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五章争执(1/2)

加入书签

  这后土宫绝不逊色娲皇宫丝毫,周身乃是由土之精华所筑,四方的殿体,有些类似希腊神殿一般,在墙壁之上雕刻的并非任何文字,而是一幅幅巫族的图案,诉说着巫族的起源和辉煌,殿顶却与妖族相同,后土真身像耸立在殿顶之上,俯瞰自己的子民,这便是巫妖特有的文化,崇拜主义!

  教主刚到后土宫前,与之前拜访女娲之时的情景差不多,四周并无任何巫族,只是后土宫这边仅仅是宫门自动打开罢了,至于后土亲迎的待遇貌似没有。

  教主心中一叹,恐怕此行要有得受了,随即迈开步伐,进入宫殿之中,与娲皇宫内自成洞天不同,后土宫内才是正常宫殿的装饰,粗犷的风格很符合巫族的审美,正殿之中,十分宽敞,两侧矗立着十二祖巫真身像,数丈高的万蛇石台上一座威严的宝座,这正殿应是后土召集巫族商议事情之地。

  由座椅侧面方向走去,穿过侧门,便来到宫殿的后庭,此处却是一型花园,中央有一座凉亭,凉亭一侧却是一方水塘,然而教主只看一眼便愣在原地,远远的看着水塘之上的美妙。

  三千青丝随风而动,那类似盛唐风格的服饰,显露出凹凸有致的曼妙身形,的酥胸更是诱人,一张倾国倾城的容颜,摄人心神,裸露的玉足轻轻的点在水面之上,那美得不可方物的佳人,在此刻扭动身形,跳着绝美的舞姿。

  在这一刻时间如同静止,万物失色,唯有那绝色佳人跳着万古的孤独,这一刻教主不知为何想起了前世《白狐》这首歌曲:我是一只修行千年的狐,千年修行千年孤独,夜深人静时可有人听见我在哭,灯火阑珊处可有人看见我跳舞

  不知过了多久,佳人已然静立于水面之上,犹如盛开的荷花,清、美、绝!如水的明眸,静静地看着这方,与教主四目相对,此情此景,当是无声胜有声。

  凉亭中,教主与后土对立而坐,中间乃是一方石桌,教主现在完全回忆不起来自己是如何走到凉亭,坐在此处的的,也不愿去想,现在很好不是吗?

  教主端起石桌上的一杯玉酿,慢品其中之味,却是惹来后土满眼幽怨,后土哪知教主实在不知该如何是好,也不知如何说出心中之事,只能装聋作哑。

  “你来此,就为这杯水酒不成?”后土幽怨的说道。

  教主闻言,只得放下酒杯,但确满嘴语塞,不知如何开口,更不敢再看后土,心中一叹,当真是最难消受美人恩!

  后土见此,有欣喜,也有暗恨,一时间银牙紧咬,话音自牙缝间挤出道:“如是无事,就请回吧!”

  “啊!”教主一愣,不由出声。

  只是这一抬头,却是对上后土那幽怨的眼神,再想低头,却是如何也没有理由回避,逼不得已,只得硬着头皮说道:“后土,这个那个你知道吧!”

  “你什么都没说,我知道什么?难道还让我猜不成?”后土直接怒道。

  “对,对,对,我还没说呢,人老了,记忆就不好了!”教主一拍额头说道,明显是自己给自己找台阶下。

  一语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