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九龙(1/2)

加入书签

  爱本文的小天使已经和本文见面了,不怎么爱的要等等了。  “别打我,别打我,我是好鬼,从来没有害过人!”

  几只逃跑的有些慢的野鬼,在路安宁一手拿着罗盘,一手握着打棺鞭飞过他们的时候,都吓的对跪地求饶,路安宁却无视他们,继续跟着罗盘给的信息,往前飞。

  一路上,路安宁飞过一只只形态迥异的鬼怪,他们在跟路安宁求饶后,发现路安宁并不对他们下手后,有几只胆大的鬼怪远远的跟在路安宁身后,想看路安宁今日拿着打棺鞭,到底要做什么。

  “啪!”

  路安宁飞到顶楼,在一群鬼中,不用罗盘再给她做指引,她看到其中一只比其他鬼矮几寸的鬼时,就知道对方是她的仇家,快速的将手中的罗盘甩向它还在逃跑的膝盖,把它打跪在地上。

  路安宁飞到跪地上半天爬不起来的恶鬼面前,慢慢落到地面站稳,面无表情的盯着恶鬼怨毒的双眼,冷冷的问它。

  “还记得我吗?”

  恶鬼看到路安宁甩到它面前的打棺鞭,身体不自觉的颤抖了起来,望向路安宁的眼神却似碎了毒一样,回答路安宁尖锐刺耳的声音,也似从牙齿中咬出来一样,带着深入骨髓的恨意。

  “记得,怎么不记得,你是路岱川那狗杂啊——”

  路安宁不等恶鬼骂出侮辱路岱川的话语,用了三成力甩起手中的打棺鞭,狠狠的抽打在恶鬼的嘴上,没有一鞭子抽的恶鬼魂飞魄散,只抽裂了恶鬼半张脸的同时,恶鬼在路安宁面前,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的缩小了三寸。

  “我爷爷打棺时,只给了你半鞭子,没有完全打散你,这是他做过最错误的事!”路安宁看着恶鬼被她一鞭子打的露骨的脸,眼睛赤红起来,压不住心中对恶鬼的恨意,甩动鞭子,又抽打在恶鬼身上,把它抽的惨叫连连,也再次让它的鬼魂缩小了三寸。

  “贱人,你比你爷爷还狠!啊——”被路安宁连打了两鞭子得恶鬼,怨恨的对路安宁咒骂了一句后,见路安宁又甩起了鞭子,似不准备放过他,要一鞭鞭把他魂魄抽小,一直抽魂飞魄散,也只能忍着打棺鞭给他魂魄带来撕裂的剧痛,自残的扯断被路安宁掷中罗盘,让它跪地上动弹不得的右腿,向路安宁掷了过去。

  恶鬼扯断右腿后,把残腿砸向路安宁甩出的鞭子,截停了路安宁这一鞭后,他快速的用他仅剩的一只腿,从地上跳起,快速的逃离路安宁。

  “想逃,没那么容易!”

  路安宁一鞭子抽飞恶鬼丢来的残腿,快速的追着企图从顶楼跳下去的恶鬼,一边追,路安宁一边用路岱川使过的打棺十六式中,最狠的几式,把打棺鞭甩的嗡嗡作响,发出一道道劲风。

  那些劲风有些追着恶鬼而去,把它鬼魂打出一道道伤痕,有些劲风被恶鬼灵巧躲过,抽到顶楼的墙面或柱子上,也在墙体和柱子表层留下裂痕。

  “啪!”

  路安宁在一道鞭风,打中恶鬼单腿,把它打的趔趄,慢了速度时,追上他,狠狠的又一鞭子,实实地抽在他后背上,把它后背抽出一长条裂缝的同时,恶鬼的魂魄,再次矮了三寸。

  之后路安宁没有停手,接连一鞭打它独腿上,把它抽翻在地,然后不听恶鬼求饶声,一鞭接一鞭打抽打它的魂魄,让它在痛苦的哀嚎中,慢慢缩小直到只有3,4寸(十公分左右)大小模样后,才停了手。

  “啊——毒妇,你这个毒妇,杀人不过头点地,你要把我打的魂飞魄散,也一鞭子来啊,这么一鞭一鞭损阴德的折辱我,我用我魂飞魄散来诅咒你不得好……啊——……”

  路安宁停手后,在地上痛苦虚弱的打不起滚来的恶鬼,承受不住他被打棺鞭,打成现在永久的三寸大小,准备用没被打棺鞭抽走的几丝鬼力,拼着自毁魂魄诅咒路安宁,却被并不准备让它魂飞魄散的路安宁丢了个小罐子给照住。

  “你要对我做什么?放我出去,放我出去!”恶鬼被罐子照住后,发现他魂魄内最后的几丝鬼力也被抽走,浑身不能动弹的在漆黑一片的罐内,惊惧万分的喊了起来。

  路安宁听着恶鬼弱的近乎让人听不清的声音,慢条斯理的从她背着的布袋中,取出一块红布头,然后走上前,蹲地上把关住恶鬼的罐子拿了起来,盖上了那块红布,把恶鬼封死在里面逃不出,才用清冷的声音,慢慢告诉里面的恶鬼,她对它最终处罚。

  “只把你打的魂飞魄散,太便宜你了,我要让你还有那些害死我父母的恶鬼,一个个化为最低等的侏儒小鬼,生生世世游荡在人间,受尽万鬼欺压。”

  “啊——,你这个心死歹毒的贱人@#%……@!”恶鬼听清路安宁打的主意后,恨的歇斯底里的咒骂起路安宁,路安宁冷笑着听了几句后,听到它骂到了他家人,就狠狠的摇了摇手中的罐子,把恶鬼摇的痛苦惨叫起来,开始软了口气,跟路安宁求饶起来。

  “安分点,等三日后,你被抽走所有鬼力,我就放你走。不然你就待在着罐子里,一直受我折磨。”

  路安宁警告了恶鬼一句后,把罐子塞回布袋,拿着打棺鞭,开始慢慢走下危楼。

  一路慢走,路安宁慢慢平静下心中嗜血的恨意后,路安宁发现危楼内的鬼怪,全聚在离她有些远的地方,对她指指点点的说着话。

  路安宁用十成力对着那群鬼,甩起了打棺鞭,把他们吓乱跑起来,以为路安宁准备打他们的时候,路安宁却只是准备警告警告他们,让他们以后不要作恶,所以鞭子最后是打在地面上。

  “你们以后若是作恶害人,被我知道了,之前那恶鬼的下场,就是”

  “砰!”

  “啊——”

  路安宁甩出的鞭子打在地面上后,路安宁扬声警告那群鬼的时候,打出的鞭子很出乎她意外,把水泥楼面打出一条巨缝,吓的众鬼不敢乱跑掉同时,路安宁自己也被吓到了。

  她十成力用打棺鞭的威力怎么变得这么大了?

  她爷爷用十成力打鞭,除了能一鞭打的鬼魂魂飞魄散外,也就只能打碎几块石头,怎么到她这里威力都快抽塌一层楼了。

  “这就是你们的下场!”路安宁一时间想不通原因,就先强自收起惊讶,改口警告了众鬼之后,快速的离开了危楼,慢慢思考这个问题。

  路安宁先看她手里的打棺鞭,发现没什么特殊,之后想会不会是危楼楼体太脆弱,才被她打成这个样子的时候,路安宁试着用鞭子十成力打力她现在所飞的空地上,然后发现她居然又把地面抽出一条巨缝。

  “我这是成大力水手了吗?居然比爷爷还打出的手劲大!”路安宁有些激动,一边往家的方向飞去,一边拿着打棺鞭又连甩了几鞭,试她的手力,然后很快就发现她打出的鞭子,越往后,威力越弱。

  “这是怎么回事啊?”路安宁甩出第十鞭后,地面只出现几条细纹不说,她发现她魂体内有丝什么气被抽走了。

  这个细微的变化,让路安宁突然想起她用鞭子抽打恶鬼时,每抽到他一次,似乎打棺鞭就有一股气息送到她体内。

  那时她全身心都在报仇上,没有分心关注,现在去回忆那股气息的感觉,路安宁觉得和她第一次拿到打棺鞭时,打棺鞭传给她的气息一样。

  “难道打棺鞭打鬼,以抽走鬼怪魂魄里的鬼力,让他们打一次矮三寸,这份鬼力被打棺鞭转化,然后被我吸收,所以我才让打棺鞭如此厉害了?可是不对,我记得爷爷说过,打棺鞭打鬼,不仅损阴德,还很伤身吗?怎么到我这里有些补身体呢?”路安宁一边飞一边分析,脑子里有些猜测,却总觉得矛盾。

  “算了,等以后见到爷爷再问问他吧。”路安宁半天没想通,放弃了这个问题,加快速度往l市飞。

  ****

  “龙源寺就在山上,我飞上去看看弟弟再回家吧,好几天没见他,也不知道他过的怎么样?”

  路安宁飞进l市路过路安杰所在的龙源寺,看时间才早上5点,距离她去上学还有些空隙,就飞上了龙源寺,准备偷偷看望一下在里面修心的路安杰。

  “这么早就起来练武了啊?”

  路安宁飞进龙源寺,看到寺里已经有了人声,顺着声音飞过去,发现一群大和尚正带着小和尚练武。

  “啊——嘿——”

  路安宁在一群穿着灰色僧袍的小光头中,找寻乱路安杰,找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