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打棺(1/2)

加入书签

  “宁宁,你真的要自己去?”

  路奶奶见路安宁取下她手上戴着的定魂珠,有些不安的伸手想给她重新戴上,却被路安宁躲过。

  “我可以求你爷爷的朋友……”路奶奶看路安宁躲过她的手,取下了她带了十多年的定魂珠,眼眶有些红的忍不住再劝了路安宁一句。

  只是路安宁听到她说的话,却加快了速度把手里的定魂珠,放进了一个散发着禅香味的木盒中。

  “奶奶,安杰现在是他自己不愿意回来,王爷爷他们去找安杰的话,安杰会躲起来,不被他们找到。”路安宁合上盖子,小心的把木盒放到了供桌上,转身认真的跟路奶奶解释她非去不可的原因。

  “安杰的魂魄再不回来,就要变成鬼,永远回不到他身体了。今晚我必须去把他带回来,也只有我能把他带回来了。”

  “宁宁”

  路奶奶看着表情变的坚定无畏的路安宁,有些不忍心的喊了她一声,喊完想到她那不争气的身体,又不知要再说些什么。

  是她无用,离开了丈夫路岱川,就护不住孙子孙女了。

  路安宁看到路奶奶陷入自责的情绪中,忍不住抱住她,有些焦急和心疼的安慰她。

  “奶奶,是阿杰不乖,你才叫不回他,你很用,要是没有你,这个家都散了……”

  路安宁知道她奶奶最近有多辛苦,突然失去相伴一生的爷爷,奶奶已经很痛苦了,那时她奶奶不怎么康健的身体就撑不住的进了医院,一度垂危不说,还接连受到了儿子儿媳出车祸死亡,孙子昏迷的打击。

  若不是还牵挂着还未成年的她和弟弟路安杰,她奶奶恐怕也不会接受,家里养了十五年的一只老黑猫,以命换命的给她续命,早撒手人寰,追着她爷爷和爸爸妈妈去了。

  “奶奶,你等一会,等会我睡着了,就去把阿杰抓回来,到时候他醒了,我们就一起揍他一顿,看他以后还敢不敢这么吓唬我们……”

  路安宁故意说着俏皮的话,想让奶奶开心一些,路奶奶察觉到孙女的用心,知道她也在为她担心,眼泪就忍不住落了下来。

  这都是什么世道啊,她好好的一个家,就怎么就这么七零八落起来了。

  路奶奶这么想着,就忍不住带了些怨怪的去看丈夫遗像。

  然而路奶奶这一看,呆住了。

  “奶奶,你别担心,我一定会把安杰带回来的”

  路安宁还在用轻松的语气和路奶奶说话,没有察觉到她身后路岱川的遗像,留出眼泪的画面。

  “宁宁,你先带你弟弟回卧室吧。”

  路奶奶出言把路安宁支出祠堂,路安宁以为是路奶奶被她劝好,同意她去找路安杰,所以没有多想,抱着昏睡的路安杰离开了祠堂。

  路安宁回到了自己卧室,先把路安杰小心的放她床上,然后从她的书桌上,取了她的画册,翻到空白页,在右空白处用画笔速写起她之前天眼看到,路安杰现在所呆到地方。

  路安宁细致的画完那个地方,又在左空白处画了她家的房屋,画完快速的画了一条笔直的路连到之前画的地方。

  “这样就不会走岔路了。”路安宁一边自言自语道说着,一边按记忆,在那条笔直的路上,由远到近的添加上她看路安杰掉魂后,魂魄跑到现在呆的地方,路上有识别性的建筑或植物。

  路安宁画的很快,可是画出来的东西却一点也不粗糙,每个场景都很细致的还原了她刚刚用天眼看到到的场景。

  这样的还原度,不仅依赖于路安宁可以算是过目不忘的记忆力,还依赖于路安宁学了十多年的绘画,常常用画笔画一些心情或故事漫画。

  “好了!”路安宁画完最后一个岔路口,标好要转的方向就停了笔,拿着画细细过了一遍,发现没有画错的地方,就小心的从画册上撕下来,折叠好放到了口袋里。

  路安宁做完这件事,看时间已经快十二点,觉得她去带回弟弟的时间有些紧迫,就从上衣兜口袋里取出一把古朴的军刀,弹开了刀刃。

  路安宁看着手中锋利的似泛着寒光得军刀,心中觉得有些踏实的握紧了它。

  这把军刀,跟过几任主人,上过战场,斩杀过几百人,是她爷爷废了些心思给她寻来护身。

  有了它,去找弟弟的路上,她也就不怕那些爱吓唬她的坏家伙了,他们若是吓唬她,或者阻她的路,她就………

  “咚咚!”

  路安宁握着军刀,一边思绪乱飞的想着事,一边爬上床准备睡觉的时候,她卧室的房门被路奶奶敲了几下。

  路安宁以为是路奶奶不放心她的过来看看,出声让路奶奶进来,完全没有想到路奶奶是拿了她爷爷的打棺鞭来找她。

  “你走魂带刀,威力不大,这个你带上。”

  路奶奶把装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