事,路安宁并不想占为己有,更不用说这些故事是孟婆婆为哄她开心,而把她在奈何桥上看到的事情,编成动人的故事讲给她听,这是孟婆婆用心为她创造的故事,所有名利都应该归到她身上。

  “答应孟婆婆偶尔去看她,那么下次我去看孟婆婆,也许可以告诉她这件事,告诉她,她讲到传奇故事,被很多人喜爱,也许孟婆婆会高兴”

  路安宁跟刘佳悦说完话后,一边因为想到孟婆,而有些天马行空的想去看她的事,一边点进了编编黛雪的跳动的头像,查看他发来的信息。

  “黛雪编编,为什么就不放弃呢,我都一直声明不卖了”路安宁一目十行快速浏览着,惯性思维的以为黛雪编辑发信息,应该是又接到一个愿意出高价购买《孟婆婆讲故事》影视版权的邀约,习惯性的来询问她这次愿不愿意卖,可是等她看完黛雪编编发来的几条信息,才发现她似乎想错方向了。

  这次黛雪编辑找她,不是为了《孟婆婆》卖版权的事,而是来告知路安宁,《孟婆婆讲故事》小说里的一个故事,被人改编拍成电视剧了。

  “安安宁,你这是被抄袭了!我去,谁这么不要脸啊!”刘佳悦和路安宁一起看的信息,看到前半段信息,知道《孟婆婆》小说里的故事,被人改了名字和一些情节后,冠了其他编剧的名字投拍了电视剧,气的都看不下去的骂了句,路安宁则忍着气愤往下看,看到了是哪家公司这么做的。

  “剑宇文化传播公司,是哪家公司?”路安宁看到公司名称,觉得有些耳熟,却想不起具体情况。

  “查一下,看看是那家不要脸的!”刘佳悦也不知道,路安宁也就准备退出q,用手机浏览器查信息,然而路安宁操作手机退出q软件的的时候,软件却一直退不出去。

  “这破手机,不会死机了吧?关键时刻,要不要再来气人!”刘佳悦手机一直退不出q软件界面,气的伸手从路安宁手中拿过手机,她查看死机原因时候,手机很突然的震动狂“嘀嘀”起来。

  “佳悦,手机快给我,你别看!”

  “你不需要我帮你,你找谁帮你,现在的抄袭侵权官司就是个烫手山芋,没几个律师爱接!更别说你还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作者,人家一个大公司,律师团都不知道多少号人,你要想不吃大亏,不找我,找谁!”李景泽看路安宁给他甩脸子,气的不行,想扭头就走,甩手不管路安宁。

  只是等李景泽提腿想走,右腿脚踝传来的隐隐作痛,让李景泽不受控制的想起昨夜,他连着做了三遍的噩梦,而按耐住情绪和路安宁说话。

  那个噩梦里,他一开始是坐在他开的律师事务所内办公,期间在桌子上看到路安宁小说被抄袭侵权的案子。他不关心路安宁这个外甥女的事,也不想接这类赚不到多少钱,赢率不大的官司,所以拿起那份文件,站起来准备丢到碎纸机。

  但是在梦里,他怎么也站不起来,他挣扎的筋疲力尽也没起来,下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