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晖二(1/2)

加入书签

  众人诧异不已。

  一楼的?

  柳公子?

  坐一楼大堂自然不是什么公子少爷了,至于姓柳,这庐州城里面也没有哪个有才名的文人墨客姓柳,也便是说,这一次四灵姑娘选中的是一个什么都不是的人?

  这如何得了?

  诸位冲着四灵姑娘而来的都纷纷看向了丙号桌。

  “柳晖!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些上去?”王诚兴奋的脸上的肉都颤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被选中的人是他,“高兴傻了?”

  易晖慢悠悠地喝着酒,一点也没上台去的意思。

  从王大少爷的讲解中可以得知接下来的程序便是众人围攻四灵姑娘选中的,当然,君子动嘴不动手的,不服气的都会纷纷挑战这位雀屏中选的幸运儿,或用诗文,或作对子,总之用尽一切办法击败他,然后就接替成为真正陪伴四灵姑娘共度良宵的幸运儿了。

  王诚对易晖的才学很有信心,“快点,这可是千载难得的机会!”

  易晖有些可怜那位庐州州府大人了,外甥居然是这么一个呆子憨厚,真的怎么被人卖了也不知道,“不去。”

  王诚错愕。

  易晖继续嗑瓜子,想着自己是不是曾经无意中得罪了这位四灵姑娘,可怎么想也想不起来他和青楼妓女有关系,就算真的有什么恩怨也一定是被他爹连累的,谁不知道他爹都一把年纪了,可是每次陪着她娘出去都会招惹人家小姑娘的,哦,还有他那姐夫,更是魅力十足了,难不成他们曾经得罪了这位四灵姑娘?

  “柳晖,你……你怎么能不上去?”王诚怎么想也想不透他的想法,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啊!

  “还能为什么?不敢呗!”

  “对啊,看他那样子哪里有什么本事?”

  “还算是有自知之明,免得上去丢人!”

  旁边的人已经开始冷嘲热讽了,虽说选中也不一定最后能和四灵姑娘共度良宵,但凭什么四灵姑娘选中他而不选自己?

  这小子有什么本事?

  王诚急了,“你们胡说什么?!我兄弟可是白鹭书院的头名!”

  “呦白鹭书院的啊!”

  “什么时候白鹭书院居然连上台迎战的胆子都没有了?”

  “白鹭书院怎么会有这种怂货!”

  易晖笑着慢悠悠地站起身来,对着气势汹涌的众人一拱手,“各位兄台如此盛情,小生本来是不该推却,就算本事不够也要好好跟各位讨教一番,可无奈家教森严,家母若是知道小生为了一个青楼妓女有辱斯文,定会打断小生的腿。”

  话落,四周寂静。

  便是王诚也没想到他会说出这么不留情面甚至是有些侮辱人的话。

  “你竟敢侮辱四灵姑娘!?”

  “四灵姑娘冰清玉洁,哪里轮到你一个无名小卒侮辱!”

  “对,简直胆大包天!”

  易晖真心为皇帝陛下担心,这些所谓的未来国家栋梁难道听不懂他真正侮辱的人是他们吗?“诸位兄台为了一个青楼妓女如此群情汹涌的,实在可悲可叹。”

  “柳晖!”王诚再憨也听出了这话是捅了马蜂窝了,还有,四灵姑娘本来就冰清玉洁的嘛?“你少说两句!”

  不过人是他带来的,王大少爷还是很有义气地护着兄弟的,甚至不惜摆出自家舅舅的名号来平息众怒。

  不过易少爷不打算领情,“难道小生说错了,四灵姑娘不是青楼妓女?官府的户籍记载不是娼籍?”

  “你——”

  “你疯了!”王诚气坏了,“诸位诸位,我这位兄弟脑子木纳,不懂事,诸位莫要见怪莫要见怪!”

  众人你一言我一言地斥责,不过也都还是顾忌着王诚舅舅的面子。

  老鸨也看不下去了,四灵姑娘可是他们醉红楼的摇钱树,这要是被毁了名声了,将来还怎么给她生银子,“柳公子,不知道我们醉红楼哪里得罪您了?”

  “这正是我想问的。”易晖笑道,“小生好好的给银子来这里喝酒看戏,醉红楼怎么偏要给我惹麻烦?”

  “怎么就给公子惹麻烦了?四灵姑娘……”

  “知道,冰清玉洁是吧。”易晖打断了她的话,笑着温和可亲的,可说出来的话却是毒辣,“不过小生还是第一次听到日日陪不同男人过夜的女子还理直气壮地说自己冰清玉洁了,嗯,这叫什么呢?对了,当了婊。子还要立贞节牌坊。”

  “你——”老鸨被气的脸都绿了。

  王诚死心了,更后悔拉他来,看着周围愤怒的众人,想着是不是马上拉他走好保命?

  “怎么?我说错了?”易晖看向一直没出声让所有人为她出头的女人,“那不如四灵姑娘证明一下自己怎么个冰清玉洁法?”

  “公子这是要砸场子吗?”老鸨怒了。

  易晖笑的从容悠闲,丝毫没被周围的群怒影响,“怎么就砸场子呢?明明是四灵姑娘挑的头嘛,而且,四灵姑娘能让大家证明有资格陪她共度良宵,就不能证明证明自己冰清玉洁?”说完,又加了一把火,看向王诚一副你死定了的脸,“其实我真的很想知道怎么都共度良宵了还能冰清玉洁?总不会四灵姑娘每次运气都那么差,挑来选去得了一个柳下惠吧?”

  “你——”老鸨大怒,“来人,把他给我赶出去!”

  “妈妈。”四灵姑娘终于开口了,“无需四灵亲自证明,诸位在座的公子便能为四灵证明。”

  “哦?”易晖似笑非笑地扫着愤怒的众人,“那不知道哪位兄台能出面证明一下?”

  “我就能证明!”还真的有人站出来证明,“各位,上个月在下就有幸蒙四灵姑娘相中,一整晚,在下与四灵姑娘吟诗作对谈天说地,始终恪守礼教,四灵姑娘的才情亦让在下深深佩服!”

  “对!在下也可以证明!”

  “还有我!”

  “我!”

  易晖只能说傻子年年有,今天特别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