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五章 醉酒(1/2)

加入书签

  陪酒的女子绝对是清倌儿,吕杨闻了一下,可以闻到对方身上的处子之气,有些nǎi香,就像是婴儿香一般,非常诱人。

  再看她们的修为,竟然都已经踏入了圣道之门,其中为吕杨侍酒这位,身上隐隐有锦绣气息缭绕。

  这就不得了了,一位清倌人,还是立心道业第二重的修为?这在书院之中,就是童生啊,六艺大比之前,自己也还是一名童生。

  不过吕杨知道,这些女子都是从小被人买下来调教的,不一定都jing通六艺,但是绝对jing通琴棋书画,六艺知识更是广博,完全可以和儒生们高谈阔论,或者是附庸风雅。

  有这么一位妙人在身边伺候着,绝对是赏心悦目的事情。

  三名陪酒的女子不时弄几个节目,作诗、作乐、跳舞,一个都不能少,当真是一对一服务,百般殷勤,吃一餐饭,当真是神仙在旁,仿佛人间乐事。

  吕杨不知道黄道蕴是什么心态,反正自己是完全放开了,一面吃酒,一面趁机揩油,香肩、细腰、翘臀、大腿……吕杨感觉手有余香。再一瞧师姐黄道蕴,也是眼sè迷离,这时都被她身边的妙龄少女绕晕了。

  “公子,奴家给你喂酒?”那女子先是渴了口酒,将酒含在嘴里,然后对着黄道蕴的小嘴盖上去,两人就这么小嘴对小嘴“侍酒”起来。

  “倒!”吕杨心里暗骂一声,彻底傻眼了,不过也就这样了,他哪里知道黄道蕴现在的想法?

  在黄道蕴想来,和女子亲嘴几下和失贞没有任何关系,失贞针对的是男女大防,女人和女人做些暧昧的事情完全不是失贞,圣人更是完全没有对这方面有过约束其实连圣人也不好意思在典籍上说这些而已。

  月上中天,吕杨三人已经被灌得迷迷糊糊,也难怪,这莲花水阁的美酒都是用灵药炮制的,很上头。

  “将三位公子扶上马车,送到黄府!”妈妈吩咐着,三辆马车立刻驶了过来,这些都是水阁的马车,送客人回去也是一项业务。

  哒哒哒……

  三辆马车从湖边驶过,转上南朱雀大道,在深沉的夜sè中沿着大道疾驰。

  “北!”

  “北……”

  吕杨躺在马车里,迷迷糊糊叫着,如此叫了几声,驾车的车夫转头疑惑道:“公子,你的意思是说不回黄府,要往北去?”

  “嗯……噗……”吕杨吐了口气,那车夫竟然将这话当真了,转头将马车转上了zhong yāng大道,往北城去了。就这样,三辆马车原本是一起的,但是现在吕杨的马车脱离了,单独往北去了。

  “怪了,难道这位公子不是和其他两位不是住一处的?”车夫嘀咕一声,想了想转头道:“公子,要去城北哪里?是那位大人的府上?”

  “北……北……”

  车夫问不出来,心里着实无奈,不过马车依然不停,一路往北,夜sè之中,马车奔驰了半个时辰,也不知道走了几里,到了城北城北最繁华的地段。

  车夫再问一遍,吕杨仍然吐出了一个模模糊糊的北字,这些可愁坏了车夫,他摇摇头,再将车赶往北面,渐渐出了繁华区,车夫越想越不对劲,心想敢情这位公子是在说胡话?

  这么一想,那车夫冷汗就下来了,他左右看了一下,马车已经到了yin翳处,连忙停下来,就落到在一座僻静清幽的大庄园门前。这大庄园也怪,门口完全没有牌匾,也不知道是什么府邸,车夫抬头远眺,只觉得庄园极大,里面大树yin翳,更是有一座山头在里边,隐隐可见一片琼楼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