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逼退钱德望(1/2)

加入书签

  好在夏羽还是有理智的,他明白,现在这个时候,是不能冲动。

  俗话说,冲动是魔鬼。这话一点不假。

  钱德望在远处招招手,示意夏羽赶快过去。

  夏羽慢慢走过去,到了他面前,盯住了他的双眼。本来嘛,夏羽又没有做什么坏事,就算是做了,那也不是出自己于他的本意。

  钱德望看着他,问他:“我说美丽的大明星,你这是怎么了?怎么混得连命都没有?我可是在报纸上看到了你的死讯。”

  夏羽想,反正钱德望也没有确切的证据。即便他说夏羽是萧梦萌,估计也没有几个人相信。干脆了,就来个死不认账。看你能奈何得了我!

  夏羽故意装出一副轻松自在的模样,这些年的风风雨雨,已经把他磨练的处乱不惊。这是文雅的说法,不文雅的说法就是,他的面皮已经足够得厚。

  夏羽说:“这不是钱老师吗?您一向可好。”

  钱德望“哼”了一声,说:“很好?当然很好了。”

  钱德望这是正话反说,夏羽自然明白。

  夏羽索性继续装傻:“那好,老师好,那就好。我这个当学生的也就放心了。”

  说话时脸上还表现出一片情深意切。

  钱德望差点气得叫起来。夏羽这手实在是让他始料不及。

  夏羽算是铁了心。他算是明白了,这人要是真的厚起脸皮来,那可就是天下无敌。

  钱德望说:“夏羽,你别跟我装蒜。你就是萧梦萌。”

  “老师,钱老师,钱德望,你给我听着,没根据的话不要乱说。虽然萧梦萌很有名气,我又和萧梦萌的妹妹走得很近。可是,你要是硬说我是萧梦萌……”

  夏羽把衣服一拉,露出里面的胸膛,正气凛然地说:“你给我看清楚了。我是男的!”

  这话说得气力十足言之凿凿铿锵有力。

  那是当然,夏羽自然是男的。萧梦萌?反正是“死”无对证了。

  夏羽算是想明白了,现在只要一口咬定了,谁也奈何不了我。

  钱德望没想到平时优柔寡断,畏首畏尾的夏羽来了这么一招。他呼呼喘口气,有些歇斯底里地说:“哼哼,夏羽,我告诉你,你现在身边没有那个有钱有势的大小姐了。现在没人替你出头。”

  夏羽摇摇头,说:“不必有人替我出头,我就是我,你现在就奈何不了我。”

  夏羽挽起袖子,那个样子就像是要冲过来揍钱德望一顿。钱德望可害怕了。他想起那次在咖啡厅里,夏羽一怒之下险些把自己打死。他忍不住后退一步。

  夏羽却又上前一步,说:“钱老师,你现在要是回去,我还能叫你一声老师,你要是不回去,哼哼,我可不保证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钱德望突然哇的一声哭了起来,接着跪了下来。

  这一下倒是把夏羽弄愣住了。

  钱德望哭着说:“夏羽,我的好学生,你就可怜可怜我吧。我实在是没办法了。我现在身无分文。你如果不接济我,我真的要饿死街头了。”

  夏羽问他:“你不是当了什么部落酋长了吗?弄了十好几个老婆,拿着大把大把的钱。”

  “是啊,那是以前,现在我又被他们赶出来了。我什么都没有了。夏羽,可怜可怜我,我什么本事都没有。有这把年纪了。我实在是没办法才来敲诈你的。”

  看他的样子,夏羽忽然想起在火车站要饭的那些乞丐,那里有不少三四十岁的壮年人。他们补缺胳膊不少腿,如果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