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圆满(1/2)

加入书签

  爱本文的小天使已经和本文见面了,?不怎么爱的要等等了。  “自愿的?那姐姐就不打你了。不过,你现在也赶紧让这些小朋友散了!”路安宁有些心安的给路安杰揉了揉小屁股,?她就怕他因为仇恨和心智不全,?利用他魂魄上的优势,?控制一群小鬼走了邪路。

  “姐姐,?你不要赶我们离开老大,老大对我们很好,我们舍不得离开老大,?姐姐,求你,?别赶我们离开老大。”

  几只小鬼听到路安宁让路安杰解散他们的话,不等路安杰说话,就着急的扑过来,?抱住路安宁的腿,让路安宁别赶他们走。

  路安宁有些为难的看着这群不愿意离开路安杰的小鬼,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办,?只能瞪视着路安杰,?示意他自己处理小鬼们。

  只是路安杰人小鬼大,?有自己的主意,一直装傻的不做声,任由那群小鬼哭着磨路安宁,?让路安宁别解散他们。

  “姐姐,?我们孤孤单单也没个去处,?你让我们呆在老大身边,?我们会很听话很听话的。”

  “姐姐,跟着老大,我们过的很开心,你别赶我们走,求你了!”

  “姐姐,求你了!”

  “姐姐”

  “诶诶,你们别跪我啊!”

  路安宁正为小鬼们可怜兮兮的话,弄的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一个小鬼哭着对她跪下,带着所有小鬼跪下,把她吓的差点把抱着的路安杰丢出去,手足无措的只能让他们快起来。

  然而路安宁叫他们几遍,甚至放下路安杰去拉他们,他们都死死的跪着不起来,那泪汪汪的大眼睛一直乞求的看着路安宁,弄的路安宁自己都快被他们可怜的样子带哭了。

  “好吧,我不赶你们走,你们跟着他吧。”

  路安宁妥协,想着一起带回去,找机会把这些小鬼送去投胎,她记得爷爷路岱川前几年,送过几个早夭的孩子,也许她也能学着爷爷把他们送走,而且如果她送不走的话,那就把他们送去几个爷爷或叔叔那里,求他们帮忙,也能算是做功德了。

  路安宁想通怎么处理这群小鬼后,心情放松起来。

  她其实每次见到这样出意外早夭的孩子,或者是长大的婴灵,心中都会为他们生出一股怜悯,希望他们都能早日去转世投胎,不要这么孤零零在人间游荡受苦。

  以前她在路上遇到,尝试着给他们东西吃,可是小鬼们都很防备的跑开。

  “谢谢姐姐,谢谢姐姐,你和老大一样是好人。”

  小鬼们听路安宁不赶他们走,瞬间收起他们的眼泪站起来,抱着路安宁给路安宁发好人卡,弄的路安宁哭笑不得。

  “好了,时间不早了,我们回家吧。”

  路安宁说着,半蹲下身子,想背着路安杰回家。

  “阿杰自己走!”路安杰没有似以往那样,兴冲冲的跳上路安宁的背,而是小手牵着路安宁的大手,表示他要自己走。

  路安宁没有强求的站起来,一边牵着路安杰飞了起来,一边叮嘱他若是飞累了就告诉她,她再背他。

  但是后面很打脸的是,路安杰一路都没有喊累,反而是她连续飞了几千公里,魂体到快进入l市的时候疲惫不堪起来,最后反倒被魂体比常人强大不知多少倍的路安杰给背起来了。

  “背姐姐咯,背姐姐咯~嘻嘻~”

  “嘻嘻,嘻嘻~”

  路安杰背起路安宁,就兴奋的喊了起来,弄的路安宁觉得有些很没姐姐面子的想捂脸。不过路安宁听路安杰和小鬼们都童真快乐的笑声,又觉得心情也跟着他们愉悦了起来,让她得来了最近一段时间里,前所未有的放松。

  然而路安宁这样的放松没过多久,路安杰背着她飞过l市外的一座山的时候,山上很突然的传来一个沙哑粗燥的男声,叫着路安杰小名。

  ****

  “安安大侄子诶!”

  “安杰,谁在叫你?我们过去看看。”路安宁从路安杰背上跳下来,准备和他过去看看,毕竟会叫路安杰小名和侄子,那么应该是他们的亲戚。

  “平平大侄女,你就莫过来,我怕吓到你!”

  然而路安宁刚和路安杰说完话,开始往山上飞的时候,那个男声又很为难的让路安宁别上去。

  “为什么怕吓到我,您是谁?”路安宁不解的问了句,那边就回答说,“我是你们田大伯,不知道平平和安安,你们还记得我吗?我以前也住在古桥村。”

  “田大伯,姐姐,田大伯是”

  “田大伯,原来你在这里啊!”

  路安杰年岁小,不记得田大伯这个人,开口要问路安宁,路安宁却在听到他身份后,欣喜的率先往山上飞去。

  “平平,你莫过来,田大伯,现在的样子会吓到你,你让你弟弟过来帮田大伯一下就好了。”

  田大伯听到路安宁记得他,有些高心,不过听到路安宁靠近他的声音,还是不忘记叮嘱她不要过来。

  然而路安宁却顾不得田大伯的叮咛,急匆匆的飞上山,想第一时间确定他现在好不好。

  路安宁可是记得,她一家还没有出事前一段时间,被儿子田天接去r市享福的田大伯,突然被人给谋害了,但一直没抓到凶手。

  田大伯先是在r市突然失踪了,在外的田天发现后报案,过了快一个星期,警察也没有找到田大伯后,田天打电话跟路安宁的爷爷路岱川求救。

  路岱川知道田大伯失踪后,就用铜钱推算田大伯的生死下落,最先算出田大伯已经遇难,路岱川还自己叹气难过好久,路安宁还记得那天放学,她爷爷把田大伯尸骨所在的大致方位,回馈给了田天后,都没胃口吃晚饭,出去外面走了一趟,没发现田大伯回来这里的鬼魂,还拿出来压箱底的,试图招田大伯的鬼魂过来问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

  然而路岱川那天,用了招魂幡,忙和了一大晚上,也招不到田大伯的鬼魂。

  那时候,路岱川就知道田大伯被谋杀的事件不简单,准备亲自去一趟田大伯出事的r市,找寻田大伯的鬼魂。

  只是在路岱川准备动身去r市的时候,他很突然的接到了上面的紧急求助,需要他前往w市镇乱,这件事因为关系的人命太多,路岱川不能耽搁,所以就先放下田大伯的事,赶赴w市。

  不过离开前,路岱川还跟路安宁说,他解决了w市的事,就直接转去r市找田大伯,当时还很难得的交代路安宁,让路安宁在家里,也多注意来找他求助的鬼魂中,会不会有田大伯。

  “平平,你田大伯是个老好人,心最善了,你见到他,莫管他什么样子,都不要害怕他,把他领进屋等我,知道吗?你要知道,你这田大伯,当年还救过你一命。”

  路岱川离开前,叮嘱路安宁帮助田大伯,怕路安宁不记得田大伯救过她的事,害怕死状不好的田大伯而跟路安宁提了一句。

  然而路安宁不用他提醒,是记得田大伯救她的事情,虽然那时候路安宁才四岁多一些,可是说来奇怪,她的记忆中,一直存在着田大伯救她的情景。

  她记得那天,她和小伙伴在门边玩的正高兴的时候,从路边很突然的“飞”出一辆摩托车,吓了她和小伙伴一大跳,他们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那车子就驶到他们身边。

  那时摩托车上坐了三个人,目的很明确,就是带走她,所以车子一开到她身边,速度都未减半分,她当时被吓的向后退去,车上的一个人,却伸手快速的把她从地上捞起来抱着。

  身体突然腾空的时候,路安宁记得她吓坏了,不仅仅是因为抱她的人是陌生人,还因为她听到跟着摩托车而来的几只好事鬼,对她幸灾乐祸说的话。

  “小不点,你现在可要多流点泪,不然等一会你的眼睛被他们挖走了,可就再也流不了眼泪了。”

  “小不点,你的现在砰砰跳的小心脏,也会被挖走,还有你体内的其他器官也都要被挖走丢去喂狗。”

  那几只好事鬼,一直围着被坏人掳上车吓哭的她,坏心的用各种吓唬她的声音,说着掳走他的人,之后要对她做的事。

  那些事情有些她听明白了,有些不明白,不过这些都不妨碍四岁的她被吓出阴影。

  那一天,对于小小的路安宁真的是一场噩梦,她被田大伯拼的头破血流抢回来后,连续过了好几天她都还会梦到,她被人挖了眼睛,划开肚皮。

  后面几个月就算被家人安抚好,不再做相关的噩梦了,她之后却又经历了几次未遂的绑架,渐渐明白她被几个团伙盯上特殊性,而知道她第一次经历的那场被掳走,对方要挖空她身体所有器官想掩盖的阴谋。

  路安宁知道针对她一家的阴谋后,越对第一次已经成功的被掳走事件后怕不已。

  若不是她幸运的被田大伯救下,等待她的,可能不仅仅是她被挖空器官死去,还可能死后魂魄被拘制成傀儡,生生世世被囚禁利用。

  所以田大伯是她的救命恩人,路安宁不用路岱川提醒,就一直记得很深,没有忘记。

  而路安宁在知道他出事,也是很为他着急,当时还有想过跟着路岱川去r市查明是谁害死的他。只是路岱川去了w市就出事没能回来,路家又接连出其他事自顾不暇,才暂时放下了田大伯的事。、

  “平平,你不要过来,我怕吓到”

  田大伯听到路安宁飞来查看他的情形,还再怕吓到路安宁让她不要过来,路安宁却已经飞山上,看到了他的处境,这一看,路安宁差点没哭出来。

  “田大伯,谁把你害成这样的!”

  “吓到你了!”田大伯看到路安宁上来,看她要哭的神态,第一反应是不好意思,觉得他现在无法调整的扭曲死相吓到了路安宁,有些后悔出声惊动路安宁姐弟,让路安杰来帮他。

  然而路安宁却不是被他扭曲半挂着的手脚,和头颅陷着半把斧头的死状吓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