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章赐菜(1/2)

加入书签

  林贵妃娇媚的面容微微一变,当年因为柳如兰的事,赫连筠差点与她决裂,她用尽办法,好不容易才又将他笼络了回来,如今,他旧事重提,就证明,那件事在他心里根本就没过去。舒殢殩獍

  只是,李青歌???

  一双美丽的凤眼微微眯了眯,林贵妃倒先冷静了下来,“筠儿,你先冷静一点,听母妃说,那母妃并没有让人带李青歌进宫。”

  “你还敢”赫连筠顿时气急,但只那么一瞬,疑惑闪进了脑海,“母妃”

  林贵妃见他迟疑,忙道,“筠儿,当年柳如兰的事,是母妃一时糊涂,事到如今,母妃怎么还会做那么愚蠢的事呢?何况,你早上才从我这走,我即便要抓她来做什么,也犯不着这个时候呀。嫘”

  “”赫连筠听了,心底越发沉了下来,不是他相信自己的母亲有多好,而是有一句话林贵妃说对了,即便要针对李青歌,她也不会挑这个极容易让自己怀疑的时候,那么,不是林贵妃,那是谁?

  赫连筠的心立刻揪了起来。

  不是林贵妃,这范围可就大了,甚至,李青歌到底是不是被人带进宫的,或是假借带到宫中之名而将她带到别的地方,从而混淆他的视听呢轼?

  “筠儿。”见他掉头就要走,一句话也不留,林贵妃忙扯住了他,“你听母妃说。”

  赫连筠回头,还有什么好说的?此时要先找到李青歌要紧。

  “如果那李青歌真的是被人带到了宫里,母妃一定想法子帮你找到她。”林贵妃微笑着说,她绝不会放弃这个能缓和他二人关系的事,哪怕是救李青歌。

  赫连筠思索了下,便道,“好,宫里的就拜托母妃了,孩儿自去别处安排,若有信儿,立刻派人通知我。”

  “知道了,去吧。”林贵妃这才松了他,对着他匆忙的背影,还喊了一声,“小心点,别太担心了。”

  赫连筠根本没有答话,很快出了玉芙殿。

  林贵妃眼底的笑意立刻冷凝了下来,唇角划过一抹嘲讽而刻薄的弧度,果然是两父子,竟然连喜欢的人都这么相像,真是不要脸。

  “珍儿——”梅四突然出现在了她身后,从后将她拦腰抱住,“才还好好的,怎么又脸冷起来了?”

  “哼。”林贵妃推开他,歪靠到了软榻上,看着才经过药水浸泡过的十指,如今细嫩如葱,不由满意的勾唇,“梅四,替我查查,究竟是何人掳了李青歌?”

  “她”梅四眸中闪过疑惑,“刚才三殿下来就为这事。”

  “哼。”提到这儿,林贵妃脸色又冷了,一来就质问她,他眼里还有她这个娘吗?“你速去查清楚,务必在筠儿之前将李青歌给我找到,另外,也查清楚,到底是哪个找死的敢冒充本宫之名掳人?”

  “是。”梅四领命,清瘦的身形下一刻便消失在了殿中,如鬼魅一般。

  ——

  李青歌刚给赫连惜玉配好了药,那边,贵祥就已经亲自找了过来,说永福宫已经收拾妥当,要带她去瞧瞧,看可要什么不满意之处?

  永福宫???

  李青歌第一个念头是,这宫里是不是宫殿太多了,到处都是这个宫那个宫,就连她这么个外来的小草民,也能捞到一处名字还不错的永福宫来住?

  但很快,她就觉得自己这想法可笑,好的宫殿,那都是给像皇后贵妃公主之类的主子住的,那些的宫女太监下人们住的地方肯定要差很多。

  那么,她住的永福宫,或许不过是一处废弃的没人住的地方吧。

  也好,清静。

  只是,到的时候,还是让李青歌有些意外,这永福宫吧,虽说不上奢华雄伟,却处处透着清雅和别致,进去一看,里面的陈设也不简单,除了被褥幔帐是新的之外,其余的应该都是以前就有的。

  迎面扑来一股熟悉的气息,李青歌目光环视,看了看那雕刻着鹿纹的桌椅,看着那水红色垂落到地的帷幔,还有一只美人抱**的琉璃花**

  这些都是娘亲生前喜欢的东西,最最让她熟悉的便是那随风轻摆的苏州窗幔,那下面滴落的流苏,就跟娘亲亲手做的一模一样。

  “这个”李青歌不由疑惑,这里曾经是谁住过的?竟然与自己娘亲有着相同的喜好。

  “李姑娘,可还满意?”贵祥没回答,倒直接打断她的话,先问了起来。

  “嗯,挺好。”就是太大太奢靡了些,让她住下的话,只怕不会心安,“这里以前是冷宫吗?”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这样问,但一进来,瞧着这里的一件一物,只感觉到有种寂寞的气息在萦绕。

  “冷宫?”如果是冷宫的话,只怕宫里的后妃们都要打破头的想往这挤了,“不是,姑娘放心住下吧,别乱想了,另外,皇上已经派人去高家接人了,咱家想,等一会人就该到了吧。”

  “额。”这么快?李青歌瞠目结舌,还以为皇上日理万机,她还偷偷指望着他能将她这点小事忘了呢,现在看来,不可能了。

  “多谢贵祥总管。”李青歌无奈又客气的道。

  贵祥点点头,目光幽幽的望着李青歌,像,真是像极如果将那声贵祥总管换成小贵子的话

  “怎么了?”李青歌小手在贵祥呆愣的眼前晃了两晃。

  贵祥猛一回过神来,忙道,“噢,怪不得惜玉公主今天会闹情绪,依咱家看,姑娘与惜玉公主还真的有几分相似。”

  哦,原来是这个呀,吓的李青歌一跳,话说,刚才贵祥看她的眼神,还真是有些可怕。

  “这也没什么稀奇的。”李青歌缓了缓情绪,微微笑言,“是人都是两只眼睛一个鼻子一个嘴巴,长的相像的人,这世间又何止千万”

  贵祥连忙附和,“是,是,是”然后,一拍手,几十个宫女便从门口鱼贯而入。

  李青歌目瞪口呆的望着眼前站成两排的宫女们,“这是”

  贵祥却是背对着她,对那些宫女们吩咐,“还不见过李姑娘。”

  “奴婢见过李姑娘。”两排宫女齐刷刷的跪地给李青歌请安,还真是壮观。

  李青歌本能的后退两步,“快起来。”一面忙问贵祥,“贵总管,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宫里宫女过剩,没地安排,这才派来伺候自己的?

  “这些是皇上派来伺候姑娘的。”贵祥介绍着,“这六个是一等宫女,专门负责姑娘的起食饮居。”

  说着,那六个标致的宫女上前一步,重新给李青歌行了个礼。

  李青歌忙摆手,“贵总管,您是不是弄错了”

  “这六个是二等宫女,负责”

  “不是。”不等他介绍完,李青歌连忙道,“贵公公,民女不过是给惜玉公主解毒的,哪里担得起要人伺候?何况,民女身边已经有了伺候的丫鬟,这些宫女就麻烦贵公公带回去吧。”

  贵公公一抬手,屏退那些宫女,瞧着李青歌的小脸,慢悠悠道,“姑娘难道要违抗圣命吗?”

  “额???”李青歌愕然。

  贵祥尖细的声音,缓缓道,“皇上说了,姑娘只有自己好了,才能更好的治疗惜玉公主,不然他怎能将惜玉姑娘放心交与你。”

  这是什么逻辑?难道这天下的大夫,都得有这么好的待遇不成?不然就没法替人瞧病了?

  “姑娘。”贵祥又道,“姑娘就照着做好了,这些宫女都是咱家精心挑选的,个顶个的棒着呢”

  “可是”李青歌眉心皱紧,她又不是来享受的,有宫殿有宫女,这像什么话?隐隐的,她觉出这里面好似有些不寻常,可又说不上来。

  “好了。”贵祥拂尘一甩,连忙告辞,“咱家还要去皇上那伺候,就先告辞了,姑娘若有什么吩咐,只管让明月来找咱家就是了。”

  李青歌只得点头,“好,贵总管慢走。”

  等贵祥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