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转二智剑断因果费猜疑(2/2)

加入书签

然将真炁注入剑丸之中。

  顺手抛了出去,剑丸一离手化作一道内敛的光华,颜色银白中略带点粉色,一道剑气冲霄而起,这是纯阳剑丸依绿如真炁而化生,剑光一出,斩一切境相。

  绿如紧急时刻,启动剑丸,她又未祭练,但纯阳剑丸灵性自生,借得绿如的真炁相助,虽不足其所需百分之一二,但对付慈思足够了。

  慈思虽转了二智,但终究没有成佛,甚至连罗汉果都没有到,此剑一出,他的种子立刻破碎,他眼睁睁看着剑光侵体而入,便失去了感觉。

  一剑之威,强悍如斯,种子一碎,绿如一下子清醒过来,她自己都不知道,她居然将慈思斩了。

  慈思一死,剑光已尽,依然化作一个剑丸,落到绿如的手中,绿如呆呆地看着慈思的尸体,刚才他还是金刚法相,对自己喊打喊杀,转眼间,他就成为二截倒在地上,地面都被他的鲜血弄红了。

  绿如不知道的是,剑丸威能发挥,不止如此,甚至连因果都被它斩断。

  慈思死时,远在青龙寺的唯识宗的和尚们,正在念经,突然之间,殿门被推开,一个小沙弥闯了进来,上气不接下气地叫道:“不好了,慈思师伯的长明灯熄了!”

  首座没有好气地回答道:“嚷什么,出家人应该遇事不惊,成什么体统!”

  忽然醒悟过来,急忙问道:“你说谁的长明灯熄了?”

  “是慈思师伯的!”

  “什么?快领我去,去告诉住持!”说完急忙下座,其他和尚一下子议论纷纷,首座等来到长明灯所在,果然,慈思的长明灯熄灭了,大殿之中,盏盏长明灯闪着微弱的光,但慈思名下的长明灯熄灭了。

  住持窥础也来了,看到后,静了一下心,说:“用慧眼观察吧,看看什么人是凶手。”

  “是,住持!”首座回应,面对慈思的长明灯,盘坐下来,双目低垂,进入无思无想的禅定状态。

  过了一会儿,猛然睁开双眼,向长明灯瞧去,陡然一声怪叫,双眼闭起,两行血泪流了下来。

  “发生了什么事?”住持一愣,随即一掌抵住他的后心,口中默念经文。

  “我看见一道刺目的剑光,我正待认真观察,那一剑突然异常刺目,周围一遍白茫茫,竟无法看清发生的一切。”首座说道。

  “居然是这样,天下能斩断因果的剑,只有纯阳阁的纯阳剑丸,宣明宗天一剑,还有佛门华严宗的华严王剑,其它能斩断因果的宝物都不是剑形,依你看是那一把宝剑?”住持窥础说。

  首座摇摇头,说:“根本看不清,只觉剑意逼人,大概可以将华严王剑先排除在外,华严王剑有一股慈悲剑意,它只是一股锐意,究竟是纯阳剑丸还是天一剑,我分辨不出来。”

  “不论是纯阳剑丸,还是天一剑,这次麻烦大了,慈思究竟跟他们之间有什么仇怨,直接斩杀慈思,关系到道佛两门,弄不好动摇道佛两门的良好关系。”住持迟疑了一下说道。

  “难道我们就不查了?”首座问道。

  “当然要查,最起码弄明白慈思的死因,不然话,怎么向慈思交待,另外,慈思修行已转二智,虽中途陨落,但一灵不昧,找到他的转世之身,接回青龙寺。”住持说道。

  不提唯识宗的事,绿如以纯阳剑丸斩了慈思,对这颗剑丸起了好奇心,她没有想到,慈思那么凶的一个和尚,却在剑丸下授首。

  这是一件了不起的宝物,自己打劫了谁,那个青年修士又没有报名姓,既然身上有如此宝物,他的后台肯定很重,还是尽快找到莫大哥。

  绿如把玩着这颗剑丸,剑丸依然是锐不可当,但在绿如有意的情况下,却伤不了绿如。

  绿如继续向天随山而去,而巧合的是,莫闲和燕天运及曹光一起,也大致是这个方向,可惜的是,两方却没有碰头,相隔数里,擦肩而过。

  要不是绿如又遇到一帮人,他们真的会错身而过,这一帮人显然有准备,是在绿如手上吃过苦的,纠合在一起,显然有所准备,对付妖女的妖法,特别借来宝物清心铃,想依仗此物抵御绿如。

  两方僵持起来,绿如又一次祭起纯阳剑丸,一道剑气冲霄而起,正在行走之间众人陡然回首,曹光更是叫了起来:“纯阳剑丸!”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