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1/2)

加入书签

  各家媒体报纸纷纷宣扬警察毒打当事人,一拥而上大叫揭开司法黑幕的时候,只有林笠所在的《江海新观察》连篇累牍的刊登了由林笠署名的专题文章,展示了被拐儿童和他们家庭的不幸,他们注定黑暗的未来。这种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态度让这份八卦小报获得了一次销售和口碑上的双丰收,而江海市的警察系统也终于找到了一块还过得去的遮羞布。这种舆论导向给马睿带来的是停职1个月和降1级的处分。

  马睿没有告诉美幸,他每天仍然按时出门,每晚去酒吧接美幸,或者在家里做饭送给她吃。

  美幸发现他的情绪好了很多,问他是不是案子有了进展,他总是笑着点点头。

  美幸憧憬着不久以后的婚礼,她对马睿有些歉意,因为马睿是初婚而她是二婚。她原谅了马睿对于婚礼的心不在焉,一个人兴致勃勃的买着需要的或者是合意的东西。

  马睿对此却毫不知觉,他甚至忘记了曾经说过的话,只是专注于论坛里的动向,专注于林笠的动向。

  “他知道是我,但是他以为我和他们一样。”

  马睿不断地自我催眠着,等待着破案还原真相的那一天。

  “你想加入我们最核心的集体么?”克劳德兹有一天忽然这么问道。“你必须证明自己。”

  这让马睿的心里猛地凉了下来。

  他刚刚才用管理员账户隐身登陆过,杀人俱乐部的新帖子是关于新的杀人游戏的目标和手法,最终大家选定的目标是假药工厂的老板,选定的作案手法是煤气爆炸。

  他本来对此不以为意,但随着克劳德兹的问话,他知道曾经困扰过他很久的那个问题终于还是来了。

  “如果他们要我交投名状,我该怎么办?”

  在警校学习关于卧底的内容时,曾经有导师说过这个问题。中国现行的法律并没有给予卧底侦查员任何特权,未经法院判决,任何人都不能以任何理由剥夺他人的生命。侦查人员也不能因为工作需要而剥夺他人的生命,刑法的故意杀人罪并没有排除侦查人员为了不暴露身份就可以杀死无辜甚至是杀死涉嫌犯罪的人,这种情况下杀人仍然要以故意杀人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就在他犹豫不决时,克劳德兹已经发过来了一张照片和一些资料。

  “这是个无可救药的恶人,为了钱他什么都敢做,他的良心已经彻底黑掉了。我们必须净化他,而我们认为煤气爆炸意外会是个不错的办法。”克劳德兹在qq上说道。“如果你想要加入我们,必须经过这一试炼。拍一张照片,或者是一段视频,证明你已经完成试炼。”

  “正义之剑正在你手中,你可以选择对这些社会的黑暗继续视而不见,或者是徒劳的哀嚎,直到随着这个世界坠入无可救药的深渊之中;但你也可以选择勇敢地向黑暗开战,用自己的力量净化和拯救这个世界,让人们知道作恶的后果,让那些罪人得到应有的惩罚。”

  “我们都在等着你的选择。”

  下了线,马睿仍然没有做出决断。

  在他的内心深处,他知道这是不对的。无论一个坏人有着怎样的罪行,唯一有权利判决并且决定他命运的是法庭。

  可另外一个声音又在告诉他,这不过是骗人的。当警察的这几年,他见过听过太多这样的故事,法庭的判决后面有着太多太多的不确定因素,有的时候,甚至连有罪与否这个最简单的结论都有着无数的利弊权衡。当事人双方家族亲友的背景、经济情况,律师的来头大小,红包的厚薄,舆论的偏向,政治背景等等因素都有可能彻底改变一场官司的胜负。在这种前提下,法律这条准绳往往充当的只是背景。

  可是他们真的有权利判定别人的生死么?那他们的对错又由谁来判定?

  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杀戮,可是杀戮真的能改变这个已经变味的世界么?人们总是只相信自己见过的事情,这种杀戮真的能够改变社会的风气?马睿认为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就算他们能够让江海的人感到敬畏,那新宁的人呢?全省的人呢?全国的人呢?全世界的人呢?

  这种杀戮如果只是几个人的行为,永远毫无意义,永远只是低劣的谋杀而不是他们所谓的净化。

  但另外一方面,马睿又渴望着看到那些恶人得到应有的下场,渴望着看到这个世界还有那么一点正义的希望和种子。

  他不由自主的打开警务通,开始搜索相关的信息。

  人名,吻合;地址,吻合;过往记录,吻合。

  目标曾因为造假售假入狱3年,按照克劳德兹的说法,出狱后他不但没有重新做人,反而获得更多的售假渠道和造假的心得,开始把黑手伸向了生产假药,有上千个慢性病的患者因为吃了他制售的假药而耽误了病情,其中有十几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