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旧日梦今日身临遇杀手(1/2)

加入书签

  “深入梦境之中?”莫闲问道。

  “不错,可是你的功行不足深入梦境之中,你修行黄庭之道,现在不过是观照境的开窍,最起码要到内景阶段,才能元神深入梦境,现在唯一方法,只好经常念诵太上清静咒,以自身意志硬抗,记住,魔由心生,平时尽量少见血,罗刹恶鬼,杀机一动,鲜血一流,本性就显露。”潜虚子说道。

  莫闲谢过师傅,他出了门,潜虚子看着他的背影,陷入沉思之中,他看得出,莫闲内心不稳,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大到动摇他的道心。

  莫闲出了门,坐以待毙不是他的性格,既然罗刹索命咒由阎罗殿流出,那么就到阎罗殿去找一下它的根底,说不定会找到相关解法。

  莫闲在遇仙宗几日,他在做相关的准备,阎罗殿对他来说,完全不亚于龙潭虎穴,他将自己身上首乌托人炼成丹药,他对炼丹很感兴趣,可是他一直没有时间学习。

  炼丹之术,完全不同于普通的炼药术,已是夺天地造化的功夫,丹药品级越高,越与药草相差越大,草药和天才地宝的自身作用越有限,而其摄取的天地灵信却成了主要的,甚至矿物金汞之类,也能作为承丹的载体。

  莫闲的首乌品质较高,找了炼丹师水平也较好,丹药五五分成,莫闲只得到五成,怪不得炼丹师是一个暴富的行业。

  炼好了七宝首乌丹,这是一种低级丹药,能迅速补充气血,增强体力,对内伤也有一定了疗效,另外又买了两瓶刀伤丹,这是一种外用丹药,一瓶百毒化解丹。

  在法器方面,他用阴风髓修补了阴珠,阴珠又能使用,不过并没有完全好,此中阴魂少了一半,而鬼灵只剩下十二头。

  他的玄阴聚兽幡却在上次阴风岭中,是唯一得益的法器,涯猀已经炼化,现在幡一展,涯猀的影子跃然在幡上,似乎随时冲出来。

  那颗碧绿的珠子,还在他的乾坤袋中,暂时没有动,**针只能算是暗器,不过其中含有冥铁等,用来阴人倒不错,不过害怕佛光等。

  那条缚龙索自炼成起,一直盘在他的左臂,这件法器莫闲最为满意,没有丝毫阴邪,一旦出手,淡红光华一闪,对手就被捆翻在地,而且,内含雷电之精,被捆之物,全身麻痹。

  最后,便是阴符剑,莫闲一直没有放松对它的洗炼与沟通,剑越来越有灵性,甚至可以做到有敌意的人来到身边,剑能自鸣报警。

  一切准备就绪,他悄悄离开了宗门。

  他转折回郑国,因为他熟悉郑国的阎罗殿,在洛山深处,有阎罗殿的分部,一路上,他虽背着阴符剑,但阴符剑一次也没有出鞘,他有意地在压抑自己。

  他的夜里,多次被恶梦惊醒,甚至他在梦中,已学会念太上清净咒,他是依睡功入睡,刚进入功境,往往就会被噩梦惊扰,梦醒之后,他总想杀人,情况越来越严重,不过尚能控制,最起码,自从上次之后,在白日没有发作过。

  他不服气,养成了在天天晚上睡觉的习惯,自从他修行以后,他经常以打座代替休息,但自从中了诅咒,他没有一天睡得好过,他偏偏睡觉,他发现,自己的意志越来越坚定,所以他没有发疯,也没有失常。

  他一路走来,口中念着太上清净咒:大道无形,生育天地;大道无情,运行日月;大道无名,长养万物;吾不知其名,强名曰道。夫道者:有清有浊,有动有静;天清地浊,天动地静;男清女浊,男动女静;降本流末而生万物。清者,浊之源,动者,静之基;人能常清静,天地悉皆归…

  经咒莫闲不断的念着,都形成了无意识,经文一行行现在他的神魂中,冥冥之中,似乎不断的有力量从虚空中融入,镇压着诅咒。

  莫闲这样一步步的走着,他不是没有想过利用神通法术,但神通法术的话,他的经咒就会打断,莫闲发现,太上清净咒是有作用,也许不能根除诅咒,但却能延缓诅咒。

  非止一日,他来到洛山,看着熟悉的山峰,他的眼中露出一丝温柔,这里给他太多的痛苦记忆,又给难得的温馨记忆,特别是他跌入鹰嘴崖后,被绿猗姐妹所救。

  他迟疑了一下,转身向鹰嘴崖走去,他想看看自己的住处是否还在。

  一路山路陡峭,莫闲上了鹰嘴崖,远远地看见,他的草屋依然在,但荒芜人烟。

  他一步步来到草屋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