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诛大鼋钱江岸边潮信人(1/2)

加入书签

  莫闲站在钱江边上,时已至中秋,钱江上潮信正高,莫闲来到时,正值秋雨绵绵,天地间一片朦胧,远山模糊在烟雨中,江边虽有潮信来,却空无一人。

  “遇潮问信人,三生石上魂。”这句偈语是松溪真人在对敌提婆达多之前留下的话,一直以来,莫闲只猜测到应该在钱江边上,但具体并不清楚,直到近日,他才推算出一些端倪,松溪真人毕竟是真人,居然掩藏了天机,到了近日,天机才逐渐明朗。

  也对,在这个方面心一点,并无大错,莫闲不得不赞叹松溪真人的大法,居然掩藏天机,到了他死后转生的一十八年才露出些许天机。

  烟雨中,莫闲走在钱江堤上,不断有潮水涌现,发出惊天的吼声,不时有大浪越过堤岸,落在莫闲身上,但令人奇怪的事,莫闲身上依然干爽。

  莫闲有点奇怪,在风雨中,他感到一股妖力带动水元气,但妖力极淡。

  莫闲以阴阳易数,终于摸出点头绪,近来秋雨连绵,在这种日子里,一般人都窝在家里,农夫望着阴沉的天,心中虽然焦急,但也无可奈何,田地里的庄稼都黄了,但秋雨就是看不到停的迹象,往年这时候,天气晴朗,秋高气爽,正是动刀收割的时机。

  莫闲从卦象中知道,正是在秋雨连绵时,他等的机缘来了,正是了结因果时,当日,莫闲受松溪真人恩怨,可以说,松溪是莫闲修行的领路人,莫闲遇到了松溪,他的人生轨迹发生了变化,要不然,他是否在人世,都是一个问题,当初他可是生命亏损。

  之后,松溪又传他符箓之术,在松溪身边的几年,莫闲受惠很多,当松溪转世重修,按理来说,一个化神修士应该很快觉醒,但松溪的情况有些特殊,毕竟在提婆达多手下转世,根本不让人放心,因此,他安排了莫闲,在他转世十八年后,来点化于他,留下一句偈语,还掩饰了天机,他生平仇人不少,多数人以为他死了,但有些人还是不死心,一个化神修士没有那么容易殒落。

  莫闲沿着江堤,一阵喧哗传来,他抬头望去,笑了,一群弄潮儿正在水中嬉戏,他们是当地一群生活无着落的人,每年在钱江潮头起时,在潮头上展示其本领,供人一笑,博得一些打赏,好度过一年时光。

  但是今年,阴雨连绵,照此下去,日子很艰难,莫闲看到,弄潮儿迎浪而上,浪头一扑,钻了过去,在那一瞬间,屹立于潮头之上,手中红旗招展,一个凡人之躯,能做到如此,的确已是不简单。

  莫闲看到弄潮儿,正要上前去问信,遇潮问信人,突然之间,他脸色一变,一只大鼋出现,别人还没有看出,但莫闲何许人,已看见一个庞大的黑影闪电般穿波而上,一口向波浪顶峰的弄潮儿咬去。

  众弄潮儿突觉身上的水陡然涨起,还没有反应过来,眼看着一只大鼋穿波而上,眼看那个弄潮儿就要惨遭不幸。

  莫闲看见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