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城门火池鱼遭殃终脱身(1/2)

加入书签

  “你以为有冥河龟壳,就能战胜我释天,你太天真了,最多我多费点时间而已。”释天冷笑道。

  说完之后,手中出现一印,随手祭起,在天空之中,化成一座大山须弥山,山下一半是火,另一半是水,轰然压下。

  此印叫须弥印,虽然不是真的山,但其声势也够吓人,并且有水火,水火交炼,一般宝物,经过四十九日锻炼,也就成灰。

  莫闲的龟壳勾连着大地,虽然有阵法相隔,却联系上一丝,借大地的伟力,倒不惧他的须弥山,但水火交炼,如果真的被他炼到四十九日,恐怕黄光会耗尽,但莫闲没有办法,只能硬顶。

  一时间,他们三人在黄光之中,陷入水火交炼之中,头顶上有大山,也不能移动,莫闲盘坐下来,身心和龟壳化成一体,他相信,不会这么长时间,估计布阵的人很快就会出手。

  阴九幽却让其他人掌握主旗,他自己进入阵中,来此的阎罗殿的八部天龙的天部众,已经消灭得差不多,而阴九幽却一个人也没有丧失,虽然天部众很凶,但来此参加聚宝会的修士数量上远远多于天部众。

  修士死伤惨重的代价换来了天部众几乎全灭,阴九幽很满意这个结果,现在该收拾释天了,天地玄黄阵应该困不住释天。

  “你终于出现了,阴九幽,想不到会是你,我早该想到,除了你,别人不会想到如此方法,你借刀杀人,今天来此的我的部下,恐怕死得差不多了,我本来感到奇怪,为什么你们没有和我竞争血狱瓶,现在明白了,原来你在这里等我。”释天还保持着三面六手的模样。

  “血狱瓶,不过是件镇狱之宝而已,我倒想见识一下梵天大梦诀。”阴九幽看起来很慵懒。

  “听说你修行的是九幽不战诀,既名不战,何别来送死。”释天看着阴九幽。

  “九幽不战诀,并不是你这种人所能想像,不战之名,天下法诀,的谁能与之相战,天下之大,唯我寂寞,故名不战。”

  “废话真多,私下设立阵法,驱使无辜者,你要战便战!”释天不屑地撇撇嘴,他的梵天大梦诀已无声的展开。

  这是一种精神上的力量,把对方拉入自己所主持的梦境中,修至极点,梦境天地将转虚为实,真实转为一个天地,有着不可思议的功能。

  阴九幽感觉到身边的变化,他与大阵的联系断开,甚至感觉不到大阵,进入一个独立的空间。

  主阵之人觉得释天和阴九幽的气息消失了,在这个天地间消失。

  阴九幽懒洋洋地体验着这一切,在他的身边,一股“夫唯不争,天下莫能与之争”的韵味在酝酿成,他的九幽不战诀展开,九幽之中,不争之德,在大梦诀之中,完全遗世而独立,两不相伤,不怪阴九幽有足够的信心,不惧任何敌人。

  他笑了:“梵天大梦诀也不过如此!”

  他出手了,懒洋洋地取出一颗阴雷珠,往外一抛,绿油油的火焰爆发,如同山岳一样,无数魔影在火焰中现身,咆哮着,向四周席卷而出,就算是一座山岳,也会在绿火中彻底崩解。

  释天一下子散开,三面六臂,化为完整的三人,一个人脸上似喜非喜,一个人脸上似怒非怒,一个人脸上似哀非哀,三个人分立三方,手中结印,梵天大轮印,梵天开天印和湿婆毁灭印。

  各放光芒,分立三方,在虚空中镇压住阴雷的爆发,一个宏大的声音响起:“梵天灭世!”

  刹那间,他的梦境空间中出现了灾变,无尽的火雨,滔天的洪水,大地开裂,从天外吹来青黑色的罡风,把一切都搅得粉碎。

  随着空间的粉碎,天地似乎不存,只有释天依然如故,他的三具身体飘浮在空间,好像一切都是幻影。

  连阴雷爆发产生的绿火都在其中搅得粉碎,但阴九幽却像处在被遗忘的角落中,他的身边空间似乎是另一重空间,看着天地破碎的样子,一点也影响不到他。

  他懒懒的声音响起:“梵天大梦诀不过如此,如果你就这些本事,那就请你归位。”

  他的身体猛然一振,慵懒的表现一下子不见,细长的眼睛中冷森森的,眼睛也眯了起来,像鹰一样,盯住释天,释天顿时感到一股冷意直攻心脾。

  释天的修为,即使天寒地冻,冰封千里,赤身而处,也不会有丝毫凉气,但就是这一眼,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