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生死劫归处无路悬崖下(1/2)

加入书签

  杀手莫闲受那一击,掉入水中,他不知道,老和尚根本没有想取他性命,老和尚不想破戒,也给惠明将来还因果。

  莫闲掉入水中,根本没有想报复,他是一个杀手,一击不中,远遁千里,这是他的保命秘笈。

  他顺着河流,没有露头,在下流数里外的芦苇丛中,露出了头,胸中隐隐作痛,长出了一口浊气,扯掉了蒙面巾。

  任务失败了,他并不悲伤,也不气愤,杀手只是代替上苍执行万物归属的职责,对待要杀的人,不存在感情,也不会为失败负责,能逃出一命,就感谢上苍。

  莫闲虽然有些倜伥,但他记住从小训练他的人的话,莫闲根本不知道自己的父母,从他记事起,就在阎罗殿组织中,与他一起的许多人,已经不在人世了。

  有的在训练中就死了,有的是任务失败没有逃出来而死掉的,而他也经过了二次失败,不过他都幸运的活下来。

  也不能算是幸运,他很小心,一有不对,就远遁千里,这才是他活下来的秘密。

  这一次算是第三次了,该回去和勾魂使者说一下情况。

  阎罗殿组织是一个杀手组织,在大安国是杀手组织中的王者,洛邑是大安国内一方诸侯郑国的都城,而阎罗殿在郑国设有判官,阎罗殿最上一层为幽冥教主,其次是十殿阎罗,然后在诸侯国设判官,其下是勾魂使者,一般两人,称为黑白无常,其下是恶鬼,也就是通常所说的杀手。

  莫闲就是其中一鬼,他是爆裂鬼,江湖上称他为碎剑莫闲,但他在组织中,代号却是爆裂鬼。

  但莫闲不知道的是,阎罗殿决不是这么简单,大量的组织机构,他这个层次根本不能够听闻。

  莫闲迅速将自己留下的痕迹消除掉,消失在洛水北岸的洛山中。

  ……

  洛邑,郑国的都城。

  宫殿依台而起,一位英俊的年轻人,脸色忧伤,匆匆走到郑侯的寝宫,门口的侍卫躬身行礼,宫女也下福退在一旁:“公子,您来了!”

  “父侯怎么样了?”年轻人问到,他是百里聪,现在一脸悲伤的问到。

  “君侯情况有点不妙!”从寝宫出来一位大夫,是郑国上大夫公羊野,向着百里聪双手一躬,眼睛却暗暗递了一个眼色。

  “我心中为父侯担心,恨不得以身代父生病,弟弟不知道什么时候到回来,唉!”百里聪说着,便进入寝宫,眼角却露出一丝意味深长,而公羊野眼睛也眨了一下。

  寝宫之中,有侍女在服侍,百里聪脸带忧伤,摆摆手,示意侍女退下。

  侍女福了一福,退了出去,百里聪的脸阴沉下来。

  郑侯睁开的眼,口中嗬嗬有声,但却说不出话,明显听到喉管中有痰音,不过眼中怀着恨意。

  “父侯,我亲爱的父侯,你怎么不断气!在等我的弟弟,那个小杂种,他回不来了!”

  “你…你这个,咳咳,孽子,你把你弟弟…”郑侯脸憋得通红,本来不能说话,却在气急之下,居然一口气冲破了痰液,断断续续的说出了一番话。

  “放心,我弟弟被智通大师带走,说起来智通多管闲事,阎罗殿想杀他,智能那个老秃驴却插了一手。”

  “智通大师,好,好,不回来也好!”郑侯好像松了一口气。

  “父侯,你快死了,现在身边的人全是我的人,反正你的儿子就我一个在你身边,你为什么还不立我为世子?”

  郑侯闭上眼睛,没有理睬他。

  “敬酒不吃吃罚酒!”百里聪冷笑一声,阴森森的说,“老东西,这是你自找的!你以为我没有办法?”

  听到这话,郑侯睁开了眼睛,目光之中,陡然露出恐惧之色,百里聪的脑后出现了黑褐色光环。

  “你,你这是…”

  “父侯,不要以为智通老秃驴有神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