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鬼神(1/2)

加入书签

  爱本文的小天使已经和本文见面了,不怎么爱的要等等了。  “安宁,?怎么看它追踪啊,?我没看什么变化……咦,?字变了!”

  刘佳悦只是普通的眼睛,能看到之前阴阳两仪图的色彩变化,却不能如路安宁一样,能看到用她血刻绘过的罗盘转动起来的虚态,只能在罗盘追踪恶鬼追踪完成后,给路安宁显示出其所在方位后,看到最终变了样的罗盘。

  “它现在在我西南方,往北游走。”路安宁拿着追踪到恶鬼的罗盘,仔细查看它为她显露方位后记下来,?就按捺不住激动的想翘课追去去诛杀它。

  最后是盘算出对方距她有几百公里远,才打消了路安宁白天动身,?计划等路奶奶熟睡的夜里,?再去追击诛杀掉那只恶鬼。

  ***

  路安宁在放学的时候,抽空去了校长室,见了校长王清云。

  果然王清云如路安宁没来之前猜测的,?他叫她来,是和她爷爷路岱川有关。

  可以看出王清云还记得路岱川对他的几分恩情,见到路安宁第一句话,就是让路安宁节哀顺变,?然后以她爷爷路岱川的旧友的身份,?安慰开导她,?让她不要为家里的变故一蹶不振。

  “安宁,有什么困难都可以跟王爷爷说,你爷爷这么些年,一直帮我很多,当年新建这个学校,也全赖你爷爷帮看的风水,给我省了很多麻烦,所以,安宁,你别和王爷爷客气,有什么事都可以找王爷爷帮忙。”

  王清云提到路岱川给学校选址和新建看风水的事,让路安宁想起六岁那年,她被路岱川带着勘探过她现如今就读学校风水的事。

  那时候的她,在不用上学的时候,最爱黏着路岱川,做路岱川的小尾巴,所以在路岱川出去替人做事的时候,最爱拉着他的衣角,眼巴巴的让他带着她一起去。

  路岱川见不得她可怜兮兮的样子,每次只有不是去处理丧葬镇破等场面吓人的事,都会心软的背着路安宁一起去。

  等路岱川到达东家需他做事的地方,都会先给路安宁在一边支起他自制的小板凳,让路安宁坐好,他再拿出各种法器,给东家办事。

  路安宁在路岱川做事的时候,也都会不吵不闹,乖巧的坐小板凳上,杵着下巴有些小骄傲的看着似乎无所不能的路岱川,在其他人敬佩仰慕的眼神中做事。

  “安宁,这是王爷爷的一点心意。”

  路安宁怀念的想起小时候的事时,没注意王清云的动作,猝不及防的被他塞了个厚厚的大红包。

  “这我不能收!”路安宁把红包还回去,站起来准备告辞。

  “安宁,这其实是我想给你爷爷丧礼的随礼,你爷爷去的急,你奶奶没有给他弄准备丧礼,我………”王清云解释给路安宁红包的原因,想让路安宁接受,路安宁却已经对他鞠了一躬,快速的跑走。

  她奶奶在她爷爷砸w市出事后,没有替他爷爷大办丧礼,除了是因为路岱川在w市以身做诛杀大阵,并没有被相关部门送回遗体,而只能为他立衣冠冢下葬,不好以此办丧礼让人凭吊外,还有也是那段时间,她奶奶没心力推拒掉这些人情心意,直接对外宣布不办大礼,让很多想用随礼对路岱川表示悼念心意的人,都送不出他们想照顾路家准备的钱款。

  现在王清云找机会把没送出的随礼给路安宁,本以为路安宁不会像路奶奶那样拒绝,路安宁却早早被路奶奶交代,不接受外界任何随礼。

  路安宁跑出校长室后,晃晃悠悠的往校门口走去,路上看到刘佳悦站在校门口,一块泰山石前等她,加快了步伐走了过去。

  “安宁,你说为什么这里的石头上,要写“泰山石敢当”这五个字呢?”路安宁走近刘佳悦动时候,刘佳悦盯着泰山石上被提的字,好奇的和路安宁讨论,却从路安宁那里得来了有些过于专业的解释。

  “‘石敢当’的文字记载,最早是在西汉史游的《急就章》:\'师猛虎,石敢当,所不侵,龙未央\'。之后各朝代也都有记载,元代陶宗仪《南村辍耕录》中记载‘今人家正门适当巷陌桥道之冲,则立一小石将军,或植一小石碑,镌其上曰石敢当,以厌禳之’。宋代出土的唐大历五年的石敢当上刻有‘石敢当,镇百鬼厌,百殃,官吏福,?百姓康,风教盛,礼乐昌。’?到唐时,石敢当的功效也从最初的压不祥、辟邪,发展到驱风、防水,辟邪、止煞、消灾等多种功效。”

  “石敢当在不同的地方,也都有不同的样式,有浅浮雕的,有圆雕的,有刻八卦图案,也有什么装饰也没有,只刻有石敢或泰山石敢当的。我们学校这块石敢当,除了题字没有做太多样式。”

  “它被放在校门口,是用来镇校门口正对着的十字路口,自古十字路口,三叉路这些地方,是很容易出现煞气,被人奉为鬼道,即人鬼都走的路,历来最容易出事。所以一些盖在十字路和三叉路附近的建筑为了驱邪挡煞?,会在正对十字路三叉路的门口,放上泰山石敢当,借此压制恶煞厉鬼,以防止它们在此做乱。”

  “安安宁,你怎么知道的那么清楚,听你爷爷说的吗?”刘佳悦为路安宁张口就来的知识,有些瞠目结舌。

  “是啊,当初我爷爷给这块泰山石题字的时候,我好奇问过他,他跟我说的。”路安宁有些怀念的伸手摸了摸泰山石上的刻字,才拉着刘佳悦往家走。

  “安宁,你懂的也太多了,怪不得你会做那神奇的罗盘。”刘佳悦兴奋的围着路安宁说话,路安宁安静的听着,想着她爷爷的事,没有答话。

  路岱川以前避讳教路安宁学习玄术,只会告诉路安宁一些在生活上,对她有帮助的玄学知识,其中风水学,是路岱川觉得常人懂一些也好,不会冲撞什么,所以和路安宁说的最多。路岱川跟路安宁说的时候,以为路安宁人小,也就能听个皮毛,却不知路安宁记忆力过于强大,常常听一遍或看一遍就不会忘记。

  所以在不知不觉,路安宁从路岱川和路岱川的道友身上,偷学了很多东西,而这些东西,路安宁的天资,也如她天生阴体和天眼,生来就是吃这行饭一样,不用人系统的教她,她自己就能融会贯通掌握偷学的玄术外,还懂得举一反三,没有约束的自创一些法器。

  就如今日路安宁用纸做的罗盘,就是她利用她特殊体质,结合她所知道的几种罗盘绘制,而改制出来的。

  路安宁在风水师常用来探测邪祟的罗盘中,下了一种亲缘血咒,以此让罗盘有目的的以她的血为引,找寻和她有父母生死大仇的恶鬼。

  之后路安宁又在罗盘聚阴阳两气的阴阳两仪中,加入她阴气过重的血,化掉其中的阳息,用纯阴息扩大罗盘探寻属阴的邪祟范围。

  “天都在帮我!”路安宁想到她一次就改制成功的罗盘,觉得是命中注定哪群恶鬼要被她找到,让她手刃他们,来替父母报仇。

  抱着这样的心理,路安宁等了几日,终于等来小鬼们关于路奶奶喝下她放了安神药的牛奶,熟睡的报告。

  “姐姐,奶奶睡的很熟,夜里不会起来看你了。”

  路安宁把罗盘等最近她赶制的法器装布袋里后,叮嘱小鬼们不要跟着她出行。

  “姐姐,我们跟着你,不会捣乱,我们还能帮你,你带上我们,我们很有用的?”

  小鬼们正摩拳擦掌要跟着路安宁行动时,被告知不能去,瞬间炸了起来,抱着路安宁大腿央求她带上他们。

  只是路安宁态度坚决的不让他们跟,原因不是怕他们添麻烦,也不是不想接受他们帮助,而是不想她用打棺鞭打鬼的手法吓到他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