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扶乩上(1/2)

加入书签

  书案上的烛台火光被无形的箫音拂过,立刻被打灭,一叠白纸被箫音拂过,发出噼噼啪啪的响声,似乎被一股无形之力拍打着。

  黄宗羲和他的两位女儿衣襟飘飘,整个书房内微微泛起了诡异的风,似乎空气已经被无形的箫音推动,正在一排开。

  月光穿过了窗户,投shè进来,使得书房一片清辉,悠扬的箫声婉转动听,以别居为中心,传扬到四面八方。

  箫音似乎具有某种莫名的力量,穿透xing和约束xing极强,远远传到七八里开外,依然不绝于耳。

  nǎi娘吴氏原本正在马槽给马儿喂食,听着箫音,她不由自主的停下动作,转头看向书房的方向,露出陶醉的神情:“道蕴小娘子还真是才情俱佳,这曲子真好听……”

  nǎi娘吴氏放下手中的草料,坐在马槽前的一张小木椅上,轻轻闭上眼睛,摇着头,嘴里跟着曲调哼哼起来,说不出的迷醉,这一首曲子,无端勾起了她的回忆,想起了一些过去的人和事……

  良久,曲子悠悠停了,余韵绕梁,不绝如缕。

  黄宗羲一家三口诧异,黄道蕴问道:“师弟,你竟然会箫?”

  “往常在家的时候,学过一些,只是粗通!”吕杨笑着,他往常吹奏的时候,音府未开,哪里有现在这一股莫名的力量。

  商轮为金xing,声音清越,有杀伐之属xing,一经施展开,可以穿金裂帛,十分凌厉。角轮为木xing,呼而长。羽轮为水xing,沉而细,为五脏正音。

  三种音sè交织,有极多的变化,可裂帛炸木,也可yin沉而潜,消于无形。一曲下来,吕杨就摸到了其中几分玄妙。

  “曲子叫什么,真的很好听!”黄乙乙叫道。

  “叫梁祝,这个故事已经刊发了!”

  “生若求不得,化蝶双双去……”梁祝这一本小说她看过了,黄道蕴轻叹一声,感觉这曲子和故事堪称绝配,这样的曲子应该是乐中大家呕心沥血才能谱出来的,怎么到了吕杨这里,就这般轻易吹奏出来了呢?

  吕杨在吹奏这一首曲子的时候,神情之专注,似乎有很多让人回忆的故事……黄道蕴实在不知道,以吕杨的阅历,怎么会有那种神情,那似乎是经历过人世沧桑的人才会有的神情。

  黄宗羲双眸奇光闪动,他在乐艺上也有一定的造诣,自然明白这一曲梁祝实是难求的曲子,若真是吕杨所作,只能说明自己这个弟子在乐艺上的天赋也是极高的,至少要胜过自己这个两个女儿许多。

  “好了,没有想到今ri的授课时辰已经过了,今ri就先这样,明ri再继续吧!”黄宗羲挥挥衣袖,打发所有人都去休息。

  黄宗羲整理了书案,转头便看见自己的女儿黄道蕴已经走回书房来。

  “怎么,还有什么事吗?”黄宗羲微微皱眉。

  “父亲,你觉得纯阳师弟怎么样呢?”黄道蕴迟疑一会,直言询问。

  “你也坐吧!”黄宗羲微微注视女儿一眼,坐了下来。

  “是!”黄道蕴坐下来,安静着,并不说话,只等自己的父亲开口。

  “你师弟实有天授之才,为父能够收到这样的弟子只能说是可遇不可求,若是不出意外,纯阳将来的成就要远远高于为父,实话跟你说了吧,自从当ri他七步成诗,为父就已经下了决心,当全力培养他,这些ri子以来,他也没有让为父失望,从今天起,为父便会将一身所学尽数传授,你和乙乙也要从旁协助,在生活上也要多多关心,让他没有旁的忧虑,能够专心修业!”黄宗羲语重心长。

  “女儿知道了!”黄道蕴咬咬嘴唇,心里叹息一声,生怕自己父亲再说些严厉的话,连忙道:“我观纯阳师弟刚才的情形,明显是音府已开,也唯有如此,才能一下子摸到了重炼五大音轮的窍门!”

  “你看得没错,他其实不止是神庭已经,甚至连天庭百汇之穴、气府、命府、jing府、幽府都已经开了!”黄宗羲轻声道。

  “什么?怎么会有这样的事!”黄道蕴吃了一惊。圣道中人修行的一般是天庭百汇和神庭,这两个大穴是读书人的根本,能够纳气藏身,文气的积累也多依赖于这两大穴。

  至于气府,圣道中人有一些人已开,一些人则未开,这都不是大事,于修行文气无碍。

  但是从来没有见过读书人连命府、jing府和幽府都已经打开了的,这或许只有殷墟皇朝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