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三章认真的祁寒(1/2)

加入书签

  最后蒂亚心不甘情不愿的把自己知道的一切告诉了冷赫,中途她想要撒谎,但是被冷赫识破,魔到最后,蒂亚还没有说完就失去了意识,不过冷赫有办法让她醒来。

  连续晕倒了两次,被冷赫叫醒两次之后,冷赫的问题才问完。

  冷赫离开后,马克急忙把失去意识的蒂亚送到医院,不过两人决定把今晚的事情隐藏下来,只是他们近期不能去组织了。

  组织里面有一种药很厉害,没有人能够在干部面前撒谎。

  马克看着毫无生气的蒂亚,他不后悔。如果当初不是蒂亚救自己的话,他早就死了,至少还能还了蒂亚的救命之恩。

  “马克,你为什么没有回复?”马克才把蒂亚送到医院就收到组织的追问。

  “我们碰到另外一个组织的人,蒂亚受伤。”马可决定撒谎,没有吃药,干部就无法确定他说话的真实性。

  “说一下具体情况。”电话那头沉思了三秒后说。

  马克于是把详细的情况告诉了对方,但他被要求在一周之内需要回去一趟,马克表示等蒂亚好了之后就一起回去。

  冷赫离开后,发现没有人跟踪自己,看来暂时不会有人监视自己了,于是他坐上前往新基地路线的车。

  同时,零他们也在路上。

  国内这边,吴明泽正忙着追查流浪汉死亡事情背后的真相,影月也跟郑先生在一个慈善晚会上遇到了。

  “不知南宫小姐有何指教?”郑先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南宫影月要找自己,想来是因为欧家的事情吧。

  “指教不敢当,只是希望郑先生能够帮个忙?”影月落落大方的坐在郑先生身后的位置说。

  郑北望的父亲四十多岁,身材算是中年发福,脑门也开始秃了,不过看他的眼睛,想来事情也不少,非常疲倦。

  “抱歉,我想可能帮不上南宫小姐的忙,毕竟我们郑家不过是这国都之中的沧海一粟。”郑先生非常谦虚。

  “郑先生也太妄自菲薄了,如果您只是沧海一粟,那么我们南宫集团也不过是这天地之间的一浮游。”影月看着舞台上的表演慢慢的鼓掌说。

  “有什么话你直说吧。”郑先生并不想跟她继续绕圈子。

  “我曾见过令公子,是大公子。”影月因为要上台合影,于是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后起身,同时对着郑先生轻声的说了一句。

  “什么!”郑先生激动的脱口而出。

  不过影月已经上台了,郑先生也意识到自己的反应过大,只好快速整理心情,影月下台之后,两人就再也没有说过话,不过影月获得了郑先生的私人号码。

  这就够了。

  “哥,你还不睡啊?”祁阳阳发现他哥已经连续三天不睡觉了,心疼的给他倒了一杯热水。

  “你去睡吧,我等会就好。”祁寒跟祁阳阳两人住在一起,所以祁阳阳知道他哥对这个案子的认真程度,前所未见。

  “我陪你吧。”祁阳阳也给自己倒了一杯水,然后跟他哥一起分析资料。

  “我今天试着联系他的家人,但是没有人回复,明天我想去看一眼。”祁寒怀疑这个人就是当初他在汗蒸房遇到的男人。

  祁寒有汗蒸的习惯,一听说哪里的汗蒸房好,就想去试试。

  

章节目录