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几度惊波谲云诡转瞬渡(1/2)

加入书签

  “般若波罗蜜!”那个年长的和尚口中大吼到,手结火天印,从腰间一路变化,手印在头顶完成,火天轰然从他的头顶产生,面如红霞,四臂之上,各执法器,缨络仙杖火轮和澡瓶,胯下青羊,身上笼罩着一层炽热的火焰,四臂向上托起,似有一**日升起,轰的一声,两股力量发出惊天巨响,茶棚的顶部随着轰的一声,便分崩离析。

  “龙象寺的火天大有印名不虚传!这回饶过你们,不要与阎罗殿为敌!”一个声音远远的传来,最后一个字传到,声音已经很远。

  阎罗殿的人未现身,却在气势上压了众人一头。

  “二位龙象寺的师傅,好功夫!”韦清笑到,站了起来,一拱手。

  “施主过誉了,贫僧见过各位,各位刚才表现,也不是一般人吗?”年长的和尚双手合什说到。

  两方人正在交流,没有注意到老板,老板刚才见棚顶崩塌,抱着头哆嗦地躲在桌子下,众人虽看见,并没有留意,他的表现很正常。

  此刻却见他从桌子肚子里钻出,拍着手说:“倒也!倒也!”

  众人一愣,随即感到不对劲,但已经迟了。

  一个个只觉天旋地转,韦清叫道:“不好,有毒!”

  众人跌坐在地,连怎么中毒的都不知道,老板得意地笑到:“不是毒,不过是一些迷药。”

  “你是谁?”韦清暗提了一口气,他浑身乏力,仗着修为较高,勉强提了一些真力。

  “我是谁?你们运气不好,偏偏和这两个和尚凑到一起,我们目标是这两个龙象寺的和尚,你们到了阎罗那里,怪只能怪这两个和尚。”老板哈哈大笑,“起来吧,不要装死。”

  他的话音一落,那个中了暗器本该死掉的小伙计在地上动了,爬了起来。

  “你叫我做什么,本想多装死人一会。”小伙计笑到。

  “干活了,把他们解决掉。”老板森森地说到。

  “你们是阎罗殿的,这里不是新搭建的,原来的主人呢?”莫闲坐在地上,陡然来了这么一句。

  韦清苦笑不已,那两个和尚也是一样,明显中的迷药更多,已经坐不住了,小和尚已经歪倒,这有什么用,不过是迟死一会。

  “原来的老板和伙计,早就到阎罗王那里报到,我们就防着这一点。”老板看来很高兴,笑呵呵的回答到。

  “你们敢,我们是遇仙宗的人。”皇甫冉眼中明显的有一种恐惧,厉声叫到,但颤抖地声音却出卖的他。

  “遇仙宗!我好怕!”老板笑到,“还不动手!”

  皇甫冉眼中露出了绝望,浑身瘫软,胯下出现了骚味:“你们不能杀我!我可以…”

  “师弟,你住口!死就死了。”卫森满脸涨得通红。

  皇甫冉喃喃似呓语:“我不想死。”

  他身边还有几人,一个个脸上露出了绝望,没有想到,刚出了山,就会遇到不测。

  小二狞笑着,从身上抽出一把剔骨尖刀,莫闲眼中一闪,使用剔骨尖刀的,他在阎罗殿时,听说过随国的阎罗殿分部有一个十分残忍的人,好像他是一个修行不成的,用剔骨刀杀人,而且喜欢将人的骨头一根根活生生的剔出,叫剔骨鬼。

  莫闲不知道,剔骨鬼不是修行不成,而是修行一种恶毒的魔道冤魂狱,却偏偏修行中出了偏差,遂至邪魔之气入骨,变得残忍好杀。

  剔骨鬼狞笑着走到韦清前,用舌头舔舔嘴唇,眼中射出绿芒,嘿嘿的笑着,似乎在看屠宰好的猪羊一样。

  “就你了!”他左手抓向韦清,右手中的剔骨尖刀朦朦地亮起血光,居然是一件下品法器。

  就在他抓向韦清时,韦清也反击了,韦清虽然受到迷药的作用,但他修为较高,还残留一些法力。

  朦朦的白光骤然亮起,韦清的修罗刀直接斩向剔骨鬼,剔骨鬼没有想到韦清还保留一分力气,他的反应也真迅速,修罗刀刚刚近身,他身体一扭,右手的剔骨刀血芒大盛,但左手却在修罗刀白芒笼罩下,刹那间,血光崩现,他的昨手食指和中指被修罗刀切断。

  “我要活剐了你!”他咆哮着,右手剔骨刀光血芒一闪,斩在修罗刀上,当的一声,修罗刀立刻崩飞出去。

  韦清只是用残余的法力,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切掉他的两根手指,已是幸运。

  剔骨鬼陡然受伤,众人一喜,随即目光暗淡下去,没有用。

  剔骨鬼刚要上前一步,他的步伐陡然停住,接着轰然倒地,在他体内细细光芒一闪,一根针陡然出现,而与此同时,老板身前出现了一面盾牌,骤然增大,五根幽光一闪,化作五根针,却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