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杀伐起夷原陨落无涯现(1/2)

加入书签

  子渊见此,喝了声:“师弟,师妹,收缩!”

  几人一听,立刻向子渊靠近,子渊口中诵咒,手一指,一道光幕从空中而下,迅速将众人以及洞口罩了起来,这是天光禁,借天光而布的禁制之法。

  禁制之法,虽效果与阵法有异曲同工之妙,但不同于阵法,阵法借阵图、阵旗等布阵,形成空间上隔离,入其阵,往往不见外面景象,宏大而像进入另一个天地;禁制则是以己身之气沟通天地之能量,形成隔离层,阻挡人或物进入其中。

  子渊以天光禁之法,将周边罩住,禁制是调用天地的灵力而成,自身耗费很,好的禁制,往往一经生成,能自动补充,可以存在千百年,不过此种禁制,往往布置奇妙,深合天地阴阳的变化而相互勾连在一起,不是子渊这种临时所布。

  子常一见,将手中的驱毒虫符化作一道光华,附在禁制上,毒虫刹那间出现了混乱,前面毒虫向后退去,而后面的毒虫却向前,在数丈外,渐渐形成一道蠕动的虫坝。

  禁制刚成没多长时间,一个修士已经飞至,断发纹身,甚至面部有刺青,额头上插着三柄的钢叉,绿色的火焰不停的在燃烧,直接落在虫群中,毒虫不仅不敢咬他,反而纷纷避让,转眼间,他身边清出几尺空地。

  “你们是什么人?”他瞪着眼睛问道,更显得狰狞。

  “我们是中土的修士,在此炼丹,请问阁下是谁?”子渊问。

  “我是蛊神宗夷原,你们已进入我宗所管辖的范围,私自开挖洞府,炼制丹药,也罢,只要将丹药九成交出,我可以既往不咎。”夷原说,他眼中明显露出贪欲,他不是瞎子,周围群虫暴动,这种丹药肯定不凡。

  “道友说笑了,我们一路而来,没有遇到过一位贵宗修士,而且天生万物,我们不是占有,而是临时借住罢了,道友未免不讲理。”子渊也不是弱者,淡淡的拒绝。

  “桀桀,我说是就是,你们仗着禁制和人多,想抗拒么,不让你们见识一下夷爷的利害,你们不肯就范!”夷原怪笑起来,他所说的蛊神宗,子渊听说过,仅限于听说过,好像并不出名,但夷原好像极有把握,子渊暗自提高警惕。

  夷原说完,手一扬,插在额头上的三柄钢叉化作三道惨绿的光华,飞在天空之中,手往前一指,轰在禁制上,禁制略略波动,并没有出现明显的晃动,他的脸色变得很难看,这种情况完全出乎他的意料。

  燕天运的哈哈大笑:“我当你有大本事,谁知是样子货,不如回到师娘那边要奶喝!”燕天运嘴很损,气得夷原眼睛圆睁,气不打一处来。

  “我要将你喂我的蛊虫!”说完之后,手中出现了一杆幡,上给大量的蛊虫,又见无数的符箓相互勾连,幡一摇,众人只听到远远传来咀嚼声,大片的蛊虫从后方起来,无数虫子不仅有咀嚼声,更是听到嗡嗡的飞行声。

  那三柄绿焰钢叉又返回了他的额头上,扎入他的皮中。

  夷原将幡一指,大片蛊虫蜂拥而上,禁制虽有驱毒虫符化成光幕依附着,但蛊虫早已失去了自主权,根本不知道害怕,即使知道害怕,也是身不由己,刹那间,光幕外面一层蛊虫,蛊虫不停的爆炸,驱毒虫符并不是摆设,这些蛊虫不知死活硬要进入符化的光华中,符的威力最大,平时,此符一出,毒虫自动会避让,这是毒虫的本能,故名驱毒虫符,不是说它没有杀伤毒虫的能力。

  但符的寿命也急剧减少,驱虫和杀虫毕竟消耗不同,不一会,禁制外层的光华尽敛,蛊虫也不再爆炸。

  燕天运见此,从乾坤袋中取出一颗雷珠,一出手,便是数丈金光雷火,一下子将在蛊虫堆中,数丈内的蛊虫一扫而空,而夷原心疼的叫了起来:“好!好!我抓住你,让你万蛊噬身!”

  “你先抓住我再说,只怕你还没有抓住我,就被我们不心干掉了。”燕天运不是那种不说话的人,对方一开口,他立刻还以跟前颜色。

  曹光动了,纯阳剑光一摆,直射夷原,未到跟前,但冷芒已经刺肤生疼,他一抬头,三柄钢叉又化作三道惨绿的光华迎了上去,只听到蹭的一声响,钢叉已断为两截,带着残余的绿焰坠落下去。

  他这时才发现纯阳剑光的厉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