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3观音(1/2)

加入书签

  爱本文的小天使已经和本文见面了,不怎么爱的要等等了。  “田大伯,?我先帮你把身上的镇魂钉取掉。”路安宁忍下对田大伯遭遇的难过和对凶手的愤怒,?上前把钉在他魂魄上的镇魂钉给拔掉。

  “姐姐,我也来帮忙!”

  路安杰见路安宁动手,?也跟着去帮忙,?其他跟着他小鬼,?因为田大伯身上压着凶器斧头,而都纷纷不敢上前,躲得远远的。

  “田大伯,?到底谁生出这歹毒的心,?把你囚禁于此的?”

  路安宁和弟弟一起给田大伯拔去钉入四肢的镇魂钉时,仔细的查看田大伯的死法,越看越让她气的发抖,忍不住再次开口问田大伯杀害他的人是谁。

  杀死田大伯的人,在路安宁看来,?他内心真的非常歹毒,会在杀死掉田大伯后,?还不放过田大伯鬼魂,用镇魂钉和杀人凶器再“杀”一次田大伯。

  镇魂钉,?对于活人,?钉在身上的钉子只是普通的长钉子,可是对于死去的人,?则是一种能透过死人尸骨,?钉到死人魂魄上的镇魂利器。

  镇魂钉,?若是被用来钉在死人的头盖骨,死去的人魂魄就会被钉死在尸骨内,永世不得离开。若是被用来钉在死人的其他部位,那死去人被钉过的部位,魂魄就会永远带着这颗钉子和伤口。

  田大伯死前被挑断手脚筋,若是没有被钉过镇魂钉,他化为的鬼魂后,死前受到伤害,死后魂魄只会带一个表相,不会带着生前的痛苦和残缺,他还能正常运用手脚。

  可若是田大伯死前,被砍断手脚筋部位的伤口,被钉过镇魂钉后,田大伯死后不仅会带着被砍断手脚筋痛苦,还会死后也续不起筋脉,动不了手脚,逃跑不得。

  而杀人凶器,本身因为杀过人,见过血,凶器本身就带上了戾气和煞气,是镇鬼的一大利器,普通鬼魂被压上这类东西,就动弹不得,被凶器杀过的鬼魂,因为死在其上,这把凶器若是长久的压在逃脱不了的鬼魂上,还会在“杀死”鬼魂一次,让鬼魂魂飞魄散。

  杀害田大伯的人,就是联合运用镇魂钉和杀死田大伯的凶器,把田大伯死死的囚禁在这里,慢慢魂飞魄散。

  这也是为什么她爷爷路岱川在算出田大伯已经遇害后,拿出招魂幡招他的魂魄,也没有招来他的魂魄的缘故,因为田大伯被以这样的手法被囚禁在这里,是连地府的鬼差也找不到他。

  “凶手好阴德的心思,这么做,怕就是不想让田大伯死后,去地府告状。”路安宁想到路岱川以前救助一个如田大伯这样,被凶手镇压囚禁在荒地,无法去地府报道的鬼魂的事,那次路岱川跟她说过凶手这么做的目的,就是不想让被害者去地府报道。

  在地府,鬼魂若是非正常死亡,都有机会跟判官或阎王爷伸冤,让害死他们人鬼怪,在地府这边也要背上官司,接受地府的刑法。

  “田大伯,你还替那恶徒遮掩什么,快告诉我谁害的你,我好告知田大哥,让那恶徒被绳之以法,生前死后都得到应有的惩罚!”

  路安宁见田大伯一直对她闭口不谈凶手的事,忍不住为田大伯着急的催他说。

  田大伯本不想告诉年纪还小的路安宁凶手是谁,让她看到人性的丑恶面,可看路安宁真心实意的为他愤慨着急,都急红了眼,只能叹了口气,告诉路安宁杀死他的人是田明。

  “田明,不是田三伯家的儿子吗?他不是你侄子吗?”路安宁没有想到对田大伯下手如此狠毒的人,是田大伯的亲侄子,“我记得田三伯去的早,你一直帮衬照顾他家啊?”

  路安宁想到田大伯和田明的关系,完全想不通对方为什么能对,给过他帮助的亲人下毒手!

  “不提他为什么害我,听了会污了你的耳朵,现在天快亮了,平平,你快带着弟弟回家吧。”

  田大伯没有说出田明杀害他的原因,弄的路安宁有些不解,什么样的原因会不适合她听到。

  ………

  “阿明,你不是说你出车祸了吗?你现在怎么……”

  “老东西,你还真好骗,我说我出车祸,没钱去医院救治,你就巴巴的跑来给我送钱。让我看看你带了多少钱。”

  …………

  路安宁脑子里想着田明杀害田大伯的原因时,因为一直看着田大伯,天眼不自觉开启来,看到了田明没有出车祸,却骗田大伯他出车祸需要钱急救,把田大伯深夜骗去“车祸”现场救助他。

  田大伯到了现场,田明马上动手抢田大伯带去救他的钱,田大伯不愿意给,两人一边抢钱,一边吵了起来。

  ………

  “老东西,之前老子去跟你要钱,却说没有,这次怎么能带这么一包钱。”

  “阿明,之前不给你钱,你是拿去烂赌和吸/毒,我给你钱就是害你,你快把钱还给我,这些钱啊——”

  之后田明在抢到田大伯带去的钱后,发现里面有几万块,按计划以残忍的手法杀掉田大伯。

  …………

  “姐姐,别看了!”

  路安杰发现她是对田大伯动用了天眼,急忙拍了她一下,阻止她继续看下去,让路安宁正好看完田明杀害田大伯的原因。

  “有的人还真是狼心狗肺!”路安宁被路安杰提醒的闭上了眼睛,切断了继续看下去后,忍不住一肚子郁气的感慨。

  “田大伯,明天一早我再来这里,帮你把斧子拿走,这样你就能完全自由了。”

  路安宁平复好心情后,睁眼和大伯说第二天取凶器的事。

  她现在是魂体,拿不了实物,只能取走化为法器带在田大伯魂魄上的镇魂钉。

  “平平大侄女,明天就不麻烦你了,你帮我告诉你田大哥,让他来此就好了。”田大伯很不好意思再麻烦路安宁,想让他儿子田天来取这镇压着他的凶器。

  “田大哥在r市,明天赶到这里,还不知道什么时候了,我回去就动身过来,明早就能到这里了。”路安宁不同意田大伯的打算,田大伯听后说他不急着获得自由,坚持不让路安宁一个小姑娘跑这里来取杀人凶器,不说杀人凶器不适合一个小姑娘来取,就说这荒郊野岭的地方,也不是她该来的。

  “这山上很多虫子,把你吓哭就不好咯。”田大伯看着路安宁露出了他一贯慈蔼的笑容,对她说着他不想麻烦她来此的原因之一。

  他可是一直记得,路大师家的大孙女,是个小哭包,胆子很小,怕鬼也怕虫子,好多害怕的东西,最经不得吓唬,反到是他家小孙子,也不知道咋长的,天生胆子贼大,天不怕地不怕,什么都敢做,这其实也是田大伯会忍不住开口叫他帮忙的原因,要知道,之前路安宁一个人从山下飞过的时候,田大伯察觉到了,但怕吓到路安宁,后面没有出声。

  “大侄女大侄子,天快亮了,你们快赶回家,别让你家里人担心。大伯今天谢谢你们了。”田大伯催着路安宁姐弟回家,路安宁看天色的确快天亮了,也的确该带着弟弟赶着回去了。

  “田大伯,你等我哦,明早我就来取斧头。”

  路安宁回头告知田大伯她明早再来的事,不等田大伯说拒绝的话,牵着路安杰的手飞起来,快速的飞下山,留田大伯想劝她别来的话也说不了,只能目送路安宁姐弟带着一群小鬼离开。

  ****

  “进去吧,奶奶都等急了!”

  路安宁带着弟弟从她卧室的窗口飞进去,看到他们奶奶正有些焦急的坐床边看着昏睡的她们,就催促路安杰魂魄回体。

  路安杰听话的飘入他体内,路安宁魂体在外看着他醒来,叫了路奶奶一声“奶奶”,被路奶奶激动的抱住后,才放心的也回了身体,然后慢慢醒来。

  “奶奶,你怎么打我啊!”

  路安宁还没有睁眼就听到了路安杰哀嚎的声音,等睁开眼就看到脸上还带着泪痕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