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9井盖(1/2)

加入书签

  爱本文的小天使已经和本文见面了,?不怎么爱的要等等了。  刘佳悦的声音刚落,手机扬声器中,传出一个怨毒的女声,?诡异的隔着空间,阴森恐怖的喊路安宁的名字,?让路安宁听的后背起鸡皮疙瘩。

  “佳悦,快取电池,?强制关机”路安宁看到刘佳悦拿着的手机屏幕中,出现了一个头发披散着遮住面容,?趴在地上无腿的女人,?开始快速的向镜头移动,似要爬出手机屏幕,?拔高了声音催促刘佳悦扣电池强制关闭手机,切断之后的画面。

  “我来自远古的小姐姐,现在都是一体式手机,?不能抠电池了。”

  相对路安宁的紧张,?刘佳悦则是很轻松,一边表情淡然的盯着手机,观看里面已经快速爬到镜头前,露出残缺了半张脸恶意吓人的女鬼,?一边还有闲心吐槽路安宁落后的科技常识。

  “你不是路安宁,路安宁呢!”

  手机视频里出现的女鬼,?瞪着唯一一只快掉出眼眶的眼珠,?质问拿着手机出现在她面前的刘佳悦。

  她特意凹出那么多恐怖姿势,?为的就是吓唬路安宁,怎么现在出现一个,看起来一点也不怕她的女生。

  “路安宁呢,你让她来看,我要给她表演吃眼珠!”女鬼带了些想吓唬刘佳悦动心理,在刘佳悦没有叫路安宁前,抬手抠下自己的眼珠。

  然而,女鬼取下她血淋淋的眼珠,用空洞洞很骇人的眼洞去看刘佳悦,发现刘佳悦居然露出了一脸…很兴味的表情。

  “………”

  “鬼大姐,你咋不继续呢,我看的正有趣嘞,你快再给我表演个活吞眼珠,快快快,表演完,我看得过瘾,明天给你烧纸,或者给你发个1毛钱红包!”刘佳悦见女鬼似乎不知道该做什么,停顿住动作,声音很兴致勃勃催她。

  “谁tm要你一毛钱红包啊!打发叫花子呢!砰!”女鬼被刘佳悦把她当小丑的话语激怒,破口大骂了刘佳悦一句后,把她手里拿着的眼珠砸向刘佳悦,因为她能力的限制,眼珠砸不出手机,最后撞上手机荧屏,血花四溅的爆炸开来。

  “嘘——鬼大姐,不错嘛!”刘佳悦似看到喜欢的场景,激动的吹了声口哨,把已经用了压箱底吓人手法的女鬼,气的切断了视频。

  “这样就走了,真没劲!”刘佳悦看着恢复正常的手机,不屑的吐槽了一句,之后在路安宁一脸被她“虎气”震住的发呆表情中,笑嘻嘻的开始点开路安宁信息栏中,一直被路安宁无视不看的信息。

  “切,都什么年代了,还发这种恐怖信息和动图来吓你,这些鬼还真是没点长进。”刘佳悦查看了几个挂着恐怖图片做头像的q号,给路安宁发的信息和图片后,嫌弃的没有继续再看,而是抬头看着对她欲言又止的路安宁,发表了她对此的最终点评。

  “这些动图真是弱鸡,要说恐怖,还没有陈谋安新拍的《鬼面》开篇吊在房梁上的鬼婴吓人,要说血腥度,也没有a国r级的《杀人狂魔》,这类轻血腥暴力电视剧有feel。”

  “佳悦你不怕这些了?”路安宁实在不敢相信,以前会被这些东西吓的做噩梦,甚至大病了一场的刘佳悦,现在再面对这些东西,会表现的这么无畏无惧。

  要知道,刚刚刘佳悦来,路安宁都还担心小鬼们在她家的事吓到刘佳悦,所以提前交代小鬼们呆厨房不出来。

  “早不怕了。”刘佳悦大咧咧回答完路安宁后,坐回沙发拿着手机随意的点击手机屏幕,退出q软件,然后打开手机浏览器,手指如飞一样,快速的查起抄袭路安宁小说的那家公司。

  “安宁,现在都人手一部手机了,你怎么还不用手机,难道你还怕这些家伙,发的这些东西吗?”刘佳悦一边手指不停的打字,一边状似很随意的问路安宁。

  “我现在刷多了恐怖片和美剧,已经不怕这些东西了,你不会这么多年,还和小时候那样馊胆子,会害怕收到这些信息,才不用手机吧?安宁,你真怂!”

  刘佳悦没听到路安宁的声音,抬头看着一脸不知道说什么的路安宁,故意露出一抹坏笑挖苦路安宁胆小。

  “谁怂了!”路安宁拿靠垫打了刘佳悦一下,反驳她。

  “不怂就继续用手机,现在没手机,你很容易失联的说,你还跟不上潮流,看看你刚刚说的话,我的远古小姐姐,我都快笑死了,都什么年代了,只记得你初一用的那款老式手机结构,还让我扣电池,哈哈哈哈哈………”刘佳悦夸张的看着路安宁大笑起来,弄的路安宁又拿垫子打了她几下。

  “好了,安宁,我说真的啦。”刘佳悦笑着给路安宁打了几下后,伸手抽过路安宁拿着的垫子,抱怀里,收起笑脸,表情认真的跟路安宁说。

  “你可以用手机了,那些爱骚扰你鬼东西,吓不到你,也吓不到我。我们都长大了,没那么脆弱了,所以你别再在意当年我被吓到事了。”

  刘佳悦提到她和路安宁这几年都闭口不谈都事,让路安宁安静下来。

  ****

  那年路安宁和刘佳悦刚刚上初一,已经因为小学发生的一些事,成为了知道彼此很多小秘密的死党。

  而当时开学前,路爸爸去外地出差,看到一些小姑娘用手机,心血来潮的也给路安宁买了一部,让她在外遇到事情,能随时联系他和路岱川。

  路安宁那时候得到手机,是有些兴奋和喜欢的,可是没几天,她用的手机,开始频繁接受到恶鬼们给她发的骚扰信息,这些信息无一例外都是带图吓唬她。

  路安宁为此很苦恼,不知道要不要告诉爷爷路岱川,担心路岱川为这件事,责骂又好心办了坏事的路爸爸。

  路安宁现在还记得,她六岁那年,路爸爸从国外出差回来,给她带了套芭比娃娃,然后因为后面发生的事,被她爷爷路岱川骂的臭头。

  其实这件事也不怪路爸爸,因为那套芭比娃娃被路爸爸从国外带回来的时候,检查了没什么问题,后面是到了路安宁手里,才发生了诡异的变化。

  那套娃娃不到一星期,因为路安宁的体质,里面偷偷藏了十多只鬼。

  娃娃里藏了鬼,因为他们躲藏的深,路安宁不用天眼根本没有看到他们,所以很喜欢这套漂亮的芭比娃娃的路安宁,无知无觉的天天带着她们睡觉。

  等路岱川发现那套娃娃不对劲的时候,路安宁已经被那套娃娃影响的开始发烧生病。

  路安宁生病难受,路岱川心疼的大骂了买娃娃的路爸爸一顿,在之后动怒的出手收拾哪群娃娃的时候,一个没控制好,让路安宁看了一幕非常惊悚的画面。

  那套娃娃为躲避路岱川的符咒,鬼哭狼嚎的在路安宁面前,乱飞乱跑乱闹起来……

  这个场面,路安宁被吓的不轻,毕竟之前她还和她们那么亲近,现在这群娃娃却“活”了过来,面目还变的那么吓人。

  路安宁为此做了几天噩梦,半夜常常哭醒,让路岱川又臭骂了路爸爸一顿。

  路安宁始终记得她爸爸,那时候被骂委屈的样子,所以在他买给她的手机,又出现娃娃那时候类似的问题时,路安宁很纠结要不要跟有了孙女,儿子就是捡来的爷爷,说她用手机收到恐吓信息的事。

  这么拖延的后果是,路安宁渐渐习惯了这些信息,不会再被吓到,也就放下不告诉路岱川,避免路爸爸被骂,却没有想到,有一天刘佳悦因为有急事,借她手机用,然后被她手机里的内容给吓到,生了场大病。

  *****

  “你不会还在介意当年我被吓生病的事吧?那只是个意外,是我自己怂,我现在不怂了,完全hold住所有鬼怪,所以你别在怕我被吓,不用手机了。”刘佳悦一直知道路安宁自责那次事件,所以不再用手机的事,这次借再次遇到同类型的事,刘佳悦兜着圈子的说开,就是想让路安宁放下这个心结。

  “以前是我死皮赖脸缠着你做朋友的,你说过我会受你牵连被吓,我拍胸脯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