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六章 论教(1/2)

加入书签

  欲色殿。

  吕杨坐在主位上,李若水和水云崖分站两侧,对面坐的是天欲教主,吕杨了解天淫教的真正底蕴之后方才明白,天淫教的正名实是天欲,意思是天道大欲。

  天道有没有大欲吕杨着实不知道,甚至不知道天道有没有自己的思想和智慧,不过人总是以自己小小的揣测来看待这个世界,修行者也是一样。

  修行者必须坚持的一个真理就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这天意,或许就是天欲,虽然不完全等同,但是总有契合之处。

  欲色天魔之术修炼的途径也简单,就是从人欲,求天欲,至太上忘情,与天欲合一。

  按照天欲教弟子的说法,太上忘情,实是天欲。

  吕杨倒是有几分同意这个观点,不是有句老话说吗,天若有情天亦老,是以天当太上而忘情,得永恒。

  人欲学天,求的无非也是两个字:永生。

  在吕杨看来,欲色教弟子修行天欲还是其次,其实最终的目标也无非是两个字:永生!

  世上千千万万修行者,归根结底还是为求“永生”二字。

  生命有无永恒?

  这是一个绝对难以有答案的命题,按照有无的终极理论,有生便有灭,这是轮回使然,也是因果。

  是故只有无生才能无灭,只有无始才能无终。

  在这一点上,吕杨最推崇的不是以元气论为基础的天人武道,也不是以圣心不朽的圣道,而是以“空”为论的佛道。

  这个理论在天人武道中没有,在圣道之中也无,不过太道圣人书写的《先天五太书》有过提及,这就是先天五太。

  最接近于空的,乃是先天五太的太易。

  这是终极理论,理论之高,凡人无一能够证这样的道,不过这不妨碍众生的仰望。

  吕杨先是听了天欲教主对于天欲教法门的阐述,多有感慨。说实话,吕杨也没有想到,天欲教在修行理论是竟然达到了这样一种高度,虽然还没有接近于空和先天五太的层次,但是已经远远超越天人武道。

  怪不得欲色天魔的法门让人难以捉摸,看来并不是偶然。

  理论虽然高绝,但也需要修行彻证,询问之下,发觉天欲教历代教主,竟然多有成就天魔者,这让吕杨大吃了一惊。

  反观天欲教主李欲色,似乎也到了地阶巅峰,按照个体力量来说,这已经是凡间力量的极限,这是规则使然。

  若是再进一步,就要超越这个界限,凡间力量的界限必然要被打破,规则的锁链必然粉碎,飞升则必然来临。

  在吕杨推测之中,飞升是天地法则的一种,如同电子迁跃是一个道理。

  自然界之中,原子附带的电子电荷超过一个界限,就会发生迁跃,或迁至更高的轨道,或迁至低轨,总之,能量总要达成平衡和稳定为止。

  这就是法则,自然界总是让一切都趋于平衡和稳定。

  小至原子,大至星河、宇宙,都是如此。

  人也是一样,能量太大,就要迁跃,这就是所谓的“飞升”。

  吕杨想到了天都,他神游过天都,天都是一个神奇的所在,非常浩瀚,光是大地之宽广就要以光年计,而且天都存在于奇特的天维之中,可以容纳的“能量”极限更加庞大。

  从天魔之术想到飞升,结合自己已经有的各种见知,总算是隐约明白飞升的根源,这是天地法则使然。

  天欲教的欲色天魔法门和虚空运化法门无疑是能够直抵“飞升”的无上,收服天欲教,吕杨心中暗自欣喜。

  “总算是不枉自己走一趟南巫山!”吕杨心想着,看着天欲教主如沐春风。

  “教主,你们南巫山其他四个隐教都如同天欲教一样厉害吗?”吕杨问道。

  天欲教主顿时有些尴尬,但是又不好不回答,只好硬着头皮实话道:“其实五教各有所长,我欲色天魔之术重在欲色二字,无形无迹,能让人沉沦。天毒教只在用毒,天毒是世上最烈的剧毒,不仅能毒杀生命,还能毒坏各种天地规则。天煞教重在炼煞,其中最强大的乃是炼千煞,能够崩坏天地纪纲。天蛊修炼的乃是种蛊,所培养的天蛊,最厉害的以太古神虫为蛊,同样可以咬坏天地枷锁,从而飞升。”

  吕杨和李若水等人听得心旌摇曳,暗道这南巫山五大隐教真的是厉害无比,光是听天欲教主所说,都禁不住打寒颤。

  天欲教主继续道:“五教中最厉害的是天咒教,也一向以天咒教为尊,他们修炼的是三大先天神咒,理论上只要有足够的代价,便能够咒人生死,威力无有穷尽,即便是古老诸神,理论上代价足够,也能被咒杀!”

  “什么叫代价足够?”水云崖皱着眉头,十分不理解。

  天欲教主瞥了水云崖一眼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