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道佛异悟起击竹醍醐醒(2/2)

加入书签

俱空,那么诅咒会是什么?

  它不过是阎罗殿中的人临死前的一点执念,借助于假合身心,而发挥的一点作用,你不在乎它,它并不能把你怎么样。

  但明白是明白,真正做到,一切都很难,人的身心并不是你所控制,人有多少颠倒梦想,人都不能掌控,凭莫闲的修为,根本不能做到,难怪师傅说,自己最起码要到内景层次,待周身神现,形成内景才成。

  莫闲开始不知道师傅为什么这么说,现在明白了,修行是对身心进一步的掌握,周身神现后,自己对身体脏器的功能进一步掌握,比如心神丹元现后,可以做到对心脏的如意控制,要停则停,要快就快,而要内景层次,不仅是对身体掌握,更是对心灵的掌握,达到一个前所未有的境界,才可能进入梦中,将罗刹斩杀。

  “禅师,这一切在理上,我全都明白了,可是我在内心深处,还是有些不能相信,这一点,却防碍了我,人执着身心为我所有,想到超越这一观点,却是万难。”莫闲说。

  “是啊,人心顽固,明知是假,却要认假为真,福山,你来说说你的故事?”德林禅师回过头,对一个中年和尚说道。

  “是,师傅!”福山合什说道。

  福山谈起了他多年前的一件往事:

  当时,还是小和尚的福山学会了入定,可是每当入定不久,就感到有只大蜘蛛钻出来捣乱。没办法,他只得向师傅请教。

  福山说:“师父,我每次一入定,就有大蜘蛛出来捣乱,赶也赶不走它。”

  德林笑着说:“那下次入定时,你就拿这支笔在手里,如果大蜘蛛再出来捣乱,你就在它的肚皮上画个圈,看看是哪路妖怪。”

  德林手一翻,手上出现了一支笔,闪耀着佛光。

  听了德林禅师的话,福山大喜,抢过了那支笔,说也奇怪,笔上佛光一到他手中,立刻收敛。

  这是怎么回事?福山怀疑看着,德林笑了:“这是一支有佛力的笔,现在它佛光收敛,等到它发挥作用时,佛光才会出现。”

  再一次入定时,大蜘蛛果然又出现了。福山见状,毫不客气,拿起笔来就在蜘蛛的肚皮上画了个圈圈作为标志。

  他看见佛光一闪,谁知刚一画好,大蜘蛛就销声匿迹了。没有了大蜘蛛,福山就可以安然入定,再无困扰了。

  过了好长一段时间,小和尚出定后,一看才发现,原来画在大蜘蛛肚皮上的那个圈记,就赫然在自己的肚脐眼周围。

  这时,福山才悟到,入定时的那个破坏分子大蜘蛛,不是来自外界,而是源于自身思想上的心猿意马。而那支所谓的佛笔,不过是德林禅师使用了幻术,本身就是一支普通的笔,而他在定中所见的佛光,不过是他内心的幻觉。

  福山说完了这件事,莫闲明白了,他心中升起感动,他们为了自己,可谓随时点化自己,这才是佛门高僧的样子,修佛之人,利益众生,而不像有些和尚,名义上为了众生,却行恶魔之事。

  他再次谢谢,说:“禅师,还有福山师傅,为了救一个外人,你们却用心如斯,真不愧佛门中人。”

  “施主不必客气,你身中诅咒,又负了伤,尽管在这里住下。”

  “我在这里住下,却不能光吃饭,明天起,我也要干活,一日不作,一日不食!”莫闲笑着说。

  “你身上伤还没有好。”福山说道。

  “不要紧,我身上伤并不打紧,活动一下,更能活泛血脉,有利于健康。”莫闲脸带微笑,说道。

  第二天,莫闲果然在菜田里翻土,他仿佛又回到天随山那段砍柴的日子,他全神贯注,仿佛是个老农一样,看着他全神贯注的样子,德林脸上露出了笑容,暗自点头,禅宗讲究在生活中悟道,做事就是做事,所谓饥来吃饭,渴来喝水,一切都在全神贯注上。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转眼之间,已经半月有余,在这期间,莫闲生活很普通,而他的诅咒也一次没有发作,他对《心经》更加熟悉,渐渐悟到一些精髓。

  现在他的梦中,虽有罗刹,但已对他没有什么影响,他也借机开了天门一窍,天门一开,清炁涌入,他的功行进一步上涨。

  他正在地里锄草,忽然锄头一下子崩在砖头,他伸手从地里拿出砖头,随手一甩,“啪”的一声,砖头正好打在竹子上,他一下子怔住了,脑子轰的一声,犹如醍醐灌顶,他悟了。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