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巨款(1/2)

加入书签

  爱本文的小天使已经和本文见面了,不怎么爱的要等等了。

  自路岱川在w市遇难,?路安宁就没有见到过他,不论是他完全被毁了的身体,还是鬼魂。

  “爷爷!呜——”

  路安宁完全忘记身处何地,?看到路岱川就忍不住难过,?扑上去抱着他大哭。

  路岱川想躲过孙女扑过来的身影,?可看她哭的委屈,心里也难受不已,迟疑了一下,就被路安宁死死的抱着不放。

  “爷爷,你怎么不回来看我,?爸爸妈妈也没有回来,你们都不要我了吗?”路安宁仰着头,带控诉的跟路岱川说她心中的委屈。

  自出事后,她就一直在等他们的鬼魂归家,?可是就连他们头七那天,?路安宁都没有见到他们。

  “爷爷,你当鬼差了吗?你好吗?你不回来是你当鬼差了么?爸爸妈妈他们好吗?我好想你们,?呜——”

  路安宁抱着路岱川,?一边哭一边语言有些混乱问他。

  “承蒙阎王爷看重,点了我做引魂差役。你爸妈他们都好,你不要为我们难过。我现在在办公……”路岱川简单的回答路安宁后,叫路安宁放开他,他需要带着田大伯去地府报道。

  只是好不容易见到路岱川的路安宁,却不舍得放开他,一直贪恋的紧抱他。

  “唉!”路岱川看着死抱着他不放的路安宁,摇头叹息。

  他之前来接田大伯,不在路安宁面前现身,避到这里,就是怕路安宁见到他,心里难受,舍不得和他分别。

  “平平,跟邢家那小子回去吧,别在这逗留了,爷爷要走了。”路岱川压下对路安宁的心疼,轻挥了一下袖子,把死抱着他手臂不放的路安宁甩退了几步,把锁魂链快速的甩上田大伯的脖子,带着他头也不回的离开。

  “爷爷,爷爷——”

  被路岱川甩开的路安宁,看到他离开,哭喊着追了上去,却怎么也追不上他,只能追了几十米后,看着路岱川带着田大伯消失在百米处。

  “哇——”

  看见路岱川消失,觉得她被抛弃了一样,难过的蹲地上,似孩子一般,嚎啕大哭起来。

  ****

  “你现在好点了吗?”

  一直跟着路安宁的邢靖,在见路安宁奔溃大哭的时候,并没有上前安慰或阻止,而是默默的在一边陪着。

  他一直跟着突然疯跑掉的路安宁,不仅见到了路安宁隔空抱人有些诡异的场景,还听到了路安宁和路岱川说的话。

  从那些话里面,邢靖知道路安宁不仅失去了爷爷路岱川,还失去了她的父母,这样不好的遭遇,让邢靖有些明白,他和路安宁前来此地时,一路上路安宁不符合她年纪的安静,和她身上一直压抑的悲伤情绪。

  路安宁突然爆发的大哭,懂一些心理学的邢靖,觉得这对路安宁是一件好事,所以没有上前打扰,而是一直等她哭够,发泄出心中郁气,哭累的没有声音,才取了包纸巾上前递给她。

  “嗝——”

  邢靖突然出声,吓的还在无声流泪的路安宁,打了个哭嗝,意识到身边还有人跟着。

  “没哭够,可以再哭会。”邢靖看路安宁,似只被丢弃的小猫,睁着她湿漉漉的眼睛,仰头迷茫看他的样子,声音不自觉又柔和了几度。

  只是路安宁察觉不到邢靖现在的细腻,只觉得在他一个外人面前如此失控大哭,很不不好意思。

  “我…嗝…好了,谢谢!……我们可以回去了。”路安宁接过邢靖手中的纸巾,给自己擦干净了眼泪后,表示他们可以回去了。

  邢靖看出路安宁的不好意思,也没再说什么,带着路安宁回了车。

  “喝点水,再吃点巧克力,据说这会让人心情好起来。”

  两人回到车中,邢靖没有马上发车,而是劝哭久了的路安宁,先喝水补充水分,然后从车厢里取出他备着急用的几盒巧克力,塞到路安宁手中,让路安宁吃它们来放松心情。

  路安宁看着被塞手中的巧克力,想还回去时,邢靖已经收回手,发动车子返航了。

  路安宁见邢靖专心致志的开车,也不好再说什么打扰他,只能抱着巧克力,看着车窗外倒退到树木发呆。

  邢靖一边开车,一边留意路安宁,发现她没有吃巧克力,也不知道怎么哄她,只能跟着沉默。

  他本就是个不会逗人哄人冷性子,能想到用巧克力安慰路安宁,已经算是比较突破他哄人极限的手法,再做什么,他已经想不出了。

  他看路安宁的年岁,还是高中生,比他小六七岁的样子,担心他和这个年龄的“孩子”有代沟,他想到的安抚并不是对方想要的。

  就这样吧,把她平安送回家,跟家人在一起,她心情应该会好起来。

  邢靖看着安静发呆的路安宁,不打算多做什么,给路安宁留足空间,自己调整自己。

  ***

  “凶器我带回警队,后续情况电话通知你。”

  车子开到路安宁家家门口后,邢靖跟路安宁说了杀死田大伯的斧头处理安排,路安宁想到从田大伯那里知道的凶手田明,告诉路邢靖,邢靖记下后,路安宁谢过他今天的护送,走下车打算目送他离开。

  “我看着你进去再走。”虽然是大白天,可是邢靖还是习惯确认好路安宁安全到家。

  路安宁心情还没有恢复,也没有推脱,再次和他道谢,转身回了家。

  邢靖看着路安宁进了开着的大铁门,听到里面传来了路安宁和路奶奶的对话声,放心的发动车子离开。

  ***

  “宁宁,回来了,事情办好了吗?”

  “安宁回来了,快来帮我家仔仔看看。”

  路安宁进屋后,路奶奶和屋子里的一位老妇人同时喊她。

  “李奶奶。”

  路安宁看到家里还有客人,忙收起情绪温声叫人,叫完后告诉路奶奶事情办好了。

  “办好了就好,宁宁,你看起来有些累,回屋休息吧。”路奶奶发现路安宁眼眶有些红,还一脸疲惫,碍于家里还有客人,不好多问她外出的情况,让她先回屋休息。

  路安宁点头准备进屋,一边抱着孙子的李奶奶却有些着急的拉住她。

  “安宁,给李奶奶点时间,你快帮我看看我们家仔仔,看看他是不是不是冲撞了什么。”

  “她婶,我刚刚已经帮仔仔立了硬币,立了几次都立不住,表明他没冲撞什么,你还是带他再去医院看看。”

  李奶奶求安宁帮忙的话刚落,路奶奶就有些无奈的告诉她,他孙子没冲撞到什么,不需要安宁看了。

  “路大嫂,我也是心急,仔仔一个小发烧,这都去医院看了快一个月不见好转,我这才把他接回来,麻烦你们帮他看看,你刚刚立了硬币,立不住,表明没有东西念叨仔仔,可我还担心仔仔会不会是掉了魂,这病情才这么一直好不妥。”李奶奶一直抱着病恹恹的孙子往路安宁身边凑,想让能见鬼的路安宁看看孙子有没有跑掉魂,或者是跟了什么脏东西。

  路奶奶因为担心路安宁看仔仔,控制不住天眼,看了仔仔其他,想阻拦李奶奶动作时,路安宁已经因为刚刚进屋叫李奶奶的时候,看到李奶奶和仔仔的身体状况,回答了李奶奶的问题。

  “李奶奶,仔仔没掉魂,你别担心。”

  路安宁之前就看到,仔仔他生病体虚,三魂七魄是要比常人不稳定几分,偶尔会跑出几魂游离在他身侧,但马上又会回去,并没有跑掉那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