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凶器(1/2)

加入书签

  “我不要去,我不要去当和尚!”

  路安杰听到路奶奶要把他送去寺庙住几个月,瞪圆了眼睛,反应很强烈的表示他不要去。

  “一会大师傅就来接你了,你不去也得去。”

  路奶奶不顾路安杰的抵抗,强硬的表态,惹的路安宁疑惑不已。

  “奶奶,为什么要送弟弟去寺庙?是弟弟出什么事了吗?”

  “他现在戾气太重,去寺里修修心才好。”路奶奶简单的和路安宁解释了一句,抱着开始挣扎着不要她抱的路安杰,回了他的卧室,给他换外出的衣服。

  路安宁听路奶奶说弟弟戾气太重,不自觉的回忆起路安杰未出世前的几组画面,神情瞬间变的凝重起来。

  “奶奶,我来帮你!”

  路安宁主动上前帮着路奶奶给路安杰换衣服,期间路安杰一直可怜兮兮的向她求救,路安宁都没有接受,还反过来教育他去了寺里,要听大师傅的话,好好修心,不许在寺里调皮捣蛋。

  “等你戾气消了,姐姐和奶奶就去接你。”

  “姐姐?”路安杰有些傻眼的看着不帮他的路安宁,路安宁爱怜摸摸他短发,突然回忆一件事,偏头问路奶奶,“弟弟去寺里,要剃光头吗?”

  “我不要剃光头,丑死了!”路安杰捂着他的头发,表情嫌弃的看着路安宁,路安宁没有管他,和路奶奶商量起给他剃光头的事。

  “寺里的小和尚是都剃了头,安杰也要剃吧。”

  路奶奶想着这次把路安杰送进寺去学点佛法,化解戾气,很麻烦寺庙,就不想让路安杰搞特殊。

  “我去取理发器来给他剃头。”路奶奶想到路安杰小魔星的性子,怕他去了寺庙,耍脾气不给寺里的大和尚剃头,就打算先给他在家里剃了,省得他去寺里为这件事闹腾。

  “我说了我不剃,丑死了,阿杰不要顶光头!”路安杰气哼哼的站床上,看着路安宁,表示他不要“丑丑的”光头,一时间都忘记抗争他要被送去寺庙的事。

  “阿杰光头不丑的,很可爱。”路安宁不知道想到什么,肯定的对路安杰说。

  “才不会可爱,阿龙剃光头就丑死了。”路安杰举例反驳路安宁的话,路安宁一边给他套上外套,一边

  温声哄他。

  “不会,我们的阿杰光头很可爱的,姐姐最萌阿杰的小光头造型了。”

  不然当初她也不会受那么大罪,把他从奈何桥下的忘川河里背出来了。

  “姐姐,你笑什么?”

  路安杰发现路安宁看着他,带回忆浅笑的样子,不解的问。

  “没笑什么,就是很期待阿杰的小光头,一定很可爱很可爱。”路安宁收敛心神,温柔的看着路安杰,让路安杰露出犹豫不定的神色,下意识的摸了摸他头发。

  “姐姐,你真的喜欢阿杰光头的样子?”路安杰表情有些纠结的问路安宁,路安宁肯定的点头后,他脸上露出一抹坚定。

  “那就剃吧。”

  ***

  路奶奶给路安杰剃光头的时候,路安宁看天已经亮了起来,抽空去给田大伯的儿子,田天打了电话。

  “原来真的是刑警们推断的熟人作案,田明这个狗东西,我父亲对他那么好,他怎么下得去手啊。”

  田天接到路安宁电话,知道田大伯到事后,忍不住大骂起来,然后说他马上赶来l市。

  “田大哥,你也不用急,慢慢过来,大伯这边我会安排好的”

  “咚咚咚!”

  路安宁跟田天打完电话,院子外的大门被人敲响了。

  “奶奶,我去开门。”

  路安宁和路奶奶说了一声,快步走出了房屋,穿过院子,打开了大铁门中间的那道门。

  “你好,这里是路大师家吗?”

  邢靖看到路安宁娟秀的小脸,出现在雕刻着龙纹的红色大铁门后,出声确定他有没有找错地方。

  “嗯,这里是路家,你是……”

  路安宁看着来人有些眼熟的脸,不自觉的思考对方在哪里让她见过。

  ………

  “爸,我才拍完戏回来,你就不能让我多睡会?”

  “起来,跑一趟路大师家,他孙女安宁知道一座荒山上有前段时间,l市一直未破获案件的作案凶器,你跟着她去勘探一下。”

  “爸,我还没归队,你叫我出任务适合吗?”

  “这次不是公派,不好明面行动,你跟着去就是了。”

  ………

  路安宁看着邢靖,思考她在哪里见过对方的时候,眼前如之前看到田大伯一些过去一样,出现了邢靖的过去。

  她先是看到邢靖拍的刑警宣传片里的几个画面,解了她之前在哪里见过他的困惑后,她眼前就开始出现邢靖被他父亲吩咐来这里画面。

  路安宁看到在剧组熬夜赶拍了几天戏的邢靖归家休息,没睡几小时就被其当市刑警大队长的父亲叫醒,支配来这里帮她,邢靖很疲惫,但是没有推辞他父亲的安排,下床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