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连炎VS赫连玉流言(1/2)

加入书签

  ???洒落一地的酒液,散发着清冽的酒香。0

  贵祥扑通跪在地上,不停的说着:奴才该死,奴才该死

  而就在这一瞬间,我才想起了要逃。

  我几乎是落荒而逃,甚至还差点绊倒了床头的凳子上。

  幸好,无人阻拦,我顺利的逃回到了我的小屋,夏兰夏莲两个也才在吃早饭,看我回来,皆是一脸讶异之色橼。

  我故意忽略她们询问的眼神,迅速的钻进了被子里,将自己藏在那小小的空间里。

  “公主,您怎么了?”夏兰在床边问我。

  我没吭声圳。

  “是不是”夏莲似乎在猜着什么,但很快又没了声音。

  我不知道她们两个在做什么,屋子里陡然变得静悄悄的,我也懒的管,只将自己藏在这被子里,不想被任何人看见,也不想见任何人。

  但一片死寂之中,我突然又觉得害怕。

  想起刚才赫连炎的吻,我嫌恶的擦了擦嘴,可是,恐惧在同一时刻从心底蔓延。

  他又对我做这样的事!!!???

  他才从死亡边上捡回一条命,他又要这样?而且,贵祥随时会过来

  他是无所顾忌了,他根本就什么也没顾忌。

  这样的他,还要我怎么忍?

  就像贵祥说的,即便是几天,我也怕熬不过去。

  “公主。”过了许久,夏兰突然在床头又小声的唤了我一声,我仍旧没动,我在装睡。

  “奴婢知道公主没睡。”夏莲这时也说,“公主若遇到了什么难事,不妨对奴婢两个说说。”

  我摇摇头,在被子里道,“我没事。”

  “公主——”

  “我就是累了,想歇一会,对了,若是贵公公来了,就说我睡着了,任何人不得打扰。”我吩咐着。

  “是。”

  ——

  也许是我的话奏效了,这一天,贵公公都没来打扰我,我自然是不会主动去养心殿的。

  第二天,贵公公仍旧没来,我觉得很庆幸。0

  第三天,还是没来,我不禁有些欣喜了,也许,赫连炎想通了。

  第四天,没来,我似乎习惯了,觉得离我自由的日子不远了,我甚至敢偷偷的溜到小屋外,看着满园花草,开始畅想着宫外的生活。

  第五日,我让夏兰夏莲将贵重的东西收拾收拾。

  第六日,我觉得是不是主动去找贵祥打听一下情况。

  第七日,想想我还是放弃了,只要他们不来找我,我是决计不会找他们的,遗忘吧,最后所有人都不记得这角落里还有个我。

  第八日,听说赫连炎身上的伤好了许多,已经能到外面散布了。

  第九日,朝臣亲贵们纷纷登门拜见赫连炎,养心殿那边忙的很。

  第十日,各种流言又悄然蔓延,最多的就是,皇上才登基,政局不稳,朝事不理,先将玉公主掳在了养心殿,一连宠幸了半月,连房门都未踏出半步,直到玉公主体弱不支,这才作罢。

  是啊,众人只见得皇上,却并没见到我,都说玉公主被皇上折腾的只剩半条命,也不知被送到哪儿去休养去了。

  对此,我嗤之以鼻,自从被拓跋裬拒婚以后,遭受过灭顶的流言蜚语之后,如今的这些恶言,对我来说,已经不那么痛了。

  我只期盼着日子快点过去,政局一稳,朝臣们该提醒皇上大婚了吧?

  而贵祥一直也没来找我,后来,我才知道,那日之后,贵祥被关进了地牢,但等我知道之后,他已经被放了出来了。

  时光飞逝,转眼,一月过去,我在这荒僻的小屋中待的腻了,真的腻了,我想,是不是就这么悄无声息的走了算了?可是,我锦玉轩的宫人们还都关在天牢呢?。

  我想,该是我主动的时候了。

  我找的是贵祥,当初也是他答应我的。

  贵祥在夏兰的暗中通知下,这一天傍晚时分,偷偷摸摸的进了我的小屋,“公主殿下,你找奴才来?”

  “贵公公,我想离开皇宫。”我开门见山的说。

  “啊?”贵公公似乎被我的直白给吓住。

  我道,“现在宫里都快忘记有我这号人的存在了,我想,正是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