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章 洞庭(1/2)

加入书签

  冷月的清辉照耀,泛凌波在潇水之上行驶,甲板上周月仙带着一众清倌人上演了一支《霓裳邀月舞》,观者如痴如醉。

  泛凌波渐渐提速,驶出了上古赤壁,水面越发开阔,可见沿岸的山峰在夜sè中若隐若现。其中一座大山,直接超拔出水面,大船缓缓驶过,便听到怪石嶙峋的山体中发出各种奇异的声音。

  周月仙等清倌人适时退下,吕杨看着黑夜中的大山,听着水面上传来的各种声音,有的声音洪亮清越,仿佛钟声,“原来这就是钟山?”

  二皇子也觉得甚是奇异,水面山石,竟然在黑夜中发出异响,仿佛整个巨大的山岩内部如钟鼓般中空,水波打在岩石上,竟然发出声音来。

  “吕待诏,本王看这钟山也甚奇,不知道你可还能写一篇文章记之?”二皇子笑道。吕杨沉吟一会,道:“便如殿下所愿,那么吕杨便献丑了!”

  这一次吕杨低调许多,提笔在身前书写,狼毫笔运笔如飞,唰唰唰用王羲之的行书行文,先写一段,乃是写游记事因,并不出彩,直到第二段,便有jing彩之处。

  “……至莫夜月明,船至绝壁下。大石侧立千尺,如猛兽奇鬼,森然yu捕人;而山上栖鹘,闻人声亦惊起,磔磔云霄间;又有若老人咳且笑于山谷中者,或曰此颧鹤也。余方心动yu还,而大声发于水上,噌吰如钟鼓不绝。

  游者甚奇。徐而察之,则山下皆石穴罅,不知其浅深,微波入焉,涵淡澎湃而为此也。舟回至两山间,将入港口,有大石当中流,可坐百人,空中而多窍,与风水相吞吐,有窾坎镗鞳之声,与向之噌吰者相应,如乐作焉。

  ……

  事不目见耳闻,而臆断其有无,可乎?经注之所见闻,殆与余同,而言之不详;士大夫终不肯以小舟夜泊绝壁之下,故莫能知;而渔工水师虽知而不能言,此世所以不传也。而陋者用以斧斤考击而求之,自以为得其实。余是以记之,盖叹经注之简,而笑愚者之陋也。”

  写完整篇钟山游记,字字放光华,二皇子和寿阳公主真就知道吕杨之才了,一连两篇游记,都极有特sè。

  看到吕杨书写游记,二皇子和寿阳公主也都纷纷挥毫,各自书写一篇,两相对照,还是吕杨更胜一筹。

  皇朝的读书人,人人必然随身带着圣道笔,每ri所见所感,均喜欢拿笔出来记上几笔,或是以笔作丹青,积累文气,这就是圣道中人的修行。

  这修行,可以说渗透到了ri常生活之中,融入行止之内。

  吕杨也是如此,平ri里早晚都要写写画画一些东西,这是功课,自从踏入圣道,便从不停歇。

  平时看着吕杨多有出风头的时候,但是何曾看到他月下苦修的情景?

  不管怎么说,一切只为了道业。

  吕杨气府之中镇压着zhong yāng戊己神石,是以每ri可服用锦绣丹的量是寻常童生的十倍,这就相当于别人苦修一年积累的文气,他一个月就积累够了。

  特别是六艺院比前前后后将近一个月,吕杨每天的进境都极大,文气积累更是迅速,一个月下来,超过一般童生苦修一年。

  吕杨感觉锦绣气的积累已经渐渐深厚,快要接近立心道业第二重的饱和阶段,或许机缘一至,便可水到渠成,进军立心道业第三重,成为秀生。

  不独两位殿下和吕杨在谈诗作赋,其他游者也都三三两两聚在一起,或写诗文,或作丹青,或创作乐曲,或饮酒而歌,或船头月下迎着料峭冷风清眠。无论是哪种做派,对于读书人来说,都是一大乐事。

  冷月早已升上中天,过了钟山之后,大船再度提速,乘风破浪,不消三刻钟,大船冲入洞庭湖,眼前顿时开阔,一眼望去,湖波接天,无边无垠。

  洞庭是荒州最大的湖泊,方圆超过一千二百里,洞庭湖下游,连接大小骊阳湖,然后进入云梦大泽,那一边便是泽州地界了。

  泛凌波进入洞庭,冷月当空,一眼望去,千里沧波,浩浩汤汤,有点像进入了大海。泛凌波之上,不乏和吕杨一样,是第一次夜游潇水,于是泛凌波之上,游客们微微sāo动起来,有的已经禁不住大呼起来。

  吕杨也不能自己,洞庭湖并非另一个世界的洞庭湖,眼前的洞庭湖要壮阔许多,泛凌波的游客们兴致高昂者已经开始作诗写文,甚至有的开始作乐曲、作丹青了。

  这就是圣道中人,爱山水胜于别物,这就是情怀。

  “十三妹,要不咱们也作一首诗?你看看大伙儿,三三两两,争奇都胜……”二皇子看到游者,自己也略微心动,感慨这一次仓促来到荒州,虽然没有成事,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