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一吻定情(1/2)

加入书签

  李青歌愕然,她疑惑的盯着赫连筠,却发现,他眼底并未有半丝玩笑之意,不由得垂首细看那护身符,这的确是娘亲亲手所制,与自己丢掉的那一块也一模一样,可是,说是她送与他的,还亲手给他戴上的,怎么可能?

  记忆中仅有的几次碰面——

  哦,不对,那个护身符丢失多年,并在他们认识之前的。{{}}

  还是她丢了,被他捡了?媲?

  这,似乎更不可能呢,即是捡的,又怎知一定是她的?

  这么片刻间,李青歌百思不得其解,脑子有些乱丫。

  “三殿下。”再次抬眸,李青歌眼神说不出的认真,“能否告知详情?”

  赫连筠收回在她身上的视线,微微仰首,那宛若深海般的眼眸静静的注视着前方,深邃的,忧伤的,还有一丝说不出的眷恋。

  “五年前”他低低说道,声音低沉有力,彷佛带着天生的蛊惑力量,让李青歌的思绪不自觉的跟随着他的话语,回到了五年前。

  五年前,她才到了高家。

  哦,不,那是前世的五年前,而赫连筠所说,自然是这一世的五年前,而较前世而言,该是十年前

  那时,她应该只有七岁?

  七岁——好遥远的年纪,她甚至已经记不清当时的模样,满脑子里更多的却是关于前世,自己进了高家之后的记忆。

  安静的垂首,幽深的眸子朝她淡淡望了一眼,见她亦垂眉凝神之时,赫连筠继续说道,“灵州,李府后山上的那一片桃园。”

  “你?”不等他说完,李青歌惊诧的抬眸,“你怎么知道?”李家宅院后确有一座小山,山不高,山坡下有一大片地,当地有几户人家合伙包下了那块地,种植了大片的桃树,每到春天,桃花盛开,美丽极了,自纪事以来,她就经常随醉儿还有红喜偷偷的从后院的狗洞里溜到那儿玩,直到后来,几人偷吃桃子,被人逮了,才去的少了。

  虽然时隔多年,她记忆深处,仍然有那么一片美丽的桃林,只是,从不敢触碰罢了,那里有她生命中最为纯粹美好的所在。{{}}

  那时,爹娘健在,张氏对她也好,哪怕是虚伪的,而醉儿与红喜,则是自己两个最为交好的小伙伴,三人经常一起淘气,却也是最讲义气的时候。

  就连那一次偷桃子吃被人逮到,也是因为她年岁小,跑不快,被人抓住了,她两个才又回来,与她一起受罚的。

  想到后来,爹罚她们三个跪祠堂思过,并且不给饭吃,醉儿等祠堂里只有三人时,贼兮兮的从里衣的兜里掏出一个又大又红的桃子,然后,三个人你一口我一口她一口,一小口一小口的分吃着一个桃子,那一起的欢笑两世难忘。

  只是,世事难料,物是人非,谁知当年三个知己的小女孩,如今变成今日这般样子?

  曾经的美好,如今想起来,却是那样让人痛彻心扉!!

  赫连筠敏锐的察觉到她眼底涌现的伤,心内似有什么被触动,密长的睫毛轻轻的颤了颤,继续说道,“那一年,桃花盛开,绚烂至极”

  却也是他生命中最为灰暗的时刻!!

  在那之前,他并不知晓自己的爹娘是谁?只知他们身份非常,而他则是个被寄养在别人家中的一个不详之人。

  在那个家中,他虽然面上光鲜,锦衣玉食,但是,得不到一丝一毫的温暖,相反,常常会受到那家少爷们的排挤与羞辱。

  就在十四岁那年,一碗鲫鱼汤中却被下了狠毒的砒霜,他侥幸没有喝那碗汤,然而从小就伺候他的阿四却当场七孔流血而亡。

  这件事很快闹的很大,养父一家因这事,全部被羁押候审,最后被定下谋害皇家子嗣罪名,全部诛杀!

  也是自那以后,他才知道,原来,自己的爹乃当今皇上,而自己的娘亲乃得宠贵妃。

  自己更是贵为当今圣上的第三子。

  当年,皇家传来喜讯,当今皇后与宠妃林氏,同时传出身孕,甚至连临盆的日子都不相左右。{{}}

  林氏得宠,却不是这后宫之中真正的主子,为此,与皇后明争暗斗,每每非得拔个头筹才能消停。

  就连这一次产子亦是如此,得知腹中竟有一对双生子后,她更是嚣张跋扈到不行,并且,暗地里筹划着,一定要比皇后先生下孩儿,如此,抛去前面两个夭折的皇子外,她的孩儿就为长,将来立储方面定然会占得先机。

  哪知,有一日,皇后不知为何,突然传来要早产的消息。

  为怕节外生枝,这林贵妃竟然糊涂到猪油蒙了心,不顾自己与胎儿死活,竟然勒命太医给自己开了副催生的药来,拼了命也要将那孩儿先生下来,非抢在皇后前头不行。

  结果,这林贵妃于当夜就生产了,两个胎儿先后来到了人世,只是,第一个活了下来,第二个一生出来就是个死胎。

  为此,皇上将给林贵妃开药的太医满门抄斩,而林贵妃自己,因这件事,身体差点被掏空,还损失了一个孩儿,再加上听闻皇后并未产子,只是正常的腹痛,许是那日吃坏了东西,闹了一夜肚子后,就自行好了,并且于她痛失一子后的半月,也平安诞下一个白白胖胖的男儿,更是精神抑郁,几度差点自杀,更何谈照料那侥幸活下来的孩儿?

  后来,林贵妃许是想通了,不过,皇后吃准了自己那要强简单的性子,而故意布的那一局罢了,甚至,当晚来给她开药的太医,也是皇后背地里指使的,不然,她也不知道竟然还有能催生的药?若不是那太医自己提及,她怎么会强求?

  心灰意冷,林贵妃也自知不是皇后的对手,何况,自那以后,她的身体状况已然不允许她再有其他的孩子,而唯一的孩子,三殿下赫连筠,身子不好是其一,在这宫中,更是危机四伏,所以,林贵妃暗地里将孩子送出了宫,偷偷寄养在灵州一户人家。

  那些年,除了有人定时送银子之外,赫连筠对其他的一无所知。

  而遇到李青歌的那日,恰是养父母一家受刑之日。

  那时,他不知怎样的心情,只感觉整个天都灰了,他的世界倾塌了,甚至连活下去的勇气都没了。

  养父母一家对自己不好,甚至被人收买,差点要了自己的命,可是,那些人,却都是陪了他十四年的人,曾经一度,也是他自以为最亲近的家人。{{}}

  虽然,他们想要自己的命,会让他痛苦,可是,得知他们为此付出生命的代价,他却一点也不好受。

  当时,他坐在桃花树下,满地的落红,在他眼中,俨然如那些人的血一般。

  在他认为,是他害死了他们,那些,他曾经叫过‘爹’,叫过‘娘’,叫过‘哥哥姐姐’的人

  而更让他接受不了的是,杀害养父一家的人,却是他的亲生爹娘。

  他理不清,更弄不懂,甚至,都不知道该恨谁!

  那种蚀心的痛苦与寂寞,就像一只阴毒的虫子,在他体内,一点点的蚕食着他,让他恍若行尸走肉一般。

  就在他以为自己就要这样死去时,远处蹦蹦跳跳的来了一个不大的小姑娘。

  那小姑娘一身粉嫩嫩的衣裳,衬着粉嘟嘟的小脸,比那盛开的桃花还要娇嫩。

  她小小的脸上洋溢着快活的笑,连眼睛里都充满了璀璨的笑意,一边蹦蹦跳跳的跑着,一边口里还念着《桃花赋》。

  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里桃花仙。

  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换酒钱。

  她声音很甜,很脆,充满了童稚的味道,听来格外的舒服。

  让他几欲闭上的双眸,也不自觉的睁了开。

  “耶?”就见那小女孩蹲在自己跟前,双手托腮,眨巴着大眼睛,十分好奇的盯着自己左看右看,“你是仙人吗?”

  “”

  “妖精?”听他不语,她又好奇的问。

  “那是姐姐?”忽地,她捉住了他的手,感觉到他的温度,笑了,“你是漂亮姐姐?”

  漂亮姐姐??赫连筠不觉蹙紧了眉,将手缩了回来,却是闭上眼睛,不再看她那张笑的灿烂的脸。{{}}

  “嘻嘻,我娘说了,仙人和妖精是这个世上最美丽的人了,我瞧姐姐这么漂亮,那是仙人好呢,还是妖精好呢?”那小小的人儿索性坐到了他身侧,与他热聊了起来。

  聒噪,她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