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意志临莫闲拜见白猿道(1/2)

加入书签

  血蛤喷出了毒雾成一条五彩丝线,在毒雾被莫闲所破的情况下,其它蛤蟆也纷纷从眼后喷出白色的浆汁,这是蛤蟆的蟾酥,一齐向莫闲喷来。

  莫闲随手在面前一画,形成一面光盾,五彩丝线和蟾酥喷在光盾上,居然灵光受到腐蚀,整个光盾滋滋作响,莫闲一惊,好在还没腐蚀透光盾,蟾酥和光线就消失。

  莫闲手一挥,那些蛤蟆陡然飞起,向两边抛去,这是莫闲的御物之力,转眼间,只剩下一只,就是那个血蛤,不是莫闲把它留下,而是根本御不动它,血蛤不愧为众蛤蟆之王。

  血蛤周身泛起五彩,中间满是血色,莫闲的御物之力一接触摸它体外的血光,立刻觉察到神识被侵蚀,御物之力必须依赖神识,神识一断,御物之力立消。

  呱的一声大叫,血蛤体积暴涨,转眼之间,已同牛犊大,它这一叫,莫闲感到血液差点失控,好像要喷射而出,眼底一片红色,莫闲连忙长吸了一口气,好厉害,居然是对血液有影响,再看时,蛤蟆群中,不少蛤蟆暴毙,体表炸开了血雾。

  血蛤见呱的一声,莫闲并没有事,当即猛然开口,莫闲以为它会喷出什么,或者以舌头快速攻击,谁知都错了,它不是喷出什么东西,而是猛然一吞,在莫闲面前,出现了一个黑洞,力量之大,差点带动了莫闲。

  这架势,分明是吞月,莫闲心中一动,难道它有吞月蟾的血脉,怪不得它能在熊罴的鼻子底下,熊罴居然没有管它,它有这个实力,不管它有什么血脉,今它遇到莫闲,算它倒霉。

  莫闲身体一沉,血蛤见吸不动莫闲,呱的一声,猛然蹦起,巨大的身体一蹦十丈,浑身泛着血光,如泰山压顶一样,压了下来。

  莫闲笑了,不过一只蛤蟆而已,以为变得大,就吓人了吗?莫闲可是有六龙三虎之力,比力气他怕过谁?

  当下,身体一矮,脚下蹬地,脚下大地立刻龟裂,轰的一声,空气形成一道通道,然后巨大的啸鸣声传来,莫闲一个冲天炮,像炮膛中射出的一颗高速炮弹一样,直冲而上。

  呯的一声响,牛犊大的血蛤又一次被抛起,却在抛起过程中,迅速变,达到数十丈后的顶点,身体已重新变回笆斗大,在空中一顿,身上灵光已消失,接着掉了下来,还未落地,莫闲手一挥,将它收入乾坤袋中。

  血蛤在空中受了莫闲一拳,当时就已经死了,居然和莫闲比拼力气,标准的是老寿星吃砒霜,活得不耐烦了。

  莫闲收了血蛤,刚想回去,陡然身体一僵,他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他感到一股巨大而陌生的意志在盯着他。

  他缓缓地吐了一口气,浑身上下调整到最佳状态,随时准备雷霆一击,但那个意志如潮水一样退了下去,莫闲第一次感到自己是如此渺,这是什么?

  莫闲不知道,等这股意志退走,莫闲才长舒一口气,太可怕了,光是它注意到这里,莫闲就感到周围一切都脱离他的掌握,他整个人好象活生生被隔离在世界之外,莫闲苦笑,他就知道没有那么简单。

  他回到了茅屋,血液依然浇灌玉昙花,毒液依然先用心神洗炼,然后交给绿如,供绿如用来书写符文,那张蛇皮已完全没有蛇皮的样子,而是略带点绿色,好像洁白的的绸缎,乍一看,什么也没有,细一看,颜色在白色和淡绿色之间转换,再细看,隐隐似有符文,一层层如水波一样。

  幛本身没有杆,但绿如为了方便,却炼制了一根杆,将云光幛挑起,那根杆是由钩蛇骨骼所炼,上面有无数的符文,一层层勾连,眼睛只要接触它,便不自觉为它所吸引,坠入其中,整个云光幛,实际上叫云光幡更好,虽然还没有完全成功,却已显露出它的品质不凡。

  炼制邪派法宝就是这个好处,它对材料要求不高,但多采用生物的骨骸,威力也很大,稍好一些骨骸,对法宝品质提高极大,而对于正派的法宝,一般采用灵材,对灵材要求甚高,但自然界中好的灵材很稀缺,特别是上佳的灵材,本身价格极其昂贵,所以要炼制一件上佳的宝物,往往可遇水可求,而邪道法宝却没有这个限制。

  但并不是说,邪道法宝就超过正派法宝,正派法宝一旦得到上佳的炼材,有正确的方法,威能还是超过邪派法宝。

  不过,法宝的正邪,要看它怎样运用,所谓用之正,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