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三章 蓝色矢车菊与风信子(1/2)

加入书签

  蓝色车矢车菊的故事:

  普鲁士皇帝威廉一世的的母亲路易斯王后,在一次内战中被迫离开柏林。逃难途中,她和两个孩子被拿破仑的的势力追赶。

  她发现路边盛开着的蓝色矢车菊花丛,于是把两个孩子藏在花丛里,并且用这种花编成花环,戴在九岁的威廉胸前。花环使得孩子们保持安静。

  后来威廉一世加冕成了德意志皇帝,仍然十分喜爱矢车菊,认为它是象征皇室的的吉祥之花,而它的花语是——遇见。

  “我生活在自由之中,

  我在空旷的大方开花。

  我说原野上的小花,

  名叫蓝色矢车菊,

  我爱大气和天空,

  我点缀着美丽的大地。”

  影月慢慢走近远处的房子,这时一阵微风吹来,她听到了悠扬的歌声,待她找到声音的来源时,发现西南方向白色凉亭里,棕色的摇椅上躺着位一位老夫人,中长的黑色头发散落在白色的披肩上,这是一幅异常和谐的画面。

  听到脚步声后,老夫人的歌声停止下来,然后她睁开了双眼,影月确定这人就是叶思青了,因为叶婷婷有着一双与她一模一样的眼睛,只是两人眼里所蕴含的是不同的东西。

  据说跟外公年纪相差不大,但她保养的确实非常好,明明快六十岁的人,看起来却只有四十多岁的样子,她的双眼看向影月的的时候,充满善意及怀念。

  当影月走进凉亭的时候,叶思青站了起来,影月发现她的身高比自己还要高上个5厘米,不知是不是在这里呆的久了,皮肤也类似于d国人的白皙,招呼影月时的双手修长细致,身型较为丰满,原来也是位非常有情趣的美人,怪不得外公愧疚了一辈子。

  “我终于见到你了,你知道我是谁吗?”老夫人的表情由惊喜瞬间转为低落,甚至落寞。

  “我知道,外公也已经离去了,希望您能保重身体。”影月也是非常担心老人的身体状况。

  “你恨我吗?”老人继续问道。

  “不恨,因为您也辛苦了。”影月非常的善解人意。

  “好孩子,坐过来些,啊,你去把东西带过来吧。”老夫人似乎突然想起来什么,便叫管家拿东西去了。

  影月小心应付着,但是到目前为止,她还不知道这个人的目的是什么?

  影月向来是个沉得住气的人,在这种情况下,两人之中谁先忍不住开口,那么她就输了先机,所以影月一直在欣赏这个庄园的风景。

  “你喜欢什么花?。”发现影月似乎很喜欢这里的风景,老夫人温和的问。

  “风信子,蓝色风信子吧。”影月思考了一会儿回答道。

  蓝色风信子是所有风信子的始祖,若要让凋谢的蓝色风信子重新开放就必须剪掉枯萎的花朵,有重生的意味,它的花语是生命。

  关于风信子有一个传说:

  太阳神阿波罗与宙斯的外孙许阿辛托斯关系很好,西风神很妒忌。在一次阿波罗投掷铁饼时,西风神把铁饼吹向许阿辛托斯头部,导致许阿辛托斯的意外死亡。

  血液从许阿辛托斯的头部流出来,滴落在草地上,不久那里便开出串串的花朵,而阿波罗为表示歉意,以“美少年”作为花名,直译是“风信子”。

  “看来我们都喜欢蓝色。”老夫人笑容满面,慈爱温柔,如果不是因为影月对她抱有怀疑,肯定也会被她的表象给迷惑了。

  “夫人。”管家把东西抱过来后,影月一看,原来是一架古筝。

  “这是?”影月不解这是何意?

  “它对我来说意义非凡,但如今不过是物归原主罢了。”叶思青抚摸着琴身,陷入了回忆中。

  “我们老一辈就剩下我孤零零的一个人,当年我宁愿学钢琴也不学这个,它陪了我这么多年,我却没有好好弹过,你能给我弹一首当做我们送别的礼物吗?”

  叶思青缓缓的说着,似倾诉,似怀念。

  影月点点头,管家也帮她把古筝架好,影月想了一会儿便坐好,影月才坐下,眼神就变了,叶思青仿佛回到多年前,那时他们还年轻,他也是这样弹给她听的。

  “真不愧是他教出来的孩子,很有他当年的风范。”叶思青看着影月非常喜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