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弈棋(1/2)

加入书签

  黄宗羲收下培元正心丹,叮嘱了几句,让吕杨退下了。

  吕杨回转纯阳居,妹妹吕蒹葭正盘坐在一个蒲团上,五心朝天,双目微闭,面sè庄严沉静,正在观照神庭,逆着背后的光线,吕杨看到其眉心隐隐有一缕灵光透出。

  “原来是凝聚心光,迈入圣道门槛了!”吕杨大感意外,不禁微微一笑,心情大好。

  好一会,吕蒹葭从神照中醒来,感觉整个世界清晰许多,脑海一片清明,似乎变得聪明了,以前不少忘记了的小事都能记忆起来。

  “二哥,这就是入门了吗?”吕蒹葭又惊又喜。

  “嗯,你写几个字看看吧!”吕杨手指书案上的笔墨纸砚,吕蒹葭连忙磨开墨条,蘸足了墨水,在白纸上写下一个“光”字,笔尖隐隐有一缕淡淡的隽永之气流淌出来,混入墨水之中,纸上的文字散发出淡淡的灵光,隐含着一股淡淡的jing气神,这股jing气神更是助长了光的意义。

  “还不错……这就是隽永之气!”吕杨点点头,心中快慰,如今自己的妹妹也终于要踏上圣道了,这和自己这段时间以来的悉心教导分不开,这么说来,自己也算是有为人师的潜质。

  吕蒹葭兴奋得小脸通红,一双眼睛蕴满了泪水,显然是激动坏了。

  “下次书院开学,就可以去考学了,我们老吕家,终究是要出两位读书人了!”吕杨摸摸蒹葭的头发,心下高兴。

  “二哥,我要写信告诉爹和娘!”吕蒹葭掩饰不住兴奋地心情。确实是如此啊,在大匡皇朝,平凡人家的女儿一般都是没有条件读书写字的,除了殷实之家外,阻碍女子就学的还有观念,大匡皇朝也有严苛的封建礼教,一样信奉女子无才便是德,另一方面,却又推崇拥有才情的女子。

  “吕公子可在,有信呢,从吕丘送来的!”纯阳居外传来nǎi娘吴氏的声音。

  “有信?”吕杨转身出门,看到吴氏正带着一个信差站在门前。

  “您就是吕杨吕公子吧,这里有一封信,请你印收!”信差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哥,一身粗布麻衣,头戴一顶信差帽,递上来一封书信。

  吕杨收了信,看到果然是给自己的,于是用印信印收了,将信笺打开一看,眉头微皱。

  “二哥,是什么事,是不是爹娘来信了,我看一看!”吕蒹葭抢过信笺,这封信明显是让县里的学子帮助书写的,字迹工整,说是要吕杨过些天回吕丘参加一年一度的祭祖。

  “怎么又是祭祖?”吕蒹葭嘟着嘴,“每年爹和二哥都要去祭祖,每次回来都黑着脸,肯定是族里的人不待见咱们家!”

  “不要胡说!”吕杨立刻拉下脸来。

  “我才没有胡说,娘都告诉我了,说族里人都不待见爹,更看不起爹!就因为娘是外来户,都是因为当年爹逆了族中长辈的安排,没有和别的女人成亲!”吕蒹葭撅嘴。

  吕杨张大了嘴,嘴唇动了动,不知说什么好了,心想这事妹妹竟然知道了……

  “哼,别以为我什么都不懂,其实我聪明着呢,这一次二哥进入书院进学的事情一定传到了族里,还有咱们家户籍改为士籍的事儿,我看谁还敢看不起咱们!”

  “这事你不用管了,我和爹自然有计较!”吕杨挥挥手。

  “我怎么就不能管?下次书院考学,我也要进学了的,到时候也能光耀门楣,若是族里知道咱们家出了两位读书人,还不吓傻了!”

  “行了,祭祖的事情没你的份,你想管也管不到!”

  且说祭祖的事情,确实没有女人家什么事,前去祭祖的,都是大老爷们,还有一众被寄予厚望的少年们,女人去了,也只能在外面看热闹。

  “那不行,这一次祭祖,我也要回去,娘说了,她和我要去替爹撑腰!”吕蒹葭转身跑去写家书,信上说祭祖的时候去撑腰的事情。

  吕杨不置可否,以前自己在家读书,不管家里的事情,现在不管不行了,正所谓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族里更是如此,族族都有难做的事和人。这一次祭祖,可不会受什么气,也不应该受气,反而会为家里长脸才是。

  过得两天,吕杨将手上的《梁祝》以及《白蛇传》送去阅微书斋,然后提了几十本《风花雪月集》回到纯阳居,黄宗羲派黄道蕴前来召唤自己去叙话。

  来到别居的书房,黄宗羲示意吕杨安坐。

  “纯阳,你过些天回去祭祖,我也没有什么好表示的,这里有一对青玉如意,你带回去,在祖祠前供一供,也表表心意!”黄宗羲手指书案上一对洁白之中带着翠绿芙蓉雕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