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附骨之蛆(三)(1/2)

加入书签

  王直清楚地知道自己又在做梦了。

  但这个梦是如此的真实,如此的让人怀念,以至于他舍不得醒来。

  “王直?你发什么呆呢?妈妈在问你话。”

  “恩?什么?”他强忍着心里的酸楚,努力在脸上挤出一个微笑来。

  母亲满是皱纹,但却洋溢着幸福笑容的脸,让他心底最强硬的部分也随之融化。

  “妈,您说什么?”说出这句话时,他的眼泪几乎要流出来。

  “我就问问你,最近厂里忙不忙。”

  “不忙,一点也不忙。”他连忙答道。

  “那就多回来吃饭,你看看美幸,都瘦成这样了。”

  “妈~~”他们俩不约而同地叫了出来。

  “好好好,我不唠叨了。”母亲笑笑地扒了两口饭,给他俩各夹了些菜。“多吃点。”她笑眯眯地说道。

  王直把脸埋在碗里,大口大口地扒着饭,那久违的香气让他分外思念。

  “小直,你和美幸还不打算要孩子吗?”母亲的声音忽然又响了起来,他被呛了一下,眼泪鼻涕都流了出来,美幸急忙给他倒了杯水。

  “我只是问问,你急什么?”母亲一半心疼,一半埋怨地说道。他看到父亲一本正经的表情背后,也有着与母亲同样的期盼。“我就是想,趁着你爸和我身体都还好,可以帮你们带带孩子,你们也不用那么累……”

  “够了!”他终于忍不住大叫了起来。身边的三个人,父亲、母亲和美幸瞬间消失,但场景却仍然停留在那早已经被出售换成医疗费的老房子里。

  他的眼泪终于流了出来。

  “你满意了?你究竟想干什么!”他用力抹去眼泪,抬起头,黄远正坐在他对面的位子上。

  “为什么你们都想玩弄我,操控我的思想,就连我自己的梦都不放过!”他大声地叫起来,一张椅子被他扔过去,穿过黄远的身体,没入墙壁中消失不见。“你活着的时候就是这样,死了以后还要这样!你究竟想怎么样?”

  “不是我想怎么样,而是你自己想怎么样。”黄远没有微笑,而是有些担忧地看着他。“我不过是个虚影,一个你臆想出来的幻像,你早就明白这一点,不是吗?我代表的是你心中对于过往生活的渴望和留恋。”

  “是吗?谢谢你告诉我这些,你可以消失了。”

  “你把我制造出来,难道不是想和我聊聊吗?”

  “我没有什么可以聊的。”

  “不,你有。你正面对前所未有的迷惘,你力量在不断增强,但你却找不到自己前进的方向。”

  “你错了,我正要炸掉美国最大的几座城市,向世界宣告我的力量,这就是我要做的事。”

  “不,你不用欺骗自己,你知道那不是真的,你真正想做的并不是那些。”

  “不是?”王直大笑了起来。“那我想做的是什么?你告诉我?”

  “你想回到从前的生活。”伴随着黄远平静的声音,悠扬动人的音乐响了起来。他发现自己身处waiting吧中,黄远还坐在他对面,小小的吧台里,美幸抬起头对他笑了笑。

  他的心抽痛了一下。

  “已经不可能了。”他挥了挥手,身边的场景再次发生变化。太阳正要落下,广阔的天空和漫天火云让他平静了下来,远处的天空中有一只鹰在盘旋,到处都郁郁葱葱,在夕阳中反射出瑰丽的光芒。

  养老院橘红色的屋顶上,他半躺下来,黄远在不远处喝着啤酒。

  “很让人怀念,不是吗?”黄远叹了一口气,望着那个小小的人工湖。“就像是已经过了好几个世纪。”

  那段日子,几乎可以说是他醒来后最快乐的时光。

  “我已经回不去了。”他拿起一瓶啤酒,在梦中,他终于能够抛开对血的渴望,品尝那些久违的味道。

  “为什么?”

  “我和政府已经决裂,他们从未信任过我,而我也不信任他们。我杀了那么多人,还有那么多人因为我而死,难道我能够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若无其事的回到以前的生活?”

  他手中的啤酒瓶猛然爆裂,黄褐色的酒液沿着屋檐滴落到地面。

  “就算是我可以,我身边的人也不可能做到。包括你,黄远,因为你已经死了,被我杀了。”

  “我从来没怨恨过你。”

  “那是因为你不是黄远,只是我心里的一个幻像。”他大声地说道。远处的云彩开始变黑,似乎正在酝酿一场暴雨。“当你死在我手里,黄远,我就知道自己再也不可能回头了。没有人会原谅我,包括我自己在内。”

  “我会原谅你。”

  “你只是一个幻象,没有资格代表黄远来原谅我。”他继续自顾自地说道。“我能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