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1/2)

加入书签

  第二天大早起,不到七点钟方旖就站在事务所楼下等着邢肆和陈君瑜了。

  在她站着的不远处,一辆白色轿车后面停着辆黑色的轿车,车里坐着周洛琛。

  他穿着件黑衬衣,黑色西装外套,领带挂在脖子上行没系,出来的应该挺匆忙。

  他靠在椅背上单手轻抚过唇瓣,安静地看着前面台阶上左右张望的女人,过了一会后随手抬腕看了看表,时间差不多七点了,邢肆的车准时出现在楼下,方旖见到陈君瑜已经在里面了,便坐到了车后座,一行三人开车离开。

  留在原地车里的周洛琛缓缓放下手系着领带,动作极慢,心不在焉。

  在他系好领带下了车后,停在他前面那辆白色轿车上也下来个人,是个身量不算高的微胖男人,那男人面对向周洛琛,笑容可掬道:“周律师,等你很久了。”

  周洛琛皱了一下眉道:“是叶总,我们不是昨晚才通过电话么,怎么这么早就来了,晚上没睡好?”

  叶总闻言有点惭愧道:“我也是刚到这里不久,昨晚跟周律师通了电话心里踏实了很多,不过还是想能和你面谈一下,刚刚到了之后发现你的车就停在我后面,我就在车上等了一会,现在周律师应该有时间了吧。”他是一间药品批发公司的总经理,是周洛琛这次的委托人。

  周洛琛还没回答,另一辆车便停在了他们身边,这是辆警车,车上下来个穿着制服的高个儿男人,年纪大概三十出头,看着周洛琛和叶总的眼神很不善。

  “刘队?你也这么早?”说话的是叶总,嘴角勾着带点讽刺地嘲笑着那警察。

  刘队走到周洛琛和叶总面前,没搭理叶总,直接跟周洛琛说:“周律师,刚才去你家楼下看了看,觉得你应该出门了,就来碰碰运气,没想到你真在这,你可真敬业啊。”

  周洛琛接下话茬道:“刘队这么早来找我,一定有要事吧。”

  刘队瞥了叶总一眼,才对周洛琛道:“这次周律师也是照旧做无罪辩护?”

  叶总似乎对这个问题很关心,立刻便看向了周洛琛,只听周洛琛淡淡道:“为我的当事人负责是我应该做的事。”

  刘队皱起眉厉声道:“周律师,这个问题我不是第一次问你了,你到底知不知道你那些当事人都是真正的罪犯?”

  比起略显不耐的刘队,周洛琛的情绪一直没什么太大的起伏,他这会儿还笑了,纤细白皙的手指推了推眼镜,在叶总诚惶诚恐的注视下温文尔雅道:“刘队长,这种敏感的话在没有充分的证据之前讲出来,很容易被告的。”

  叶总听了,立刻挺起了胸膛,自得地看着刘队长,刘队长不屑一笑:“你在跟我开玩笑?你身为律师都一点都不尊重法律,居然还好意思拿法律来堵我的话。”

  周洛琛若有似无地轻哼了一声,低沉道:“刘队长这可是冤枉我了,没有人比我更尊重和熟悉法律了,今天时间不早了,刘队长应该也该上班了,就不占用您时间了。”说罢,转向叶总,“叶总,我们到我办公室谈。”话落,先一步迈向台阶。

  刘队长握紧双拳睨着周洛琛的背影,正要追上去,手机便响了,他拿出来一看,是副局,想都不用想就知道肯定是打来问他是不是又来招惹周洛琛的,他直接拒接了电话,回到车上开车去上班。

  而这一边,大厦电梯里,叶总仍有些担忧地对周洛琛说:“周律师,那个刘队长看起来不好对付啊,你可要千万仔细点,我这次把注都压在你身上了,你要是出了问题,我就完蛋啦!”

  周洛琛看都不看他一眼道:“不要教我该怎么做,我不也没教你怎么去搞商业欺诈吗?”

  叶总听了“商业欺诈”四个字直接一哆嗦,立刻道:“哎呀周律师,这话可不好说出来啊。”

  “怕人说就别做。”周洛琛瞥了他一眼,直接走出了电梯,背对着叶总道,“但愿你除了这件事之外没有其他事瞒着我,否则神仙也救不了你。”

  叶总也不知因为他这话想到了什么,脸色有点难看,他迟疑了一会,像是下定了决心似的说:“没……没有了!”

  这边,周洛琛忙着他的工作,那边方旖也挺忙碌的。

  邢肆负责的一般都是刑事案件,这次也不例外。他带方旖和陈君瑜去临市,是要见一下委托人的家属,然后到当地的公安局了解一下情况。

  陈君瑜负责跟着邢肆处理重要的东西,方旖则负责随时帮他们准备好完善的资料,并做下新得知信息的准确记录。昨晚在事务所忙碌了很久整理出来的文件,此刻都清晰地记在她脑子里,连已经做好会乱准备的邢肆都感觉非常意外。

  他有些惊讶地看了一眼有条不紊地重要信息记录在案的方旖,动动嘴唇,夸奖的话说得十分生涩:“做得不错。”

  方旖没料到会被他夸奖,一时有些惊喜,略显羞涩地捋了捋头发道:“谢谢,应该的。”

  不可否认方旖是个很漂亮的姑娘,即便她只化了淡妆,可那张漂亮的脸蛋笑起来时却好像一朵美艳的花,开在人整个心上,仿佛鼻息间都可以闻到美妙的花香味。

  邢肆眯了一下眼,在心里轻轻哼了一声,想着,长了一双祸水的桃花眼真是讨厌啊,看谁都像脉脉含情地在放电,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俩有什么呢。

  邢肆收回视线后开始和当事人丁逸昇的家属交谈,询问事情的详情。作为当事人的代理人,他必须从各个与案件有关的人那里了解所有相关信息,这样才能全面地分析整件事,寻找出不合理的蛛丝马迹,为当事人洗脱冤情。

  邢肆这次的委托人丁逸昇是以故意杀人罪被抓的,他曾经在一间药品批发公司做业务经理,后来被怀疑与一间制药公司负责人被杀案有关,所以被抓了起来。他当时恰好回到位于港城市旁边市区的老家探亲,不在公司,这样一来,身上又多了一丝“畏罪潜逃”的色彩。

  方旖看着丁逸昇的家,这间在农村的三层楼房盖得不错,丁逸昇在公司时待遇应该挺高的。他一个农村出来的人能够奋斗到那个位置,想必也十分艰辛。

  他出事后,他的妻子就回老家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